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些变化,觉得世事洪流我乃蝼蚁

大陆方面不出军,点解?就是给你足够的表现,让沉默的大多数也感受到啊原来事情闹成这样我也会受影响。或者在等一个可以真正动手的契机,是百姓求还是施暴过头?之前反送中,以规则抗拒规则的衍变我支持,但现在分明是废青的暴动,与反送中早已无关。街头打砸抢,这套路大陆熟悉,每年反日反美游行都有混水摸鱼的流氓打砸抢。你真要血之牺牲的民主,那是主张清晰有理有据有节的开展,现在都污了民主二字。不过是废青的暴动狂欢。

LAK啊 boosted
LAK啊 boosted

屠村烧村拆祠堂的口号都出来了,谁是黑社会?这就是港青们表达诉求的方式? pawoo.net/media/i-on85OXe7Xwdg

LAK啊 boosted

其实大家关注的最多的就是晋江,但是殊不知起点最赚钱的栏目早就被砍掉了,靠军事灵异官场起家的磨铁也早就完了,那些更边缘一点的,不靠擦边内容吸引流量的阅读平台是饿死,靠擦边内容的会被砍死。
纸媒?纸媒坟头上的草可能都十米高了吧。
音乐?
媒体?
字幕组?
电影电视剧?
哦,还有游戏。
我的一个朋友在文娱行业沉浮十年,前阵我们聊起那些她很看好最终却胎死腹中的项目【其中还有一个是我的。】她说:我是眼见它起高楼,眼见它楼塌了,这楼,其实建立的时候就千疮百孔,塌是必然的,只是可惜了,这些碎砖烂瓦里,还是有真金子的啊。
你是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你不靠字幕组,你自带梯子去海外,可你不能带着所有基于中文创作的人一起走,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梯子上,就连去淘宝找个海外中文文学网站充值的渠道都被屏蔽了,你在想,难道我只能申请国外的信用卡了吗。
你想肉身翻墙了,或许初衷不是迫害,也不是向往境外势力,你的愿望很简单,只是想自由的看遍这个世界上的每一本书,笔下的每一个字都可以显现在别人眼前,而不是口口口口。可是后来,中文还是渐渐抛弃了你。
再后来,别人说你,卖国贼。
阳光照射不到每一个角落,但是阴影可以。

理性的讨论对原有制度承诺的执行没问题,比如一国两制到司法独立到普选等。但我强调一下这不是分裂主义,不是支持独立。当然如果出现军队镇压流血,我重新审视这个观点。但一味的逢中必反不是解决问题和讨论问题的态度。

北京不会放弃的,他是一样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他在严格而傲慢的复制毛。

LAK啊 boosted

他们需要——鲜活的子宫;只会吟诵赞美诗的歌喉;没入大海也不会停下的双腿;塞满灰尘仍然张合的肺叶;被恐惧和猜疑磨砺着的心灵。
他们还需要——温驯的女孩;蒙昧的男孩;遭受疼痛也不哭喊的儿童;失去孩子也从不悲泣的母亲。
他们甚至需要——你沉重的吐息;你掉落的睫毛;你贴着地面的膝盖;你流淌的眼泪。
他们唯独不需要的是——活生生的人。

LAK啊 boosted

上海国际电影节明天开始
今天通知因为“技术原因”开幕片被拉下
呵呵
mp.weixin.qq.com/s/rKsstcjLF9J

我看完了修订。我理解恐惧的来源。我宁可用放纵凶手的代价换他们的自由民主。

有人拿柴玲说事儿。说这次和在大陆不存在的那天都是境外势力颜色革命的引导,其心可诛。好,就当如此,你们仔细看看当年和今日的诉求。自由民主哪条不正当,即便年纪再小,2013至今牢笼枷锁的越来越紧越来越荒诞和任性,你们看不见么?

看到华师大的当代史资料研究中心被接管的消息。真的。。。HK啊,你要好好的。

LAK啊 boosted

实在理解不了怎么能有**觉得是hker自己选出来又不认的 

知道唐国强版的雍正王朝么?里面演九阿哥的男演员,当年因为多谈了几个女朋友,注意是谈女朋友而不是强奸或猥亵,又赶上运动式的严打,给判了流氓罪,关了几年。这就是口袋罪的厉害,任意性。后来新刑法去掉了这个臭名昭著的罪,但是寻衅滋事罪比这个好用多了。

现在的小朋友们大约不知道口袋罪的厉害,不知道刑事领域里面兜底条款的厉害。你们以为什么都是法律明确写的,呸!那个箩筐一直在!过去一个著名的叫流氓罪,现在有两个特别好用,叫寻衅滋事罪和煽动及颠覆国家罪。你们真的去仔细看看刑法分则,那些定罪标准可都是待细化的口子。

引渡本身是治外法权,各国之间相互引渡是要基于政治和司法的双认可。所以那些认为HK法律有屎的人,先回到大陆香港台湾澳门的实际历史中好么?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司法制度各自为政,过去谁都不承认谁,别说引渡,别说刑事司法合作,连民事审判的认可和相互执行都是近十几年的事儿。真是一群何不食肉糜的人!同样的逻辑套回来,我们那么多通缉犯外逃欧美日韩新加坡,请问哪个引渡?这说明大陆法律有屎么?

动辄说背后利益集团,是的,其实每一项推动都会客观主动或被动的形成利益团体。我们有着共同的诉求。再说条例的草案也好,推动的委员和团体也好,整个儿禁声的大陆也好,难道不是背后是土共?为了民生,民主,自由监督土共,约束土共还没有个正当性么?看看现在的我们,连说点儿感慨都要如履薄冰,难道不正是铁拳下高压的证明么?

逃犯条例的修改动因我们知道,也不否认是好的,是进步的,是从保护受害者和严惩犯罪分子的角度出发。可是在与内地的方面,我们都知道别说司法的任意性,宪法都可以任意性。反对的是这个部分,担心的是内地司法权执法权伸出了长长的又不受合理约束的手臂。所以那些拿最初动因来粉饰根本问题的,不过是混淆视听的技巧罢了。初衷是好的就代表所有行为的正当性么?#反送中

所以连这里也开始被限制了么?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