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菜強火擔 @beaugly@pawoo.net

钝初死的那瞬间,慰亭突然就变得可怜起来。无数人类都只是通过树一个对立面来彰显正义的立场,谁就高贵到配得上没有阴影的荣光呢?追求只分正不正好,不分正义邪恶。你是如此,你的对立面亦是如此。

中國泳星孫楊面臨2-8年禁賽
rfi.my/4uNt.t
位於瑞士的國際體育仲裁法庭15日將開庭裁決中國游泳明星孫楊在一次突擊藥檢中,用錘子砸毀自己的血液樣品的做法。這是國際反興奮劑組織的上訴案。屆時孫楊可能面臨2-8年禁賽。

爭議後華為在台新上市手機的地名標註僅顯示“台灣” voacantonese.com/a/taiwan-halt
華為星期四(11月14日)在台舉行Huawei Mate 30系列旗艦手機發表會。發表會上華為的新舊手機都不見“中國台灣”字眼。之前,華為手機因地名標註為“中國台灣”在台灣引發爭議。華為的台灣代理商星期四表示,會遵照當地的法規法律來做生意。

前段时间看到沃勒斯坦的《全球左翼的过去、现在和未来》(mp.weixin.qq.com/s/-yIuFnlQpti

这确实让我有点困惑,托尼·朱特的《沉疴遍地》中谈到6、70年代的新左派运动在个体自由权利上走得太远,消解了集体的团结,很多议题也被新自由主义商业话语劫持,反而使得根源性的阶级议题无法得到充足动能。

似乎两位是相反观点。尽管沃勒斯坦也曾说过种族是个假问题,只有在阶级矛盾恶化时才凸显,那么是否治标就要治本?若治本,是不是其他议题还是得靠边站,不然影响团结?

我的思考是,承认阶级是根源问题,但是左派从运动策略上要抛弃垂直型结构,因为每一个群体所面对的具体征兆并不相同,在提升共同问题意识的基础上(厘清真正“敌人”),每一个群体都可以针对具体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甚至在生活中全方位地融入解放政治。问题没有先后次序,解放是一个持续的共同进程。这大概就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罚抄三遍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被抢走的也好,被卖掉的也好,被赶出门的孩子本身就丢掉了户口,他从没有踏回家门,从没有被认成同类,何来背叛?又何来忘本?只可惜密密麻麻的文化缠绕也被你撕扯成红色高棉,他们只看到了令人窒息的血色,所以即使被白色的手铐脚镣禁锢,他们仇恨的目光还是射向你。

what happened to south park? it 404

为中国网民出了几道3D题目

怎么国人都以为丢脸的是 说好抵制最后没有 这一结果,我寻思 一言不合就抵制 这种行为才是丢脸的主要成分吧,一个标签打死一群人是当代中国网民脑子里唯一能执行的算法是吗

【蔡英文:香港因一國兩制失敗處失序邊緣】

台灣總統蔡英文今日(10月10日)在雙十慶典中致辭,指距離不遠的香港因為「一國兩制」的失敗,正處於失序邊緣。

蔡英文表示,儘管香港如此,但中國依然以「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不斷威脅台灣,並採取各種文攻武嚇,強烈挑戰了區域的穩定及和平。

蔡英文說:「當自由民主受到挑戰,當中華民國的生存發展受到脅迫,我們就必須站出來捍衛」,她又指拒絕「一國兩制」,是2300萬台灣人民不分黨派、不分立場,彼此間最大的共識。

全文︰passiontimes.hk/article/10-10-

体检 我好害怕体检 我腐烂的内里要暴露给世人了

奇怪的是,当我左派的时候我刷微博,当我右派的时候我翻出墙,当我终于马克思辩证了却无处可去。只能说本质上大多数人是乐观的,当我悲观到啥都不信的时候,我就落单了

有空看一下阿拉伯之春的细节,我真的很想知道极右相当于极左到底有没有道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上初一的妹妹文风都比这好

豆瓣那个我真的笑成雪姨,叫你天天阿中阿中地恶心人

讲真hkers是意识不到自己的历史文化经济地理背景吗?一旦独立就只能被卷入大国斗争的漩涡罢了。这一步,失败了会比成功了来得幸运,独立过后也不会带来真正的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