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一個有很重要的朋友離開了我,這幾年偶爾的時刻我想起她,就像遲暮的飛鳥越過羣山,明瞭再無歸期。

疫情過後,公司搬了新址,很巧,離她居住的小屋,不過短短600米。於是每天日暮或月升,我總是提着包走到那個熟悉的十字路口,再走進地鐵口匯入人流。

很多時候我習慣在等待地鐵的短暫時間裏,掏出手機點上一杯奶咖,或一份晚餐。於是就這樣,她的地址,一日又一日的,反覆出現在我的手機界面與眼底。或許,手機擁有比我更直白長久的記憶,誠然,我亦不想手動刪除這份過去。

站在等待紅綠燈的路口,遐思總在路燈下帶來點點遲疑。可能某一日她會踩着斑馬線向我走來,可能某一撇回眸我發現她便站在我的身側。我們與她們曾經在人海中擦肩,而後駐足,現在卻再無聯繫,了无声息。

起点男频排行榜前列的书籍,剧情人设解构与章节评论,都是可以作为当代国男思维现状分析的存在。

第一次見LENÔTRE大陸區代理人是在20年12月末,那時受邀爲品牌大陸首店寫廣告稿。印象中其是一位略有些瘦削且十分從容的先生。因爲稿件,拍攝完畢後大家還坐下來喝了一杯,聊了聊對未來、對市場的看法,記得彼時那位先生非常自信地說,未來三年內計劃在上海鋪展開十家門店,江浙滬及武漢、深圳等新興人氣城市也會陸續上線。轉眼間一年半過去了,疫情沒有如人們預想中結束,反而愈演愈烈,終於某日夜晚,我在最近幾月,一連串宣佈閉店退出上海(乃至中國)市場的熟面孔LIST中,看到了LENÔTRE的名字。

一個不成熟的觀察:

簡中社會裡長大的孩子,似乎都十分信豐一個“真理”——面對強權,聽話,聽話就會沒事。如果輪到自己?(笑)聽話的“我”怎麼可能那麼倒霉呢?

of course,面對“同類”時,他們往往又比最好的犬類都會看碟下菜了。

也許應該感謝,從家到國,從學校到公司到宣傳口,都是爹。

#簡中微博這個tag中的發言實在看得令人好氣又好笑。

發現很多人腦子實在是好不好使,你和他說:“旅遊度假選擇5000元/宿的星級酒店≠對方是富裕階層,因爲普通人也會想要在特殊節假日享受一把儀式感。”

他回你,“要求月薪三千的人,共情這種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不差的人,真的很沒道理。他自己住酒店享福也沒邀請別人一起啊,不至於仇富,只是真的不理解不同情。”

OMG,如果你的經濟狀況真得到了月入3000的地步,那就代表你承擔社會不可抗拒風險的能力,比小康/中產 階級更低。這種情況下,可能你一家人旅遊度假,的確可能只會選擇1000元/晚,甚至更低的酒店。可7000的損失對於「你」來說就很少嗎?

要知道,月收入越少,則代表存款越少,可能人家月薪兩萬的人可以無收入撐過半年,你連一個月都撐不過去……

更別提,政府下令硬性封城,那麼還要求被滯留的遊客自負住宿費/伙食費就不合理,不論是200亦或20000都不合理,連2塊都不應該出好麼。😅😅🙄

疫情對國內經濟影響是非常大的,至今仍認爲現有防疫政策十分英明的人,有的是還未來得及失去什麼,有的是還不必自己承擔什麼。

因爲學業gap半年的緣故,最近又決定找個班來上上,打開招聘APP便能直觀感知到“停擺”兩個多月對上海經濟的打擊。

去年差不多同樣的時候,一天能接到數十個溝通邀約,一週能排滿五六場面試,公司們開薪水也很從容。今年不一樣了,明顯能感知到對方的審慎與遲疑,薪資範濤也平均降低了20%。

和家人說如果八月還找不到滿意的崗位就回北京,可是更多的人他們無處可去。前些年業務上接觸到了許多開餐飲與時尚店鋪的朋友,數學來朋友們的嘆息已經可以累成一本薄薄的手冊,還有更多的淚水在看不到的地方。哪怕是經濟上還未遇到困難的友人,心理上也總是焦慮的,大家腦海裏都崩着一根弦,氣喘吁吁地想向前跑,可又不知該跑到哪裏去,大多數人都是無路可逃,更無路可退。

夏日漫漫,闲人一个,兼着透着口罩呼吸更添郁郁,于是愈发不乐意向外走,只终日裹着一团丝绒被,闷在空调房中读史。巍巍华夏,总多传奇,自《史记》,至《汉书》,再至《资治通鉴》,正史读罢,逢上有趣之事有趣之人,更搜罗来野史来观览凑趣。于是这般青史一页页辗转翻过,拗口字眼令人头痛之余,倒像是恍恍然听了一曲又一曲的戏,史官寥寥几笔,琦念遐思间便被扩充为一个个血肉丰满的故事,待得落笔,键盘敲击声里,唱念坐打,无一不精,悲欢离合,无一不美,当不得真,却是可爱之极。

