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本体是脑洞 @Pinellia@pawoo.net

对那些打着“房思琪姊妹篇”来宣传冬将军的官方非常失望。魔幻现实就魔幻现实,除了开头我真的看不出来哪里有关系。后面全部是生活与流浪,写得挺感人,但是宣传太扣分了。

十月要看完的第一本书是《档案:一部个人史》。我对消失真的没有安全感。

靖玄录不看龙剑线,仍然有种别扭感。可能是我太绝情了,接受不了鹿巾和老攀一牵扯到弟弟妹妹就仿佛换了个人。老攀还算有救的,弟弟叛逆就叛逆了,该打照样打,顶多拜托风月主人留玉佛爷一命(最后还是退了,这点就变得有点多余又讽刺)。鹿巾简直让我发出惨叫,因为算出情劫而囚禁如昔,致使兄妹反目、如昔出走,爱上楚山孤并酿成惨剧,他就没想过自己对小妹的掌控欲在整件事里占比有多大?如果早晚都有一劫,换做是我,宁愿早早说明一切让她自己选择。以爱为名的枷锁太可怕了,“汝之蜜糖,彼之砒霜”,都8019年了,我们能不能稍微克制一下说教与强权,多培养一点独立与自由?还有就是如果职业所需,要承担执法者之责,就应该公私分明,亲人犯禁,与旁人同罪,才算不徇私枉法。杀楚歌遗恨曲是一回事,爱小妹是另一回事;楚歌遗恨曲作为罪鳄九凶牙犯罪是一回事,作为楚山孤宠妻爱子是另一回事。一个两个这点事都拎不清,南域能维持成现在的秩序我觉得已经算是治理奇迹了。

老板留的主旋律作业简直有毒,我每次打开写不到五分钟肯定会歪楼跑去码脑洞。开了三次加起来一万多字的车,写了一直想写的相声,今天晚上打开突然想就着PTSD的梗写79哪吒和19哪吒crossover……风兄弟不愧是风兄弟,一下子就戳到我痛点了。“我梦见四十年前我杀了你还扒皮抽筋”才叫虐恋情深吧喂?

我到现在仍然很叛逆,这就有些尴尬了,但是本性好难改。就像我宁愿花一个礼拜的时间给我cp多产几篇粮,也不愿意花一个小时的时间给我boss交一篇发言稿。最近好几个朋友问我最近怎么更新这么频繁,其实没什么,就是因为看开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周更都用来应付研讨了,谁都知道没用,你写那点东西就像大家给cxk刷数据一样虚假可笑,但是数据方喜欢呀。我真正想表达的才不是他们想看的,但是会有人想看。搞自己爱搞的东西就是充电,充满了才能有劲头去搞我不那么爱搞的东西,更何况我搞起来不仅自己爽,还能顺道让同好一起爽,何乐而不为呢。要啥自行车啊。

不算混圈,就聊天的时候发现我写东西一向小众,但是好像很吸引中文系写手,然后又发现中文系写手大多都喜欢陈奕迅。以前狂热地喜欢周杰伦,张信哲可能还听一听,就不怎么听陈奕迅,出于好奇去听了几首,渐渐懂了为什么原来没发现他的神奇。我可能中学到大学这段时间里被保护得太好了,上大学之后专业课老师们每天都在传递“独立个体之间无论何时都应该保持平等”这种信息,于是恋爱里又自然而然地过于放肆,所以不太能懂那种经历过情伤、因为爱患得患失、卑微到尘土里是什么感觉。或许这是好事,我从来不觉得爱情/婚姻/家庭是一个人的全部,谈恋爱整个过程都很理智很克制,所有事情都可以放开来讨论,拿得起也放得下。但副作用也有啊,在这种问题上我可能永远无法与别人共情,连我最好的朋友和亲人也不行。

8019年了,我还是没法理解单纯掐借梗,以及除了复制粘贴式以外的魔幻反抄袭。
说“居然能过审”是文艺不自由的表现之前,能不能先考虑下小环境创作领域中的无形禁忌呢。

大风刚发现贴吧17年之前的帖子没了,接受消失好像渐渐成为生活中一样很丧又不得不做的事情了。
百度空间,i帖吧,淡出的人人好友,到期的纵横鹤舞系列,wb花式炸号,端点星和立人bbs(那可是据说不会消失的GitHub啊),各种梯子。
昨天在阿花wb底下就有人要举报了,跟着冒出来一堆要举报层主的,被阿花拦住了。很气,又知道不对,但是谁也不能阻止这趋势。趁着有些东西还没消失,先让它存留在记忆里吧。Sad。

十年爱情长跑修成正果真的不容易,B讲的校园爱情快要感动哭我了,每个人都在写自己的故事,请一定要幸福快乐,过甜甜蜜蜜的小日子呀^_^
说完了开心的事情再来说一点不那么开心的事情。婚礼很浪漫没错,有好多亲朋好友一起见证也很好,可是我真的特别特别反感婚礼现场用很私人的生活细节来开玩笑。家务承担,经济分工,育儿计划,这些明明都是因人而异的问题,非要为了给婚礼上增添乐趣而拎出来做玩笑话吗?就算此时此刻允诺了,不明确如何兑现、如何监工、违约责任,允诺和放p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大家的期待和他们实际生活中的细节大相径庭,为了所谓的场面给出一个违心的答案意义何在?也许因为关系特别好而特别在意,司仪连着旁敲侧击了好几次早生贵子不只生一个这种话,真的够了,得亏我们姑娘性格好还帮人推广,要是换我这小暴脾气下场就直接拉黑了😂

