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茫茫 @The_Faded_One

在麦克雷看来,源氏的窘态一览无余。

他们玩过公共场合的,但没有一次这么过分。
源氏估计麦克雷把它放进去时自己还在睡觉,难怪昨晚的次数多程度也激烈,他们两个人都很忙,一个星期都见不得能好好做一次,他本来还以为昨晚不过是普通的发泄——现在想来真是白痴。

源氏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跳蛋拿出来,他想去厕所一趟,但他的位置在最中央,台上的人能清晰地看清他是如何离场的。

跳蛋的力度好像减轻了,源氏松了一口气,但温斯顿讲话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这场会议至少要持续两个小时,现在不过是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