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名字一张皮 @Zerolemis@pawoo.net

Pinned Toot

我终于研究明白了weebly的博客形式怎么玩……OK以后这就是我博客了。zerolemis.weebly.com/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长文发布(基于浏览器): telegra.ph
全站搜索(可搜tag以外内容):mastodonsearch.jp/cross/

,放胆躁!#
《红》刊现已出刊!十分感谢大家的投稿和对红刊的支持!

请点击右边下载:t.cn/E2KNd3A 码:93f8

主创:devichiii 和我
编辑:我
设计:devichiii
插画:Iris Lee
摄影:Lai Yuhua, Spiralcurd, Yang Lidan
校对:devichiii Iris Lee 和我
特别感谢:王丁丁,策兰,大李子,猎魔人会不会梦到变种羊,参拾,苏苏,无名氏,年轻的扯淡人,Brokenbones,谢钗,夏磊蕾,deepseaglowstick,Brfxxx,S104,HuanYan,Nora,TURE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请勿私自印刷以及用于商业用途 pawoo.net/media/f0-RoGcp83WQyN pawoo.net/media/KP2JMN6-xzW5SB pawoo.net/media/UQwSFI0w36Ce-r pawoo.net/media/VoHgQpZ3ZTY3dE

(开始怀疑Ruben van Keer同学是不是gay)

没想到我今天才看dw第三集…
有些人对于Rosa Parks的评价我猜大概会是这样的
“法律规定了黑人要给白人让座啊,她确实就是违法了。”

卧槽一上ins看见Gernot发扎,我仿佛胃部被击中,我心头流血😭


我觉得冈田演的年轻菊比谷对山崎的助六是真的rio🤦

我太不能理解“翻墙为国出征”的人们。我觉得他们逻辑完全不自洽。是觉得“自由使用互联网”是小事,别人说了什么话是大事吗?是需要占据舆论阵地吗——可是是谁剥夺了你们发言的权利?

重温完春醒我顺着推荐视频点开过去五年居然第一反应是想看看小钟的治愈一下——然后清醒过来敲自己脑门,治愈个鬼哦!这帮剧没一个治愈的!

Johannes怎么长得这么漂亮!


电脑销售公司普通员工男主角:“其实我的真实身份就是本片的大魔王,害公司赔到破产倒闭的病毒就是我写的,不信你们看......”说着帅气地掏出了一张——
.
——3.5寸软盘!
.
我知道了你们肯定是索尼(x

他们禁止的难道只是Melchoir的小黄书吗?不是。他们禁止的是Melchoir的自由思想。小黄书只是一个借口。
没有人引导的青少年的想法是很危险是容易造成后果,于是他们不让他想,他们自己也不去想,他们让他只用他们的想法去想。省事的方法人人都喜欢用,什么时代都这样。

(当然其实还是不相关的……不过。)

怪事,我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想到看春醒。我看到小黄书那段我才意识到这剧在眼下这么relate……

春醒里那个手淫的小男孩是Hanschen吗hhhhh我听声音像Johannes

(然而也有Dominik Hees但是他戏份少【】)

Ras那版春醒居然有Johannes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人生何处不相逢😂

我说句很丧的话,写个小黄文判刑十年大家都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如果说她是“因为写个书被判十年”,其实是非常非常熟悉的操作。因为他们恐惧的不是小黄文,是书。
好在这个案子好歹还在走法律流程,希望能有转寰余地吧。太无力了。

天一的事情扯到她家里的情况其实是跑偏了,作者背景对“写耽美出书结果被举报”这件事是不造成影响的。
但真是很黑色幽默了。好多拿杀人/强奸/猥亵等判刑情况来比对,其实她自己的经历就够比的了。
从小被家暴到大,法律不管。高中都不让读,家事,社会不管。生病家长拖着不给看,差点拖出大问题,不是事儿,谁都不管。
写小说自己出了,大罪判十年。
艹。

哈哈哈,你国,强奸杀人的都不如写黄文的判得多 pawoo.net/media/MunPPtc2Cm7H9m

太操蛋了。妈的太操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