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olaos boosted

@coralvo
2020.02.04 (1)
我们要记住,武汉人的牺牲,是用生命在牺牲。
不管是微博、微信、华科校友群,发出的求救信息越来越多。我们只是知道武汉在封城,我们只是以为武汉人比我们的无聊更无聊一点,比我们的困难更困难一点,比我们的恐惧更恐惧一点。
我方才知道,地狱是什么样,现在对于成百上千的武汉家庭来说,就是什么样。
非湖北地区,无论轻重症,基本上做到了ICU待遇,院长和首席主任待遇,做到了0.16%。
武汉的死亡率是非湖北地区的几十倍。
五好模范大家庭,大伯感染,医院始终没有能力收治,在各个医疗点的皮球中逐渐丧失气力;最后哭闹着让社区发给了一个疑似隔离名额,父亲当晚陪着大伯去隔离,伯母哭着送别,怕是最后一面。第二天上午父亲就发现大伯停止了呼吸,连遗体都不能及时被拉走。而现在父亲开始重复大伯的症状,医院仍然没有能力收治。
志愿组里的统筹小姑娘,努力地干着,要与一线的医生男友并肩作战。隔几天小姑娘就哭诉撑不下去,男友进了重症监护室。再过了几天,小姑娘的头像变成了黑白色,失去了联系。

philolaos boosted

附近有个老汉从武汉偷跑回村,隐瞒旅行史到处串门搓麻将,发病了才交代出来,附近几个村人心惶惶。他的家人还在喊着他只是普通感冒,扬言要报警抓“造谣的”。
而本地政府为了“保护隐私”竟然发布了假的病患身份信息。最后有偷拍的卫生局内部文件传出来才确定就是这个人。现在他们开始查偷拍的壮士了。
那么问题来了,传染病面前有没有必要隐瞒病患的真实身份呢?

philolaos boosted
philolaos boosted
philolaos boosted

“今天得知一个内部会议精神,宣传口接下来的方向是把经济倒退问题归结到瘟疫上,瘟疫要引导到天灾上去,以维护社会稳定,防范群众反思潮,穷是老天爷不长眼,死是你倒霉,严格控制关于权贵子女在欧美资产问题的新闻。” ——来自豆瓣网友

philolaos boosted

(转存)@平光镜o_o:从上到下,每个环节,都有问题。谁也别想一个人把所有锅背了,你们甩吧,让大家看看清楚到底都有多少地方烂了。不过我还是要说,科学家有没有私心我不好说(or我觉得一定有私心),你看一下那八个医生的遭遇,真的觉得瞒报、不肯说人传人,主要是科学家想憋大文章造成的吗。我说一下我自己实验室的方向,并不是传染病或流行病,只是群体遗传学而已,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戳到了哪个敏感点,有些地区有些人群就是不让发不能发,发了也撤稿。
@吹二不寒杨柳风:还是那句话,把锅甩给cdc多么容易啊!不如反过来想想这么严重的情况,全国这么多疾控中心共享数据出的文章,中央对此毫不知情的概率有多大?

philolaos boosted

野生动物特别是那些不适合人类吃的已经努力长的不像食材了。家养宠物不出门只有你传染它们的份儿。贪欲无限又自私自利的人类才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祸害,望周知。

philolaos boosted
philolaos boosted


太苦了,百姓真的太苦了……
官员渎职,百姓买单……

“其实我都不愿意想太多,刚才路过市场一个卖菜的老年人,偷偷给旁边一个人说,根本买不到口罩路边捡了一个来戴。。。我真是又恐惧又悲伤”

“一般小卖铺小超市里囤的年货,现在几乎都卖不出去,再往后年都结束了,也很少会有人再买了。即使是最严重的时期,也会有人不戴口罩在外面卖东西,不是意识不到也不是不怕死,真的只是需要钱过日子而已,过了那个黄金时期,就算后面再努力,也挣不了什么钱了。[感冒]底层人没钱的恐惧远远大于肺炎”

