裴莫 boosted

请问为什么大家都搬家了……?

@bettysu 2.26之后梯子就废了,现在能不能上ttd全看梯子状态……

裴莫 boosted

儿子学校语文老师布置的一篇科幻小说阅读,在水星上七年才能见到两个小时阳光,别的孩子都是生在水星上的,两岁见过阳光现在已经忘了。只有一个小女孩,在地球上待到五岁才过来,对阳光有记忆,总是在怀念阳光,并且充满悲伤。慢慢的,所有其他孩子都开始恨她和讨厌她,“她最大的罪就是对阳光的记忆”。等到下一次预测阳光要降临的时候,一个小男孩说,这一切都是一个玩笑,和其他孩子合力把那个小女孩关进了黑暗的壁橱,不管她怎样恳求反抗。

小说里那些孩子的“自然反应”的确是我们熟悉的,因为熟悉,身处其中还不觉得。这可以解释这里的人为啥那么蔑视和痛恨他们正在为无望的事不服从的邻人,也可以解释这里的人认为看事情“不够现实”是最大的罪。

我很惊讶老师选择这么沉重的东西,让孩子们那么早的抽身自省。

裴莫 boosted

很多生物从几亿年前苟到现在还在苟,也没灭绝也没大动作就是苟,我觉得它们是在等我们死。

裴莫 boosted

ltl看到台灣限制口罩一個月的新聞,我核實過的確是真的。蘇貞昌fb也證實。
我一開始聽說「禁止出售口罩」六個字也覺得有點不理解,但看完蘇的fb詳文我表示理解台灣政府的決定。
台灣目前也是疫情高危地區,他們目前的量有限,產能不夠,至少要先保證島內人民的生命安全。而中國大陸完全有能力自我生產處夠用量的口罩。並且很多網友爆料大陸的紅十與一些慈善機構收到大量民眾的物資卻不及時發放給當地患者醫院和民眾,這種行為實在令人無語。
大陸政府還逼迫WHO把台灣排擠在外,台灣政府失去很多國際援助,他們如果再不自救,他們的人民將處在危險中。站在台灣政府角度,我個人支持這種做法。反而大陸政府根本不把人民的命當命,到現在還隱瞞信息封鎖刪號。

裴莫 boosted

墙外讲点事吧,我在微博也讲过我表弟从武汉回来的,他爸爸是工商局管食品安全的,之前当过镇长和区长,妈妈是我小姨,也是体制内的,表弟一直没有隔离,甚至刚回来小姨就带着他吃饭聚会喝酒唱k。今天常德刚刚确诊,县内禁止聚餐的通知是我姨夫亲自发的,现在三个人在家自我隔离,而隔壁县确诊了两例,现在已经封路了。
作为体制内的人对疫情这样不知情,在已经疫情通报的情况下甚至没有一点防护措施,事后这样补救,但要是我弟真的有点问题这几天的接触者有多少?能补救回来多少?这是我们县的故事,也是更多故事的缩影。

裴莫 boosted

这个nCov支援医疗背景的志愿者的工作是微博群内答疑。偶尔碰上问题比较多的就1v1单独答,然后可能帮人看看ct片……实际比我想像的简单轻松,我专业方向是代谢内分泌,但基本没有hold不住的问题……有时有提问我还在思考群里面已经有其他大佬迅速回答了。(其他方向的志愿者据说都招满了,但是仍然需要医疗志愿者并且这方面审核非常快,可能是真的缺人才要了我这种小辣鸡……

裴莫 boosted

@jess 在街上等红灯,身旁路人老爷爷突然扭头问我们:What does Christmas have to do with a cat in the desert?

我们:???

老爷爷:They both have sandy claws! :0461:

老爷爷和我们互相祝福圣诞快乐,扛着一根拖把柄扬长而去。

加拿大的冬天仿佛变得更冷了一点…… :0090:

裴莫 boosted

今天见识到了我见过的最牛的物料制作版权要求。图的制作有严格的规定,哪一些可以裁掉哪一些不可以动,形象在左还是字在左,全都定死。
光审核可能用到的填报文档都有6个,海报里出现的所有颜色色号都给你写得清清楚楚……
物料分ABC三级,A级最高,外方审核,需要双语说明翻译……
国际级,长见识了。

裴莫 boosted

在喝涼茶時,聽店主與客人聊天,說醫院看病多麼的貴。我是知道,很多人diss中醫中藥涼茶,然後我也知道,一些中藥有肝毒性、腎毒性,老實說,我自己也是對中醫體系持一定程度的懷疑,不能說無效,但有時效果裡隱藏了毒害,如果壽命短就看不出來,有了一定的壽命就會顯示出症狀。但有意思的是他們聊到湯藥費貴這點,確實呀,相比疾病與死亡,搵食糊口是件更艱難的事。

I was like: 用电线打小孩???邻居小孩宁愿在外面吃草露宿三天都不愿回家,到底哪里来的信心认为有“家的温暖”啊?

@bettysu 随后家长也反思了一下,觉得我这么“软弱”确实也和他的教育方式有关,怪他过于关爱我(他真的这么认为)。然后举了楼下邻居的例子,说当年邻居都用电线打小孩,小孩离家出走,三天后才在草堆旁找到,被找到的时候只有草可以吃。结论是现在的小孩不在外面吃点苦头不知道家里有多好。

为什么哪吒永远能引起共鸣,
昨天跟家长说了实习比较累的时候回家衣服都没换就睡着了。因为是自己的选择也不是说撒娇卖惨,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不是不能扛。既然我有家人那至少可以给我一两句安慰吧。然后今天家长打电话来关怀了:“真有这么累吗?”
我:“是啊。”
家长:“我不信。”

裴莫 boosted

还在试图跟男人讲道理的是真的厉害,我早就放弃了。既得利益者是不会放弃到手的利益的(也不会考虑长远或整体),长年累月的观念形成也非一朝一夕能打破。我不打算在这个群体身上寄予一丝希望或浪费一点时间了,我反正是有办法苟完这辈子,后面的就等这世界自食其果吧。

裴莫 boosted

做了几年跟钱打交道的工作,对钱越来越麻木。不是说我就不爱钱了,谁会不爱钱呢。我是觉得,钱的不确定性太大了。见过本来盈利得好好的公司,突然就亏损了。见过被客户欠了几百万应收账款,好几年收不回来,只能全额计提坏账的。见过好端端一个厂子,被隔壁失火牵连,对方早就被烧没了赔不起的。总之,钱太靠不住了。
自己的钱都靠不住,别人的钱更靠不住。唯一靠得住的还是【自己】,是自己【创造财富的能力】,是自己积累的经验和资源。这些东西,能生钱,能救命,别人拿不走,是最珍贵也最重要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以出售。

裴莫 boosted

负能注意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