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邮寄奶油小方 @Rubisco@pawoo.net

Pinned Toot

发个置顶:
一只华南水獭,现正在英国。典型理工文盲,没什么可称为“完整意志”的东西,pawoo碎碎念偏多,有时分享生活。胆小怯懦,也有不想失去的东西,并不打算妥协。愿意与朋友们讨论问题,但关注慎重,80%的时间可能都不会说你想听的话。嘛,网海浩瀚,欢迎一起来玩:)

Pinned Toot

今日的一个荒诞时刻:
给朋友推荐亲爱的玛嘉烈,朋友已经找不到这首歌,我才想起来黄耀明已经被下架蒸发查无此人了。
一月去看tate的苏联艺术展(名字叫闪闪红星),里面讲到苏联人民在大清洗时期的自我审查:当有人被捕后,立刻把那人在照片里的面容毁掉,以免被举报。肖斯塔科维奇的回忆录里也说到了这一点,苏联时期,记忆也是受政府管控、可被修改的东西,定罪、平反,都是官方一句话的事情。如今也是如此,写了北京欢迎你的林夕,几年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大陆可能再也去不了啦”的港独分子。
图上是一张苏联时期的毕业照,头部被铲掉的皆是大清洗时期被定罪的人,当男友拿起手机拍照的时候,手机的面部识别黄框出现,没有面部的人被杀死了第二次,八十年前的幽灵再一次来到我们身边。我毛骨悚然,拍下了他的手机。我知道人的软弱,也理解人的无力,我也不能例外。但我希望大家都能做见证者,主动地、充满好奇地去看那些官方试图蒙住我们眼睛的事情,若害怕可以不为之发声,只需要我来、我看见、我记住。因遗忘是二次死亡,视而不见亦是谋杀,希望我们能永不相忘。 pawoo.net/media/sNwhBE7_-Z2L1A

我今天想起来了,微博就像一个邪恶滴大城市,鱼龙混杂,满地危险,认识的人看到了对方也不会多在乎,只要发好友圈几乎没人评论。(发公开看运气,我们冷圈就要啥啥没有()但是真完蛋起来就真的很完蛋(比如连话都不能讲
长毛象中文圈每个实例都像村庄,人太少了,有一种跟谁都很熟可以随便评论的错觉,从而制造了一种尴尬的气氛。
怎么港,少上网多现充……

一个听来的我系故事:一个人花了太多太多年做phd,太多年了周围所有学生都毕业了。但是这些毕业的人都没有找到工作。而这个做了三百年phd的人,因为做了太多年了,周围人全都认识他了,于是顺利找到了工作

大家和来自全世界的朋友在一起聊政治文化语言艺术,我和阿拉伯人巴基斯坦人厄瓜多尔人智利人在一起聊动漫

一节课没去就感觉错过一个世纪……………这就是大学的真实吗(。

《佃农每天做这些事,五年后变成大地主》
《搬石块的奴工这么做,早晚会有自己的金字塔》
《他化为小屯村的白骨,是因为他放弃了奋斗》
《黥髡刖宫,这四刑是为了让你不犯错不堕落》
《不散播负能量,是好奴婢的共同品质》

《国君死后让这些奴隶陪葬,只因目睹他们不努力》
《贱籍翻身变成大掌柜,这些技能你要会》
《每天做这些投资,农奴也能成贵族》

《你每天吃观音土,是因为你没有补齐这些短板》
《让你成为鼎中煮熟的祭品,是上天对你的恩赐》
《雇农们看到周扒皮每天做的努力后,哭了》
《首陀罗别叹气,因为达利特比你们还惨》
《不抱怨,让这些奴隶逃脱了人牲命运》
《只要够出色,你在主人皮鞭下也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
《每天这么提升自己,奴隶的你早晚能进元老院》
《奴婢们,主人这么要求你是想让你变得更好》
《农奴不要羡幕主人的庄园,因为你没有看到他的汗水》
《经历过这些风风雨雨,巴依老爷变得更坚强》
《杨白劳学会了管理自己,十年后黄世仁也自叹不如》
《后母戊鼎制作团队奴隶成员:要感谢监工们的皮鞭》
《你只看到王爷们花天酒地,没看到背后的不易》
《不读这些成功学,你的未来就是二里头的无头尸体》

高达蛋蛋太有意思了,伊朗女主,库尔德男主👍

现在就是自己说话也累,看别人认真说话也累,每天只想阴阳怪气信女祈福,认真说话认真生气就是肉包打狗有去无回,只想对时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觉我渐渐与某一部分的世界脱轨,打开中文社交媒体一看大家在骂这个或者那个,然而我根本就看不懂到底是哪个。(此处不只指单一事件或圈子)
就是有吃瓜的功夫不如多看两集 Ashes to Ashes……(疲惫

我在客厅做题…舍友坐我对面很执着地用手机外放看阅兵…然后刚刚双眼闪闪地跟我说,“真的帅得一比,我平时都没有觉得很自豪,但每次一看阅兵就自豪得不得了!”
只是又默默想起网友用基式审美消解了这种宣扬强军强国的意味:据说上次阅兵时北美基圈很激动很风靡…

我了个去“英国反华媒体Nature”笑死我算了,哪个也对不上啊。

有回开会遇到一个斐济的女生,吃饭的时候一桌子聊到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她讲了他们当地的各种防洪措施和应急计划,我说你们好像在联合国抗议好多年了,她笑着说:“是啊,也没办法,我们只是个小国家。”
我当时觉得非常难过、尴尬又羞愧。

德黑兰的一个咖啡馆 我哭了

有人可以帮忙代购德奥gala的场刊吗?文广系统有毛病寄不到我们市………可以给车马费,求求帮忙😭

awsltqlxswl 有生之年有望看见汉语成为一门闪语

你bot发了个维语诗歌,某不明真相群众评论“我们国籍不同,语言不同,历史不同,文化不同,但我们歌颂、赞美、渴望、哀悼英雄的心情是相通的”,稍等一下

我的心灵之乡可能是立陶宛,每年看最好的剧都是立陶宛导演的👍

很多人理解不了宗教纷争,尤其喜欢在其他民族/地区的宗教纷争上倾注于他者凝视,利用宗教感性化的特征去描绘他者的“不理智”“不现代”。但是宗教纷争实际上和所谓的意识形态纷争一样,都是政治斗争所呈现出的不同形式。现代宗教运动必然要考虑政治经济军事力量,在这个过程中宗教已经和平民生活中的宗教形式不同了,为了力量所做的事情很难用教义体系解释,只能用现代政治来解释。
但不是说了解教义就不重要了,教义和历史、艺术一样作为政治参与者的collective memory,如果要研究就必须掌握,但是截止于此。大家都活在这一个现代社会,你至少得把当代问题当作当代问题研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