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名字一张皮 @Zerolemis

wx3.sinaimg.cn/large/a3ae7461l

就,整篇文章都超出了我的认知。出身自然是扯淡然而父母都是工人这居然是“出身不好”?党团监视工作重点对象竟然是一个亲身实践马列主义的学生。其实我也不该用“竟然”两个字因为早就知道贵党所求早就不是自己的理论而是地位稳固了。贵党有理论吗,没有的。

· Web · 10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