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邮寄奶油小方 @Rubisco@pawoo.net

Pinned Toot

发个置顶:
一只华南水獭,现正在英国。典型理工文盲,没什么可称为“完整意志”的东西,pawoo碎碎念偏多,有时分享生活。胆小怯懦,也有不想失去的东西,并不打算妥协。愿意与朋友们讨论问题,但关注慎重,80%的时间可能都不会说你想听的话。嘛,网海浩瀚,欢迎一起来玩:)

Pinned Toot

今日的一个荒诞时刻:
给朋友推荐亲爱的玛嘉烈,朋友已经找不到这首歌,我才想起来黄耀明已经被下架蒸发查无此人了。
一月去看tate的苏联艺术展(名字叫闪闪红星),里面讲到苏联人民在大清洗时期的自我审查:当有人被捕后,立刻把那人在照片里的面容毁掉,以免被举报。肖斯塔科维奇的回忆录里也说到了这一点,苏联时期,记忆也是受政府管控、可被修改的东西,定罪、平反,都是官方一句话的事情。如今也是如此,写了北京欢迎你的林夕,几年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大陆可能再也去不了啦”的港独分子。
图上是一张苏联时期的毕业照,头部被铲掉的皆是大清洗时期被定罪的人,当男友拿起手机拍照的时候,手机的面部识别黄框出现,没有面部的人被杀死了第二次,八十年前的幽灵再一次来到我们身边。我毛骨悚然,拍下了他的手机。我知道人的软弱,也理解人的无力,我也不能例外。但我希望大家都能做见证者,主动地、充满好奇地去看那些官方试图蒙住我们眼睛的事情,若害怕可以不为之发声,只需要我来、我看见、我记住。因遗忘是二次死亡,视而不见亦是谋杀,希望我们能永不相忘。 pawoo.net/media/sNwhBE7_-Z2L1A

高达蛋蛋太有意思了,伊朗女主,库尔德男主👍

现在就是自己说话也累,看别人认真说话也累,每天只想阴阳怪气信女祈福,认真说话认真生气就是肉包打狗有去无回,只想对时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觉我渐渐与某一部分的世界脱轨,打开中文社交媒体一看大家在骂这个或者那个,然而我根本就看不懂到底是哪个。(此处不只指单一事件或圈子)
就是有吃瓜的功夫不如多看两集 Ashes to Ashes……(疲惫

我在客厅做题…舍友坐我对面很执着地用手机外放看阅兵…然后刚刚双眼闪闪地跟我说,“真的帅得一比,我平时都没有觉得很自豪,但每次一看阅兵就自豪得不得了!”
只是又默默想起网友用基式审美消解了这种宣扬强军强国的意味:据说上次阅兵时北美基圈很激动很风靡…

我了个去“英国反华媒体Nature”笑死我算了,哪个也对不上啊。

有回开会遇到一个斐济的女生,吃饭的时候一桌子聊到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她讲了他们当地的各种防洪措施和应急计划,我说你们好像在联合国抗议好多年了,她笑着说:“是啊,也没办法,我们只是个小国家。”
我当时觉得非常难过、尴尬又羞愧。

德黑兰的一个咖啡馆 我哭了

有人可以帮忙代购德奥gala的场刊吗?文广系统有毛病寄不到我们市………可以给车马费,求求帮忙😭

awsltqlxswl 有生之年有望看见汉语成为一门闪语

你bot发了个维语诗歌,某不明真相群众评论“我们国籍不同,语言不同,历史不同,文化不同,但我们歌颂、赞美、渴望、哀悼英雄的心情是相通的”,稍等一下

我的心灵之乡可能是立陶宛,每年看最好的剧都是立陶宛导演的👍

很多人理解不了宗教纷争,尤其喜欢在其他民族/地区的宗教纷争上倾注于他者凝视,利用宗教感性化的特征去描绘他者的“不理智”“不现代”。但是宗教纷争实际上和所谓的意识形态纷争一样,都是政治斗争所呈现出的不同形式。现代宗教运动必然要考虑政治经济军事力量,在这个过程中宗教已经和平民生活中的宗教形式不同了,为了力量所做的事情很难用教义体系解释,只能用现代政治来解释。
但不是说了解教义就不重要了,教义和历史、艺术一样作为政治参与者的collective memory,如果要研究就必须掌握,但是截止于此。大家都活在这一个现代社会,你至少得把当代问题当作当代问题研究啊。

不过要看关于中亚的任何报道,欧美媒体说的话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911后好几年Brzezinski在书里承认了基地组织是他在阿富汗战争期间为反抗苏联一手扶植,“一边是邪恶的共产主义和一边是本土宗教民兵组织,支持后者对抗前者是那个情境下很自然的选择”,对啊谁都没想到冷战结束十多年还能来911这一出啊,那死了几百万的阿富汗人呢?

打了一大段我目前收集来的75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后删了,算了,当事人都不想要回想起的巨大创伤我在这里说什么呢,何况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有很多疑点。“一切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现在没有自由但至少能活着”,这两个非常广泛的态度就能看出75创伤有多大了。

还是你疆,无论是汉人还是欧美媒体说你疆总会出现“汉人-少数民族”二元论,但是真正的新疆根本不是这样,而是“有很多民族,不同民族间有很复杂的关系”。举例说,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一个南突厥民族一个北突厥民族,生活地区、语言文化和民族认同都完全不一样。哈萨克人和柯尔克孜(吉尔吉斯)人语言几乎一样,维吾尔人和乌兹别克人语言几乎一样,但是因传统部落关系和中亚政治而产生了不同的民族认同。塔吉克人是波斯人,不是突厥系民族,主要信仰也是伊斯兰教什叶派,和其他逊尼派民族都有冲突。蒙古人是大清安置在北疆的,血统上很近哈萨克人但是宗教主要是佛教。再加上汉人和回民。这还只是主要民族呢,而且还不算民族内部的宗教纠纷(还有“世俗”苏联影响)。而且新疆是个没有什么民族能说自己“自古以来”生活在这里的地方,自古就是多民族,中亚民族和语言发展都不是地理疆域而是血脉传承,民族间关系一直复杂充满武力冲突,现代也是每个民族都在这样复杂的关系中利用脆弱的平衡达成自己目的。二元论啥啊。
哎我又想到卡勒德胡赛尼写的 美国人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塔吉克人什么是哈扎拉人啊。(没有喜欢卡勒德胡赛尼的意思 我不喜欢他

读你中东故事读多只让人想写黄文😒😒😒

汉人看你疆真的colonial gaze 不然就是乱不然就是贫穷和压迫不然就是草原沙漠古城放羊 我朋友说这就是中式东方主义 事实上大家过得都是差不多的现代生活 有多民族多地区有城乡差异有青年文化
当然和经典东方主义类似的就是当事人还消费这个被gaze出来的形象消费上瘾了
欧美人搞不懂你疆就算了 汉人一个个的真的烦人

清真菜真是越来越占领欧美超市了 超市里整整一排的卖各式馕的 冰柜里两排各口味hummus (而且白人发明的hummus口味好猎奇还有南瓜口味我吓成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