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邮寄奶油小方 @Rubisco

墙外讲点事吧,我在微博也讲过我表弟从武汉回来的,他爸爸是工商局管食品安全的,之前当过镇长和区长,妈妈是我小姨,也是体制内的,表弟一直没有隔离,甚至刚回来小姨就带着他吃饭聚会喝酒唱k。今天常德刚刚确诊,县内禁止聚餐的通知是我姨夫亲自发的,现在三个人在家自我隔离,而隔壁县确诊了两例,现在已经封路了。
作为体制内的人对疫情这样不知情,在已经疫情通报的情况下甚至没有一点防护措施,事后这样补救,但要是我弟真的有点问题这几天的接触者有多少?能补救回来多少?这是我们县的故事,也是更多故事的缩影。

· Web · 17 · 15
@Rubisco 真难得竟然在长毛象看到常德这个地名 😄

@Rubisco 你要不说常德还以为是我认识的人.....看来哪里都有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