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换头像ID个签的根源大概在于我一直于物理上飘荡吧)
从小到大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家我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我对自己的认知也随境而变,逐渐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前方的道路也随时在转弯,如同走在霍格沃茨的移动楼梯上,谁知道下一步通向哪里。我有一万种性格一万个梦想,会许多东西却一样也不算精通。我游走在一切的中间态,我不确定自己的性别,不清楚自己的取向,我唯一有的只是这一刻确定的爱恨。我没有故乡归属感我也没有深深怀念的故人,我像一片被临时开出的空间,哪个指针指向我我就是什么。
我喜欢坐在剧院中帷幕拉开的一刻,这时我不再是我自己我可以变成见证舞台的一切。我喜欢认识新的人有趣的人,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是谁,巧的是我也不知道,我们一起平等地了解自己。我喜欢喝很醉之后能自由幻想的感觉,我不喜欢睡觉我爱深夜的寂静无声,在那时我就是黑暗的王。
我喜欢悲剧喜欢疼痛,所以我爱的同人作品大多是BE,它让我感到真实,美好太虚假了。我喜欢健康的感觉因为我体会过行动障碍,和随之而来的孤独单调和不自由,和他人不自然的不情愿的与自己的联系。我向往活着也渴望死亡,或是他们的中间态也就是生活本身。
我滞留在一切的夹缝中。

现在的大学生真的是令人失望又恐惧。一言一行,充满了功利主义者的急切和利己主义者的自私,以及被西方“领导者哲学”熏染的狂妄。我依然把这归罪于百无一用的形式主义高考。没有测验出水平与能力反而助长了这种种恶劣风气。哪里会有为了国家社会拍案而起雄辩的人呢?德穆兰?汉密尔顿?安灼拉?hhh都在挖门盗洞为自己添光彩。

你Ham传记中译本的上架建议写的是…证券投资。😂
(查了查学校图书馆真的有,果断借出来。) pawoo.net/media/qmjz4zIYyEB-40

为什么会有人能一秒上手做一件全新的事呢…
我属于那种,想去完成一件没做过的事之前要用几天的时间查阅资料来保证自己有充足的准备,不然根本无法进行。并且及时做了充足的功课,在开始的时候也会不断纠正自己,一次次重来直到感到自己的技艺逐渐成熟,才敢不再继续修改,放开胆子做下去。
现在常常看到其他人,有的没写过长文的人拿起笔就开始写并且速度极快基本不删改;刚学的新知识不复习就拿去应用或做习题。我其实是很羡慕他们的,可我只能告诉自己人之间不一样,我这种慢热的人注定要从一开始就keep reading and writing 才能not throughing away my shot
不能说是缺点还是长处…就…属于难以逾越的个人习惯吧或许还掺杂着内心深处的不自信

我觉得我应该写个歌单,
里面都是我在各种考试时脑子里黏滞过的旋律…
比如今天:
spooky mormon hell dream
story of tonight
you will be found
you and me
雅各宾广场舞
ich bin ich bin musik

mlml凉凉

在学校被憋死的主观负面情绪预警 

qwq又开始爆吸丁门庆了
智性恋抵抗不了的丁仔啊…

痛哭之日。
总有一种感觉,
人类的世界是由那么些屹立的支柱支撑起来的,众生在这些支柱的庇护下生活,偶尔赞扬他们,倾听他们的声音,希望成长为像他们一样的人,并视其为常态。只要心里知道在那个地方有他/她在,事情总会变好的,活着都踏实。
而今天这位始终支撑着人类科学文化一片天的人倒下了,没有任何预兆,我们惶恐,有人即使从未觉得过他曾经的存在对我们有什么直接的裨益,但当失去这个人时也会怅然若失,像是迷失了航标的行船,脱离了巢穴的雏鸟。
我们渴求庇护,喜爱温暖与安全。死亡的冷风太过凛冽了。
有这种感觉的,上次是大卫鲍伊吧。

这个国家这个时代大概不会诞生类似 孙中山/安灼拉/德穆兰 这种人了吧
毕竟青年人们都在考虑怎样对自己最有利,
谁还会管其他人的利益呢
更别说为集体的自由与权利做些什么了

“搞这种可能威胁自己前途的事,
看起来简直太傻了”

天朝文科教育吐槽(2)
社会学在国外是人文基础学科,例如我校是社会学院下边包括教育学院商学院等等,而国内top3大学里,十年前社会学系还挂靠在别的学院下、拿的还是法学文凭。一出去说社会学别人都不知道你学的是什么。更不要说国外森严的社科研究伦理审查系统国内根本没有。社会人文科学基础理论修养的缺失导致很多基本问题在微博上都能天翻地覆引发大片奇葩言论行为(比如那个通过举报祸害别人收集数据的985社科研究?)——当然这缺失不是唯一的原因,但我认为确实是主要原因之一。
文科看似入门低,实际上对脑子要求很高,特别是逻辑学,如果数理不好,其实是很难把人类学社会学这些学科学好的。很多国人看不起文科实则非常荒谬。
国内文科教育质量差,特别是某些学科理论知识的大片空白,导致大多国人对人类历史文化发展特别是近百年世界的发展变化毫无宏观的、客观的认知。而学习文科的人,因为这样不夯实的基础又有很多走偏的,反过来这些人不能让人信服的观点又加深了人们对文科和文科生的偏见。哎…
总之可以说一句,国内的人文教育确实和西方差太远了,不是一米两米的距离。并且目前还有退步的趋势(虽然是在大形势下的影响)…担忧,但无法可说。

我真的,跟欧洲朋友聊天能获得身心满足和视野上的开阔,我们聊浪漫主义文学、戏剧、舆论自由、个人主义。而且他们对未来的态度都是“一切都有机会”。
而跟身边同学聊天总是考编考公务员考教师资格证 要么就找男朋友 吃穿化妆品哪个小哥哥很帅……我听了就很烦。
我把这种现象归咎为欧洲相对生活压力小,而生活压力小归于社会福利医疗教育的完善,以及包容的观念。而这些和政治法律也是分不开的。

其实挺难受的…讲道理大学生应该是最关心这些的吧,我的大学又可以算得上是前个位数的,然而我看到身边的人连知道这事的人都不多,知道的大多也是转发一下标榜自己,然后该谈恋爱谈恋爱,该打游戏打游戏。还有一部分在一门心思琢磨出国留学走向人生巅峰,仿佛这些与他/她无关。
我们这一代仿佛失去了思辨的能力。
我只能安慰自己我是在一所工科学校,浪漫激情阅读思考这种低效率的事情在大家看来还不如多刷题拿高GPA成为人上人更重要。这个社会已经把青年人扭曲成功利又自私的畸形人。但在这种“不超过别人就要被别人超过”“只需要学考点就行了”“兴趣爱好算什么能当饭吃吗”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教育下又能怪他们吗…
但现在的局面,又能说谁对谁错呢…

如果那几张反对票和弃权票,不是被故意安排好,以此来营造“本投票真实有效”的效果的话
那也算一丝丝安慰
虽然我并不敢对此抱任何希望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