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觉得做项目就像农耕,只有稳定的团队对”同一块土地“进行长期的经营和理解,才能更好地了解“这块土地”,配合其所处的气候、水文、物候因素,从而达到丰收的最优解。而流动性过大的人事,则会导致“细节”疏忽的产生,让颗粒无收的窘境大大增加 ​​​

NoahCiel boosted

你能从日常交流中识别出那些被生活榨干了所有灵气和精力的人。
他们变得枯槁且无趣,试图用单调乏味的词汇倾诉自身所遭受的苦难,最后写出来的却像是没头没脑不痛不痒的青春期牢骚。
他们的词汇逐渐变得支离破碎,停留在刚毕业的水平,或倒退回高中阶段,交流逐渐变得很困难。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得缺乏耐心,看不完一本很厚的书、写不完一个很长的故事、画不完一张完成度很高的画,生活里充斥着碎片化的文字信息、残缺不全的故事和随手涂出来的简单画稿。
可怕的事情在于每个人都可能会变成这样,现代社会和工作想摧残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讲道理也不选对象,大家都是巨大机器中一枚漫无目的但永远不得停歇的小齿轮。今天你被卷进去,明天我被卷进去,像被丢进工厂里抛光打磨上整整七七四十九天,最后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是一个样——呆板、乏味、无趣、缺乏耐心。
每天都有很多人被卷进去,每天都有很多人在上演齿轮大逃亡。

好男人是神仙,从来只多闻传说,却不见其人

萧伯纳曾说过:“真正的闲暇并不是说什么也不做,而是能够自由地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可我最感兴趣的事情之一,就是赖床…… ​​​

和一个开影视工作室的朋友说起影视圈创意问题,朋友说你们现在编剧也有问题,不拿到钱就不开始创作,不会像欧美日韩那样为了爱去创作,这也是投资方总是从国外或者现有小说ip改剧本的原因。

我回她根本不是不一回事,想一个好的原创ip得花多少时间?中国影视圈分成又是这么个状态?我可以接受纯“为爱发电”(譬如每次写同人我就很快乐),但我无法接受我写出来的东西,我没赚到钱钱都给别人赚了,我有受虐倾向?还是准备出家做唐僧普度众生?

大概从20年初第三次炸号后,心态就开始变得特别淡定。现在就宛如坐在玻璃房里,对着落地窗外的老虎、北极熊切五分熟牛排

NoahCiel boosted

是国男亲自把国男变成贬义词的,又怪我们。

这未来和你们曾允诺给我们的不一样

状态经常在“啊真为自己着迷”和“为什么我这么菜啊呜呜”之间横跳。前者多处于构思动笔阶段,后者则多发写文至中后段(所以说到底还是自己文笔太菜草 ​​​

上周入手的PETIT GUIRAUD喝完后准备去French Bistro提新的。临出门才想起开瓶器上周也断瓶塞里了……orz

生活记录:

在简中某站遇到一个滔滔不绝为男人不愿意放弃耐克阿迪≠男人没骨气≠男人不爱国的国男。

论点之一是如AJ等鞋是身份的象征,而现在的社会尤其女生拜金,男人需要这些象征。论据则为某次新闻报道中,某男子穿特步相亲被女生侮辱为屌丝,“如果他穿的是AJ就不会被骂。”

当时就觉得好笑极了也迷惑极了,随口回复了一句AJ官网平均3000+,如果这在你的认识里就可以是身份的象征,那么你的事业需要努力。

随后被嘲“丢人现眼”,因为AJ均价居然还要搜官网,而后再被科普AJ秒空限量款10000起步。

后来反思自己为什么会觉得AJ非常普通,概因早在初中起班上的男同学,不少人鞋子都是AJ,所以AJ于我而言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成长细节所塑造的身份特征,大概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因而我们要永远保持谦卑,永远不要认为达到某一程度金钱就可以买到尊严。

NoahCiel boosted

关于中国、亚裔女性以及女性整体的安全,“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些天发生了很多直接威胁咱们所有华人亚裔女性人身安全的丑事、恶事。我想在这里分享一下我个人最大的感悟之一,那就是:对待男人,尤其是咱们的同胞兄弟们(不是种族歧视,而是中国文化实在太重度厌女了,而且这几年随着最高领导人是个屌子上位而整个大环境变得越来越恶臭),千万要记住“知人知面不知心”,记住对你一个人好、私下里显得很尊重女性,甚至可以和你进行灵魂对话掏心掏肺的男性好友,你也不知道他转过身会怎样对另外一些女性,不是对咱一个人好就等于他也把女人当人看了。

这条推特thread里就是很多女性在分享这种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经历:twitter.com/sarahradz_/status/

可以好好看看这些回复,我也是被震醒了。Po主讲的是她有天晚上喝了酒不敢一个人回家,就喊了一个男性朋友陪她走路回家。不仅人送到了,全程这个男人都非常礼貌、很nice,a perfect gentleman, 还和她进行了掏心窝子的灵魂深谈。但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人、同一个人,杀害了一位性工作者。

