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刚把《被偷走的人生》加到书架,首页好多人在转苟晶的帖子,也有好多人在留言里说出了身边人真实经历的顶替,心情复杂。
其实我们都知道,没有什么制度、也很难有什么事是实实在在的绝对公平,高考所谓的公平,只是通过个人努力对机会均等的一种期待利益。之所以爆发在山东,也许是因为太重视教育,也太想要通过接受高等教育维系下一代享有的稳定生活了——这种渴望滋生于资源分配极不平等的环境,滋生于精神财富远远落后物质资料的家庭,并足以战胜道德和规则。只要中产焦虑不消失,这种现象就断然不会消失,他们会认为好工作和好人脉源于好学历,那么高考与科举无甚差别,不过是仕途的敲门砖罢了。
抛开顶替,高考中仍然有太多不公平的细节。替考、录取通知书交易都有成熟的产业链,在某些地方,高一高二能够加分的优秀学生评选宛如宫斗剧,而一到高三,身边就会多出许多少数民族和二级运动员。我的同学里,有人通过走关系掏钱上了比分数更好一档的学校,班级特殊,都是类似情况的孩子。办事的人过两年才被下台,但大家的书已经读上了,毕业找工作都没受到影响。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