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扫扫灰……不知道毛象还有没有认识的人在。翻了翻旧的记录,作为日记本来说象是比微博好用。我毕业了,我留在南京了,我工作一年了,我还是没有女朋友。这个世界更混乱了。

鹃青 boosted

存个档,来自微博博主:李不白
陈独秀在《敬告青年》呼唤青年人“自觉其新鲜活泼之价值与责任”,并提出六项标准:
其一,“自主的而非奴隶的”;
其二,“进步的而非保守的”;
其三,“进取的而非退陷的”;
其四,“世界的而非锁国的”;
其五,“实利的而非虚文的”;
其六,“科学的而非想象的”。 ​​​​

看看人家的排比,再看看B站后浪那排比……这他妈还指望能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文采和思想水平够给人提鞋吗?

草莓县的文艺汇演是什么情况哇,好奇

袋鼠的万象宇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建好哇,我还是喜欢猫站狗站,趴窝总觉得太大了一刷时间线都是日文……翘首以盼

鹃青 boosted

希望大家多发公开嘟嘟,多转公开嘟嘟,本站的宇宙正在急速扩张,需要更多星星来填满 :0130:

要我说粉红gay就很离谱,今天他们能因为所谓的不当言论网暴翻微博把人挂个底朝天,你就不怕明天给你挖出来挂到学校单位去?自己还披着一层画皮呢,就妄想能永远躲在安全的大多数里面,还是男的不行,个个心里都有个父权的幽灵,随时可以夺舍。

想找一个中文实例驻扎,微博逐渐弃号跑路了打算,要不照我的缓则程度,哪天赛博文革的火估计也要烧我头上。

鹃青 boosted

@Amulet依然是米粒

如果今天选择了沉默不表态,任由一个许可馨被审查,下一个许可馨就可能是在座的任何一个人。

你留学、你在外企工作、你出国旅游赞美过世界上的美景、你为了李文亮愤怒、你骂过无能官僚。
甚至你今天过得不顺,你抱怨了一句。

你的头像没有挂国旗,你今天没有表忠心,赞美的言辞不够丰富。

你就是下一个许可馨。

不是不能是不敢吧。想对尼国从上到下所有官僚讲,shame on you。

鹃青 boosted

关于社工的深度好文。

生动形象的展示了我国对网络空间积极治理多年所取得的辉煌成果。

nitter.net/dfqqqqq/status/1242

@archivebot

#我在看什么

用月经杯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将手指出于与性无关的目的伸进自己的阴道,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就完成了对自身性器官的祛魅。也就是肉体的一部分而已,和其他部分的肉并无区别。

鹃青 boosted

为强奸犯辩护的人都是潜在的强奸犯,这句话也未必正确。但是那些会为强奸犯辩护的男性很聪明,他们知道,如果社会对强奸犯宽容了,对他们就会更宽容。
他们所诉求的未必是强奸合法,但一定是一个对男性更宽容的社会环境。
对一个未成年人进行荡妇羞辱,急于撇清关系的女性,显然连这种团结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实力如此悬殊,从何争取权益。

被某些道貌岸然的男性知识分子气到胸疼。平时指责只和强权共情的网民义正词严,轮到自己就是“你们辱骂所有男性对我不公”,好虚伪的嘴脸。对正在发生的侮辱凌虐视而不见,反倒执着于受害人呼痛的声音对自己耳朵造成了伤害,这就是所谓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

从高中到研究生毕业,眼看相识近十年的少年白月光一点点变油腻,生出指点江山亡我之心一盘大棋的爹气,就感觉到一丝丝的寥落。我以为他会是例外。

爹味十足的爹和想摆爹味而不得的爹哪个更恶心人一点呢

手腕疼了三天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查了一下和腱鞘炎位置不太一样啊……好麻烦现在去医院都不方便

真的很绝望。如果连垄断暴力的机关都成为了暴力的帮凶,那么还有什么可以保护弱者呢?

好想吃炸鸡,可是肯德基不开门

连着做了两天噩梦,都是从前很交好的一位老师,一天是被性骚扰,一天是被强奸,想诉说不被相信也无法证实,还是多重梦境,每天都在恐惧、屈辱、焦虑里醒来,感觉特别不好。可能是这两天和朋友的某些谈话,或者阅读的某些书籍,触发了以前相处中忽视的一些细节。其实我觉得更多是在家呆着太闲大脑过于活跃,唉,想开学,想出门,想吃炸鸡想喝星巴克,想穿漂亮的春装,想回学校。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