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各位写手
500字不够用可以使用
telegra.ph/
不需要登陆,基于你的浏览器只有你能修改文章,然后有一个固定连接可以直接发布到趴窝上

求转发

阅读感真棒,要能像微博一样容纳2000字就好了。

在麦克雷看来,源氏的窘态一览无余。

他们玩过公共场合的,但没有一次这么过分。
源氏估计麦克雷把它放进去时自己还在睡觉,难怪昨晚的次数多程度也激烈,他们两个人都很忙,一个星期都见不得能好好做一次,他本来还以为昨晚不过是普通的发泄——现在想来真是白痴。

源氏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跳蛋拿出来,他想去厕所一趟,但他的位置在最中央,台上的人能清晰地看清他是如何离场的。

跳蛋的力度好像减轻了,源氏松了一口气,但温斯顿讲话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这场会议至少要持续两个小时,现在不过是开始而已……

今天源氏的屁股疼得不太正常。并不像以前几次过度使用后火辣辣的刺痛,而是酸胀,激情未褪时才会有的酸涩。
他的阴茎无法为这种疼痛冷静,半勃的生殖器缩在狭窄的机板下面,有种怪异的快感。但现在他在守望先锋的会议上,自尊不允许他做出太超过的举动。
温斯顿正在台上做报告,以他的身份没机会靠近前排,身处人群给了源氏安全感,他不经意地绷紧双腿,试图舒缓后穴传来的那些……甜蜜的异物感……

直到那东西突然微弱地跳动起来,源氏才搞明白,自己后穴里那些奇怪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猛地僵住了脊背,手紧紧地握住椅子扶手,用尽全身力气才把呻吟压回肚子里。
那小东西正好抵到他的前列腺。他还因为昨晚过于激烈的性爱双腿发软,这跳蛋无疑雪上加霜。

源氏开始搜索麦克雷的位置,脑子里想的是怎么揍才能把一个活人打成肉酱,他要杀了麦克雷。
跳蛋好像读的懂他的心思似的又升高了一档,源氏的报复心立刻被快感打乱了,他咬住下唇,努力向椅子后头坐了坐,防止自己滑下椅子。然而跳蛋因为移动更加深入他的身体,他低低地喘息着……
暂时没有人发现。

源氏微微侧过头,他用余光看见麦克雷坐在两排以后,他的斜后方,这是阶梯式报告厅

他们被蛊惑了,被塞壬。
他醒来时全船的人都死了,珍宝堆在沙滩中央,他身旁的礁石上坐着上身是人下身是鱼的男子,那东西用尾巴撩着水,兴致盎然地盯着他。
“为什么?”
他猛咳出几口水。
“为什么只有你的手被绑住了?”塞壬趴在礁石上,手指轻击嘴唇。
“一个囚犯。”

麦克雷的确是囚犯,不过不是传统意义上需要锁进监牢里的那种,流氓式的囚犯,他属于皇家卫队一个见不得人的小队,处理有关非人一族的事件,有些时候他对非人的了解甚至多于人类,例如火红幽灵的权利范围和女王的权利范围他仅能记住前者。
以及,耳朵抹上泥土的血就能抵挡塞壬的歌声。

“你弄翻了我的船。”
“是海盗的船。”

塞壬摇了摇头,“你看上去很危险,所以捞你之前我就把你的装备都卸掉了。你是个驱魔猎人。”

“行行好,你还不如让我淹死呢。”
“我可以把你丢进漩涡区。”塞壬笑着露出自己嘴里的尖牙,“那里已经有不少猎人的尸体了。”

“都是你杀的?”他好奇地抬头。
“不,不全是,有些是特意跑过来杀我最后失败的,有些是自己掉进去的。顺便一提,我的名字是源氏,很久以前被送到这里的东方海妖。”
“我知道你,”他喘了口气,“爱德华一世的爱宠。”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