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Pinned toot

我永远喜欢看这种拐弯抹角,拧巴到死的CP

Pinned toot

人们总是难以区分十分亲密的友情与爱情。
送给所有RPS,别太当真【说给自己听

虽然但是……他俩演的还是比较像一个爱情故事的,我已经很久没在这轮TM里面感觉到爱情了

我真的不应该嫌弃赵钟,不应该嫌弃zwg阳痿,我错了,双飞搭孙大师真的要把我送走了

我太emotional我又在哭,我cp要从谣言变成真的了我还在哭(是假的这个也是谣言

半夜睡不着打开英耽文学组看推荐,然后看到一个整理了straight guys系列的推文,打开一看我一半全看过,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花了多久在看英耽(。

收到微博粉丝提醒,连续两个人前后关注我,共同点是都在搞这轮TM(……
点开之前我以为是管饭的梦女团组团关注我,点开之后我觉得还不如管饭梦女团组团关注我,至少他们有眼睛!(不是

妈的,我寻思简中这些人搞工地的时间也比我长很多吧,怎么到现在还会说取消兼任这种话,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本部对这些人意味着什么❓你们难道搞这么多年他们都是在搞你们自己的幻想吗????
我真的觉得很生气,白滨亚岚就算再苦再累他也不会说任何一句退出本部的话,你们在替他操的什么心,你们拿得到他赚的一分钱吗?他13年就在说自己迟早会成为EXILE,梦想成真是什么滋味你们到底明白吗?到底懂什么是梦想吗?我说的直白一点,对工地人来说他们死在舞台上都会觉得幸福好吧。
太无语了我搞工地一年多没有这么生气过,别他妈沉浸在你们的幻想里了吧睁开眼看看他们有多开心不行吗,如果不开心那为什么还要搞呢?

Awen boosted

我又翻出了施豆的TM,他俩是真的好啊!

我对TM的感情太复杂了,复杂到无法写成单纯的repo,写不出什么来形容我的感觉,非常词穷,只能够变成故事转达出来(也懒得写

Awen boosted

微博评论收到有人在嗑我家,我第一反应是觉得很恐怖想逃跑,第二反应就是开始狂流眼泪,经期的荷尔蒙真的不正常(推锅
这心理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想逃又觉得值了(。)我真的超大写同担拒否,但如果我家你都能嗑我也觉得你没什么不行……但还是很恐慌……

Awen boosted

毫无征兆(也不是)就崩溃了,想坐在地上大哭,想坐在地上永远不起来,但什么都不能做

受抚慰放过我吧求求了救命啊太痛苦了

Awen boosted

『剃刀侠』
作者:木桦
清朝嘉庆年间,北京正阳门(俗称前门)外,已是相当繁华的集贸市场。几十丈高的城门楼子,威严如皇帝老子,注视着熙来攘往的人流。

这天,朗日晴空,集市正值繁华热闹时间。

一匹枣红大马,上骑一员佩刀武官,后跟几个步行兵卒,像一股浪头把人流冲得七零八落。

门楼下老摊贩认得,这是乾清门蓝翎侍卫,这些蓝翎宠儿每隔几日便会出宫耀武扬威找便宜。

这位蓝翎爷果然在一处最繁华的地方下马了。

小兵卒赶快接过马缰跟在后头,那蓝翎爷就摇着马鞭四处转悠。他盯上几个剃头桃子,就踅过来,在一个空位前站住。

显然这小子是要剃头或刮脸修胡子。当然一概是白活儿。

一个年轻的剃头师傅赶紧躬身让位。那蓝翎爷也不搭话,将马鞭丢在地上,一屁股坐在空木椅上。

谁知那木椅早已破朽,加之这蓝翎爷体肥身重,木椅“咔嚓”一声就散了架。这家伙一个四仰八叉摔在地上。

这还了得!蓝翎爷火从天降,怒从胆生,抓起地上的马鞭,劈头盖脑就向小师傅猛抽起来,直抽得小师傅满脸淌血,爹一声妈一声叫着,他才给两个小卒扶到另一个剃头挑儿前。

那挑子一头火正旺,铜盆里的净水正冒热气。

挑儿前一个年过半百的瘦老头儿正在刀荡子上“哧哧”荡刀。

小卒就把蓝翎爷扶到木椅上坐好,催促老师傅抓紧干活儿。

到底是老马识途。瘦老头儿就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给蓝翎爷盘起辫子剃起来。那半寸宽极好钢口的红木短把儿剃刀,被荡得吹毛立断,直把蓝翎爷辫子周边刮得油光锃亮,苍蝇落上都得打滑。