什么狗屁“挑起男女对立”?男女有不对立的时候吗?就搞不懂了。

因為這次上海疫情“失控”的原因,很多人嘲諷上海政府的精準防控。但與我而言,從20年至今,我是很感謝TA們的。年初曾和朋友討論過疫情國內外差距,當時對國內的防疫政策並不以為然,如今才驚覺這只是上海的功勞。看了許多對自己所在城市出行公交地鐵都必須48小時核酸碼沾沾自喜的發言,只餘一聲歎息。

作為生活在上海的人,可以一再感覺到的就是,從三月到現在,上海政府都並不想讓這座城市停擺,但因為北京——或者說習的“願望”,這座城市只能這樣。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和許多朋友聊天,“陰謀論”觀點也是五花八門,不去說正確與否,「這是一場北京對上海發動的戰爭」,這就是我的真實感受。

因为家里亲戚被入户消杀后,受到大量财产损失,我给TL上的魔都难友提个醒。 

因为家里亲戚被入户消杀后,受到大量财产损失,我给TL上的魔都难友提个醒。

1.消杀的时候,所有手可以摸到的地方都会喷上消毒水,所以请将贵重物品至少放在两米五以上的高度。

2.电视、电脑等电子设备务必包上防水袋子装箱,然后箱外再套上一层塑料袋。
否则,你将会和我舅舅一样,电视机和电脑严重进水,全都无法使用。

3.床上用品请换成准备丢掉的旧床单和枕头,床垫想办法包上防水膜。
否则,就只能看到心爱的床单全部腐蚀变色,枕头变形,还只能睡在湿哒哒的床上。

4.如果家里是红木家具和地板,请务必全部包上保鲜膜。
否则,你会发现原来红木也是会变色的,还变得贼难看。

5.如果家里有钢琴……直接请咨询一下有没有什么保险可以买吧!

6.如果家里有供奉的习惯,请给神像包严实,真的会!裂!开!

7.衣橱里的贵重衣服,尽量套上防尘袋之后,再包上一层保鲜膜之类的东西。

8.冰箱里应该没有啥食物了吧?有的话,请带到方舱或者隔离点,因为被消杀后,真的不能吃了。
同理,还有米缸里的粮食。
还有就是,未开封的大米不是完全密封,也会被消毒水浸润。

9.家里如果有卫生巾卫生纸没用完,请注意多套几个袋子保护。

10.家里书橱的话,能锁门就锁上,并且把缝隙都想办法封堵上,否则你会发现书糊了。

11.贵价的鞋子放到鞋盒里,然后高高放到出柜顶上,不要放在门口的鞋柜里。
否则回家后,你会发现,鞋子起皮了。

12.家里的植物,能放阳台或者天井就不要放在室内。
请做好植物全部牺牲的心理准备。
宠物同理。

暂时就这些,希望早日解封。

这样好的天气里
却有这样坏的心情
愿望太远,沉默太沉
千万个人站在阳光下呼唤雨过天晴
但有谁能聆听呢?这苦涩的回音
黑夜过后,仍封冻了心

因為衰老所帶來的某種腦補疾病,奶奶需要使用某款800元/粒的藥物。非常昂貴的價格,並且只在北京售賣。拿到藥物捏著藥盒旋轉,有一種將生命把玩在掌心的迷茫與恐懼。或許我們都將走到某處地方,在終點重逢,但這一路,因金錢所帶來的傾斜,終究令“死亡是世間最大的公平”這句話要被打上一個大大的“❓”吧。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公民记者、律师张展,她于2020 年2月前往武汉.针对新冠疫情进行实地报道,并将拍摄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平台,而后在2020年5月,她被警方逮捕,并被带到她的居住地上海关押。随后,2020年12月,她被以“寻蝆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张展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这个国家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勇敢下去,应该坚持下去,自由从来不是免费的,我希望这个国家改变。”

“国保说我攻击这个制度,我觉得我不可能停止,因为这个国家的罪恶从来没有停止过。当我越来越看到人们生活在谎言和灾难里的时候,如果为自己的生存发声也是犯罪的话,那我就没有办法停止。”

她在被审判时坚不认罪,并质问审判长:“你不觉得你把我推上被告席,你的良心会告诉你这是错误的吗?” 她对审判长直言:“这是审判你的法庭,不是审判我的法庭。”

今天是#世界新闻自由日#,31年前的今天,《温得和克宣言》提出“走向民主、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世界潮流是对实现人类愿望的极大贡献。” 而2021年,中国仍然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

关于张展被审判的详细报道:p.dw.com/p/3nLfC

#赛博朋克一地鸡毛
微博用户“您的墙头” 总结——

一生中转发过最多的三条微博是:

该帐号因被投诉违反《微博社区公约》的相关规定,现已无法查看。

抱歉,由于作者设置,你暂时没有这条微博的查看权限哦。

抱歉,此微博已被作者删除。

禁足期間不比尋常,甜點小蛋糕只能能買到什麼就吃什麼,幾日下來不禁感嘆“中國人吃甜食,'不太甜'三字就是最大的讚美”此句當真沒錯。

很好的愛與很多的美
都是被賦予的
恰如這個已經結束的春天
從鐵欄杆與方框窗內向外望去
依舊是那麼美好的藍天

最后觉得做项目就像农耕,只有稳定的团队对”同一块土地“进行长期的经营和理解,才能更好地了解“这块土地”,配合其所处的气候、水文、物候因素,从而达到丰收的最优解。而流动性过大的人事,则会导致“细节”疏忽的产生,让颗粒无收的窘境大大增加 ​​​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