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武汉的团购乱象,背后可能没有权钱交易吗……

现在在武汉的两位同事,不同程度地遭遇了买菜难。她们都下载了许多app,加入了若干团购群,每天定好了闹钟,几点抢哪个app上的菜,激烈程度远超双十一秒杀。菜价很高,但她们都不在乎,因为很多时候有钱也买不到,下不了单,无法配送,只能退款,各种情况。社区的确组织了统一购买,但下单十几天尚未送达。她们说,如果靠社区,她们早就投胎转世去了。
另一位同事家所在的小区,还有我在武汉的邻居们,团购的途径似乎比较多,货品也丰富,不仅有粮油果菜,零食也不少。这是因为物业比较给力。看着邻居们兴致勃勃团购零食,我起初还觉得挺好——大家的心态挺不错嘛。
但今天又听说了坏消息:不远处有个小区,一天之内新增五例感染者,前几天也每天都有新增病例。这些感染者什么都没做,只是下楼取团购的时候排队太密集了。另外,居然有位替市民送货的司机确诊了,密切接触者又是一大群……于是,邻居们也不敢团购必需品以外的东西了。
唉,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媒体天天宣传疫苗药物这个突破那个特效就是安抚人心的,至于是不是有人会因此放松警惕麻痹大意他们是不管的。这个时候科研工作者科普号还不出来讲讲道理说清楚现状,高高挂着干什么呢?天天抛出一堆“术语”(我更愿意称之为黑话:交流门槛),真是令人看不起。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我看庆父死了鲁不是照样难了两千来年吗?

看看微博热搜,挑动群众斗群众又开始了。这一套不要太下作!我们不要信他们扭曲的事实,不要把愤怒发泄到别人身上。

其实我发这条的时候不是说那个雅伦hhhhhh

今天看到我省首例去世患者的报道,感想是:大家以后也别说人日是二流报纸了,明明是下流报纸。

每次都要由女性呼吁灾区除了需要水粮奶粉还需要卫生巾。我TM都奇怪了,应急响应预案中从不包括要备哪些救灾物资吗?不是一次两次了。不知是执行上的永恒缺位还是制度上的根本缺失

我不认为应该给他什么烈士头衔(除非为了比较实际的理由,比如抚恤金可以照顾家人)。他做了一个正直的好人会做的事,然后成为了这样一个封口体制的受害者之一。
不要用英雄或神像的话语来侮辱人的尊严。

我记得很多年前山东省有个高考作文题目叫做“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与大家共勉。

钦差大人携尚方宝剑断民间疾苦;
惩恶扬善除奸臣污吏为百姓撑腰。

21世纪还能看到这等古法维稳,真是梦回明清。

我从来没有被小粉红围攻过(因为没有存在感hhh),但是看到那些对话,或者说是令人身心疲惫的复读机式高频尖声广播就很……掉san。我猜想以我现在这样过度纤细敏感的精神状态,一旦遭受这样的围攻必然会完。所以很佩服能舌战粉红的网友,而且也猜到他们要经历怎样的折磨,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可能的)现实中的。其实如何看待粉红这个种群,我一直都有些迷茫,把他们当人也不是,不当人也不是。“德匹下”我也说不出口,要一视同仁吧,又对不起被他们辱骂举报的人们,现在只能选择不听不看,也总觉得不太对……

这么多年的公立医院改革的成果就是疫情来临之时门诊全面停诊啊?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