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这是一条浮上来了的置底嘟。

「尽管看似矛盾,过度活跃是一种极度被动的行为方式,阻碍了一切自由的行动。」

「纯粹的积极性只会扩展已存在之物,而要真正转向他者,则需要否定性的停顿。只有借助中断的否定性,行动主体才能够衡量全部可能性,纯粹的积极性则无法办到。尽管犹豫不决并非积极行为,然而要避免行动降格为劳作,犹豫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沉思的生活)「其基调是一种对于事物之本质(das So-Sein der Dinge)的惊奇,祛除任何塑造或加工。」

「一味的忙碌不会产生新事物。它只会重复或加速业已存在的事物。」

高效地摧毁,体现出一种暴虐

管理的任务是扩大产能

极端环境的地方建筑标准抗压能力

“个体对全球化发起的暴动。”

“伤口在倦怠中愈合了”

五月还在今日看到了来自黎巴嫩的一件作品,主题也是港口,讲那一条街战前与战后的变化

已不知,那些文字的意义

想来其实原初的那些快乐,其实业已失去了

对解脱感无尽渴盼,对当下的无尽漠视

那不是一种稳定,而是不稳定的长期积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