蓝翎爷给刮得懒洋洋,就有睡意,就有小卒子过来用背托着头。老人就把刀板儿在睡脸上游动。

那剃刀在阳光下熠熠闪亮,那蓝翎爷就“呼噜呼噜”睡。

脸刮完,瘦老头儿就拿白毛巾去挑子一头热铜盆里蘸个热毛巾,用手边试凉热边把毛巾蒙到蓝翎爷脸上。这是最后一道工序。热巾上脸,蓝翎爷就醒了。按规矩老师傅掀起毛巾盖住眼睛,轻松地在下巴和脖子处又找几刀,这才把热毛巾在胖脸上一擦,撤掉脖子上围的大毛巾。把蓝翎爷头一扶,小卒子就顺势把蓝翎爷扶起来。

瘦老头儿必恭必敬把手一张,说,爷您走好!那蓝翎爷就给小卒向枣红马扶去。

几个小卒把蓝翎爷扶上马。一个小卒问:爷,咱还去哪儿?

蓝翎爷不出声,小卒子就再问。还是不出声。

另一个小卒子就惊恐地说,别问了,你看咱爷脖子咋出血了?几个人就惊惧去扶蓝翎爷。哪来得及,人从马上跌下来,头咕噜咕噜滚落一边,腔子里血杀猪般喷射出来。

集市人就窃窃私语围观。

是剃刀侠……

人群里一句话提醒小卒子们,就都抽刀去奔那老剃头匠。

哪里还寻得人影。有人说,见了,从城门楼子顶尖儿,跳上大栅巷子房上,走了。

#观止 #每日一文

看了一百遍白滨亚岚跳舞和n个不同的外国人react视频才终于让我意识到他究竟是哪里比较好:扭得比较好(……
虽然我说出来这么粗俗但是润色一下的话就是body flow比较流畅和到位,对不起,就是真的非常会扭,身体非常软!(。我悟了,立刻看十遍higher ground

看阴婚的新闻看到手发冷,和我妈说中国人都疯了吗
我妈:这有什么?中国这种事情多了去了
我:。这种事情多了去了难道就代表这种事很正常吗???
我妈:中国这么大,不识字不开化的人多了去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就是因为你这种心态,这种人会越来越多的。
真的很典型对话(。

救命原来女和女1是真的有区别的!!

我写文真的很奇妙,打开lof收到了给hmwk的红心,就回顾了一下自己写的东西,发现其实自己都不大能想起来写这段的时候自己在想什么,只记得是熬到凌晨四五点开始动笔,半梦半醒之间决定了wkmy写给cco的第一句话是:你知道太阳系有九大行星吗
就out of nowhere的想嘲笑一下福常识不足(x)对于我如何创作出某些故事我真的只能有一句:我梦到过这段
而且一般这样的故事会写的比较快比较好(?)可能这就是本梦游型写手的问题吧!!!躺在床上脱下眼镜不想睡觉的那段时间就会才思泉涌就像现在我就是这样打下这段话的(。

看到ER在一起后E会帮助R sober带他去做therapy就觉得很不适(。为什么要尝试改变这一点,我真的恨普通人定义的正常,不正常就是要治疗,真是太恶心了。
也不是说酗酒就很好,确实对身体不好,但每个人的愿望不一样为什么要把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强迫在别人身上,唉

上修辞写作课,老师问现在你们有没有在日常生活中用中文或者英文随便写点什么东西,整个班鸦雀无声(。
然后我才意识到不是所有人都会将文字作为一种表达自己的渠道去使用,我是必须用文字表达自我的人,我有太多倾诉欲了,文字是抽出我的血揉碎我的心混合出来的,所有我想说的东西,我想表达的东西,我的故事都在里面了,哪怕我被剥夺声音,我也不会停下用文字表达自己w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