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打算将本账户当做分流的键政账号。
如有冒犯,那为造成的不便而感到歉意。

SyzygyOS boosted

我常去的几个白嫖书网站 

Kyoto school: Capitalism with Japa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Co-prosperity sphere are superior than WASP capitalism and Wilsonianism.

SyzygyOS boosted

@tut_mok 拣砖头那些新闻,和驻港部队出来打扫街道,列队什么是同一时段出现的,这种包含了操弄和行为引导性的新闻,挺社会主义新闻模式的,又比如,搞进博会本身并不是为了贸易,而是为新闻提供素材,以取得政治上的“论据权“。这些很明显偏离”专业原则“的操弄,背离了决策含金量。比如新闻的真实性,还要权重一定程度上的统计样本,才可以形成决策参考,但为什么始作俑者又偏偏相信自己操弄出来的东西呢?那是因为他们在大陆这样做,同时包含了权力压制,操弄起来太简单,太容易收到成效了。

SyzygyOS boosted

政治问题就要政治解决,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如果六月阿姐不是那么高高在上,只肯见一边议员,对另一边实质上也是跟你平起平坐的议员视而不见,那事情早解决了。如果体制内有用,根本不必走向街头,也不必出现无大台。兴许有很多深层问题也没有解决,日后还会爆发,但烈度绝非如此。

政治问题不政治解决,这就是我说的制度暴力。因此我们可以单独拎出一件件事,讨论这里谁对谁错。但我始终坚持我的观点,在更宏观层面上,不肯政治解决的当局要负最终责任。

更讽刺的是,当局其实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自动滑入政治解决的轨道,那就是区选。我此前一直认为,区选是最现实也最可能的收场方式。如果区选正常,且不说结果如何,最起码不会让事态真的成为「the beginning of the end」,成为「霍格沃兹大战黑魔王」。然而,当局用逮捕七议员告诉大家,他们连这种自动滑入的轨道都不允许。所以再怎么谴责暴力,再怎么说这不该那不该。在拨开层层后要看到,始终是这个当局在实施制度暴力,不想解决问题的始终是他们。这才是所谓的高墙鸡蛋,所谓的站在谁的一边。

SyzygyOS boosted

三里屯的老书虫要停业了,“违章建筑”,嗐…偷溜去过一次,也没赶上什么活动,只是坐了一个下午,环境挺舒适,进店楼梯的贴纸中还有一条是Fahrenheit 451。老外不少,端来焦糖布丁的店员看到我在学日语还犹犹豫豫地开始搭话,很可爱的人。听说店里常常举办脱口秀读书会文化交流之类的活动,没能参与一次看看有些遗憾…… m.cmx.im/media/2pPzFDIlyN_bk-t m.cmx.im/media/BhD_08WDU0yt-6O

威权社会主义者惺惺作态反对君主立宪制是十分可笑了。

检索《论语言学中的马克思主义》时,还看到五十年代文史哲的《学习斯大林论语言学著作的意义》,作者还是华岗。

无论是辉格史观还是托利史观都很讨厌

打算将本账户当做分流的键政账号。
如有冒犯,那为造成的不便而感到歉意。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