压力大的时候真的是会冲动购物,昨天一早收到steam的降价通知一个没绷住又买了个游戏,可!是!早上起来才觉得!狸猫吐槽得对!我哪儿有空玩啊!专八之柱没下大革命没下我还想玩黑旗这太不现实了啊啊啊啊啊啊(咬手绢

比想象中有趣,William好萌啊
在机场拖着箱子会说“it sounds like an engine”、吃鱼头会问我“Does Sichuan people eat spicy food to let the sun out”、谈到职业发展会认为“more choice more better”感觉并没有很大叔啊!心态好才是真的好哈哈哈哈

我:你的西服外套上有只鸽子,是不是说明你会咕咕?
大王(冷漠脸):说明这是报喜鸟谢谢。

下午第五个地方打卡,躲进旁边k记回血顺便刷刷wb。
我:哦,世界上又多了一个想杀罗素的漫威粉。
啃甜筒的大王:漫威粉为什么要杀龙宿?
不厚道地笑出了声hhhh

非常,极其,特别没有安全感。
看完了林小青案的辩护词,感觉要失眠了。想当年李庄案周围许多人都在关注,理性讨论,圈外听到李庄这个名字多少也觉得熟悉。而林小青案听不到什么声音,就很可怕了。最近几年关于刑诉的改动越来越大,讨论却越来越少,那可是保障人权的“小宪法”啊。新刑诉刚出来那阵批评的人批得很犀利,后来一改再改,讨论和批评逐渐销声匿迹。问了好几个人,都以为我说刑事缺席审判是闹着玩,然而它已经清清楚楚地写入刑诉了。我们无从知晓有多少权利是在沉默中消失的,涉黑正在成为新的口袋罪,律师制度屡遭挑战,明天会是什么样的明天呢?我也会记那个差一天满18周岁、证据不足却在严打中被判死立执的少年,“是眼睛特别漂亮的男孩子”,可惜个体在庞大的机器面前实在无能为力。

然后好暴躁,本来看到突然调休公告就很暴躁,想想要请的假,现在觉得交通运输部或成最大赢家,大量退改票的手续费很可观吧。本来昨晚睡不好就暴躁,中午屋里还一直有人blabla,请让我一个人静静,只有独处才能出活啊。

我恨审计(震声)哪天他们离场我要拿低音炮放鞭炮录音以示庆祝

雄性生物对机甲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我同学的爹,60后,喜欢铁臂阿童木,车里摆了一堆;上次和几个男性基友聊到这个话题,笑到不能自理。
基友A:这么说吧,在“和女神睡一晚”和“让我开十分钟高达”之间果断选择后者。
我:那“和女神在高达里睡十分钟”呢?
基友B:“你闪开挡住我操作了哼!”
……溜了溜了

开学第一课批评男性娘化引发争论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今天听了一些吐槽突然对这件事细思恐极,似乎不光是文科男生文质彬彬血性不足,而是整个教育阶段中男生正在逐渐被改造或者被淘汰。很想知道有没有大数据统计过应试教育中男生和女生的分数、在校表现等各个因素的综合对比,反正我们导师一届三年带15个学生只有一个男生,而这是很普通的现象。女孩子会考更高分,更善于表达,更适应校园环境,会有更好看的简历,并被宣扬成各种励志,但是这样真的很好吗?理想中就业市场的需求模型应该趋向平等,但这种情况导致不分性别的招聘中女生往往吊打男生,用人单位实际招录的女性多于男性,几年之后用人单位会认为有必要开设男性岗位,并且要求和分数都会明显低于女性,于是被吐槽性别歧视——这些都是很容易看到的事实,但更深层次的性别歧视是不是从早就开始了呢?我们认为男老师存在各种风险,而且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阶段女老师更有耐性,于是女老师越来越多,于是越来越多的女老师制定了越来越多适合女生的制度模式,男生要么收起天性越来越乖巧听话,要么被应试教育中的女生淘汰掉。校园暴力也正从显性暴力缓慢过度到各种隐性的软暴力,但软暴力是更难发现更难解决的问题啊。

我:撒豆成兵撒的是什么豆?黑豆红豆绿豆黄豆?
大王:这个问题有意义吗?不同种类豆子还能撒出来不同兵种?
我:为什么不行呢?
大王:啊,说到这个,霓虹的撒豆驱鬼你知道吧?撒完了要吃掉和自己年龄数一样的豆子。
我:然后呢?
大王:那你家龙剑得吃一锅吧?想想这个画面还是很美的2333
我………

X姐姐:女生学法律时间久了会有什么比较明显的特点?
我:秃头!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以及沉默之后的突然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