“前天出门还看到小区门口有位中年妇女摆了一摞礼盒装的水果年货,装起来得有有一面包车的量,不知道家里还有没有。可是现在能有多少走亲戚的,卖不出就只能亏本了 听我妈说酒店摆不了酒席,都变菜场卖菜了”

“我家也是开小卖部的,真的,一年就是靠春节的这个月卖年货卖烟卖酒,春节一个月的利润真的比其他11个月份加起来的还多,现在真的是,感觉很艰难。”

philolaos boosted

《在人间》发的一个武汉姑娘的口述记录,早上直接把我看哭了。结果刚刚一看,文章被屏蔽了,呵……
你妈妈死了,你都不能开口说话。

文章太长,节选四段。
姑娘的妈妈肺部有结节,本来不严重,家人关心,于是1月15号做了手术(手术本来应该1个小时结果做了5个多小时,评论怀疑有医疗意外)。当时武汉疫情百姓完全不知道,否则她家人根本不会让妈妈做这个手术。结果术后母亲身体虚弱,直接感染了病毒。
大年初一,她的妈妈走了。走之前在隔离病房,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父亲也因为感染隔离住院,姑娘和哥哥其实也感染了,都在家自我隔离中。
一个普通的家庭就这么被毁了。

这家人都有车有房,儿女双全,几千块的药说买就买……不敢想底层百姓又会如何?

死亡的数字每一个都是活生生的人啊z pawoo.net/media/AWXe0GFDkl1GNA pawoo.net/media/ZowOPq7OGmN1Cr pawoo.net/media/3lrMwAx4GPFRHc pawoo.net/media/u_gLNyp3VbHpo7

philolaos boosted
philolaos boosted
philolaos boosted
philolaos boosted

懒政的SB能干出什么事:禁吃野生动物,那就把野生动物都搞死就好了。

philolaos boosted

“这所谓造谣的8个人分属于三个群: 武汉大学临床医学04级群 ,武汉协和医院红会神经内科群, 肿瘤中心群谣言里有公开的诊断书。唯一可以抠字眼抓人的是当时华大只有SARS的检测盒 上报CDC时候也是按照高度怀疑sars上报的,可笑的是这八位现在还战斗在最前线抢救病人”

philolaos boosted

和前几天看到的一个消息说的类似,此次的病毒症状表现极不明显,等到高烧时已经是很严重的阶段了。那个消息也提到说此次病毒会导致奇怪的浑身不适,所以除了防护以外还要特别注意身体状况...
#武汉肺炎

philolaos boosted

澳大利亚山火时骂人家政府憨批不作为,大吹本国效率高,现在呢?效率高吗?官面话号称物资储备充足,转脸就看到一线医护人员缺这缺那,一次性防护服穿了五遍没有替换,还向社会求助。

philolaos boosted

从小到大,因为环境,我一直能同时了解到这个社会的权贵阶层和最底层真实民众的生活都是什么样,包括两边的想法。
所以现在看着那些孜孜不倦给ZF洗地说要相信ZF回头还喷别人恨国党别有居心的人,当真无言以对。
气都气不起来。规训出来的好奴才。

没有钳制的时候,权力是不会主动低头往下看一眼的,直到彻底翻船为止。权力本身就是这样。

太久没上pawoo了,想着这里或许能真正成为我的树洞。

philolaos boosted

想到一个事。粉红史观里的六四,是被境外势力鼓动,然后暴民害死了解放军,夶们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实在被逼无奈才镇压。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既然朝廷如此正义,为什么还要藏藏掖掖不让人知道?答曰:因为新世纪青年如果知道了这段历史,会指责其父辈太不爱国,产生代际相抵触的情绪。由于当时的学生一代现在是社会的中流砥柱,所以国家为了保护他们的名誉,才封锁信息。这一孝感天地的理论,是我在牛津大学吃正餐,听大陆来读本科的学生讲的。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