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4点钟醒过来,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个点子…然后我就开始写提纲了,写着写着就慢慢变成了一个四章左右的中篇小说的企划了……药丸,新年这一开始我绝对特么是疯了……提纲也写了两章节的了,另外两章之后再考虑好了,这几天放假先试试看写个一章左右……

海 

镶嵌着银边的黑色浪花
把口袋里的贝壳抛向海岸
今夜又迎来了一轮明月
在上空发散着幽暗的余光

潮水下隐藏有多少暗礁
海底就会沉睡着多少残骸
曾经矗立在船头的雕像
在最黑暗处仍抬头遥望着

在粼粼波光点缀的海面上
有一艘幽灵船,漫无目的的在游荡
它刺穿了海浪起伏的脊梁
正重复着往昔,拉扯起所有的风帆

不远处传来美人鱼的歌声
她盘起长鱼尾,坐在粗粝的礁石上
和着海浪有节奏的拍打声
吟唱无名歌曲,引诱着迷失的水手

如纱般轻盈温婉的薄雾
在起伏的浪头上弥漫开来
被浸染上牛奶般的白色
依稀还能看到船帆的顶端

安置在海边的码头木屋
从窗口透出来微弱的灯光
海风钻过木板间的缝隙
稍稍打破了点夜间的宁静

用绳子相连着的破旧木舟
正伴随着潮水,来回挪动着小碎步
它沐浴在冰冷的银月之下
就像往日一样,耐心等待再次起航

哼唱着古歌谣的老去之人
躺靠在木椅上,用纸笔潦写着日记
被岁月所侵蚀的瘦弱躯体
隐没在烟云中,孤享着最后的时光

也许下个星期写稿子,也许不……太忙了

年老了估计就像葡萄君那样自得其乐的孤独死吧……

海面幽灵 

我向左边看去
海浪向我拍打而来
穿抚着粗糙的礁石
一切都似乎不曾存在

我并不感到很惊奇
遥望着模糊的星星
逐渐的遗忘了过去
未来也自然的放弃

海面漂浮着残骸
那是逝去的人造流星
沉没到了深邃的海底
连梦想也一起粉碎殆尽

我向右边望去
不远处飘流着一封信
但我不能向它游去
正如感觉不到我在呼吸

我并不感到很惊奇
连害怕都显然没有时机
看着月亮从海里升起
连眼泪都融入不到海里

海里游过的鱼儿
成了大多数人的安葬地
吞下了破碎的机票
真是讽刺到没有根据

我向后面叹气
但礁石显然不会在意
它从不会为谁哭泣
也看不见我存在的意义

我并不感到很惊奇
它背后的海岸还没有睡醒
只有少数人能得到讯息
他们一定都慌乱到至极

海底沉睡着遗迹
肢体交杂着撕碎的印记
没有人留下了笔记
死寂到什么都听不清

我向前面眺望
看到了遥远的灯光
打乱了海面的平静
也许还充满着希翼

我并不感到很惊奇
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
螺旋桨来了又离去
并不一定会存在奇迹

海面逐渐染红
那是太阳慢慢的升起
我希望,我失望,我放弃
我只是个死去的幽灵

火纹目前为止看的最开心的隐藏对话是安娜和塞莉卡的……一股百合味……

神威果然只是算神威子的一个带语音的可选皮肤……因为历史模式有一个男性限定的任务,就算你事先把神威子换成了神威,在那个任务里还是不可以选神威……

用乌贼的Amiibo刷火纹,刷出来一个B级龙石…但是1代和2代的乌贼Amiibo在无双里会被识别为同一个Amiibo,所以两个Amiibo等于只能用其中一个一天刷一次………

历史模式是真肝,虽然地图重复但是小关卡三番五次跳攻本部逼的我手动指令两NPC守老家和司令,另外两人分两条路一条我去骚扰,再给一条NPC指哪打哪,等人家快到本部了我切回去挡路,打完了再切回去继续骚扰,搞的我都有点精分了……我现在是特别怕有那种堡垒加强的事件,一波波打下来搞的我想口吐白沫了……哦,还有回复兵也烦,倒不是它能分分钟给敌方回复生命值,而是它喜欢乱窜跳提示……

无双昨天玩了一下午,快通单人模式了.......

结果被快递放了鸽子,极其不爽........🙄

今天火纹终于可以到货了……

蒲公英 

蒲公英所盛开的花
它们随风而远离了家
留下了那绿色的枝芽
正逐渐的衰败和老化

蒲公英所盛开的花
它在枯地上筑起了家
总有一天要再见到它
它伫在风中低语着啊

蒲公英所盛开的花
离约定之日已不远了
它们已经打好了包裹
幸福的等待着回老家

蒲公英所盛开的花
错愕的看着灰色土地
也许是飞错了地方吧
它们这样的安慰到啊

蒲公英所盛开的花
被风急促的吹起了啊
遥望到那熟悉的土地
只有那发黑的坑洞啊

蒲公英所盛开的花
并不存在于这世上啊
没有可以扎根的地方
没有时间可以再挣扎

月饼是万恶之源,所以我拒收……

今天宝拳DX的挑战好难……两遍才过去

下班后喝了点啤酒就感觉特别开心……我是不是已经开始老了……

今天这么闲,给我施加了一种相当不妙的感觉……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