我很受震动是因为我也有很多关系不错的男性好友,也是这种,一对一相处时感觉很友善也很尊重人、让我觉得很安全的人。但是他们在一群男人在一起尤其是一群中国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表现出无一例外的厌女气质,与在场男对女比例成正比。平常尤其是有其他男性起头的时候,会开各种常见的厌女玩笑。以前我是觉得信任他们起码不会伤害我,但是看了这个帖子、经历最近这些事我感觉,真的不可以这样信任他们。知人知面不知心。一个只在私下里对你一个人好、尊重你一个人的男人,并不代表就真的把女人也当人看了,真的不是这回事。

所以咱们要格外提防身边的男性,我觉得默认他们会有可能伺机伤害我们和其他女性是不过分的。约炮的时候、聊骚谈恋爱的时候都要注意,如果不是知根知底,如果没有掌握也可以要挟到对方本人的信息的话,尽量不泄露任何个人信息。聊骚约炮不用真名,不透露真实年龄、身份(尤其是移民status)和工作等等,绝对不发露脸的照片视频给对方(我建议彻底不要发任何自己的照片给所有男人),先接触一下再说。分享任何信息之前先问问自己,这些是否可能被用来如何地伤害我。

这绝对不是规训受害者或者女性有罪论,我们有个狗屁的过错,所有的过错都是这些越来越下三滥越来越反人类的男人们的(尤其是国男,我真的,你要想反驳你不是不是你的话麻烦兄弟你先帮我们call out谴责一下的确是这样的国男们,因为看看比例……他们占总体中国男性太多太多了而且好像越来越多)。但我需要姐妹们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我需要我们活下去,活下去才能继续抗争。这些话的核心就是,不是我们要胆小多疑,而是目前为止男人们并不配获得我们的信任。

现在这个时代cyber crime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立法和安全措施更新匹配的速度,所以在分享任何真实信息之前都要万分小心,stay safe and stay alert.

深夜和朋友聊天吐槽,近几年自己的“厌男”情绪持续增长,比起总是频道刷到的男性恶性犯罪事件,更多的来源于那些要求女性“不要敏感”的男男女女。真正动手犯罪的人群其实永远占少数,但无法共情,甚至认为你有病,要求你反思、闭嘴的“大多数”,会另原本可以很快、很好解决的问题无限期拖延下去。这样延伸而出的未来是灰暗的,让人提不起兴趣去期待去爱

至于“你太敏感”、“被害妄想症”这个指责。本身已经足够可笑。若“太敏感”已经成为某个群体的表征,那么这件令TA们“敏感”的事情就必须得到解决。指责,只能彰显指责者认为这些冒犯其实微不足道,不值得悔改,“你”也无关紧要

强奸致死谴责女性为什么不洁身自好要半夜出门;

害怕被强奸致死跳车导致意外身亡被指责为什么这么被害妄想症。

瞧把你们能的。

子宫自由;
家庭主妇自由;
代孕自由;
卖yin自由;
随父姓自由;
磕头下跪自由;
…… ……
2021还有9个月,
很想知道微博上还能随时随地发现多少种“自由”……

忽然发现最近热播的宅斗剧《锦心似玉》原来就是《庶女攻略》ip。前阵子刚因为这本书和朋友吐槽了一波

最近忙里摸鱼翻言情小说看,越来越怀念中学时代的言情作品。其实那时候那些作品也未必多好,有的还霸道总裁爱上我、兄妹姐弟扯不清、nb白月光红玫瑰狗血的很,但总有一股子飞扬我爽就好不受礼教束缚的劲儿在。

现在倒好了,女频排行榜前些名逻辑是有的,但个个不像是现代人写穿越古言,更像是大清朝小姐穿过来写自传……好一点的双洁甜宠勉强能看,不好的直接能拿去当贞节牌坊候选……

别问,问就是个人创造抵不过历史进程,你要女主出格就是玛丽苏OOC。唉草!

关灯钻进被窝,猫猫在枕头边打呼噜

怎么说呢,不漂亮的姑娘在等国爹味男眼里,连被pua的资格都没有。同一时间,某些女性却仅因部分同性拒绝和丑男生孩子,就指责对方纳粹……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实在是过于喜感了。 ​​​

提一盏兔子或莲花灯和家人一起逛灯会的时光已经离我很遥远了

嗯又是熟悉的配方,理中客男与平权仙子指责极端女拳拒绝讨论“代孕能否合法”这个问题,是将公共讨论私人化,堵死了讨论的途径。

举个比较简单的例子,一个连环杀人犯,你说要讨论他反社会性格的成因,OK。你说等挖掘出背后成因后,要在后人身上避免悲剧再次发声,OK——但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便是「这个连环杀人犯必须得死」—— 你的讨论与补救必须放在杀人犯死刑执行之后。

而现在这帮要求讨论“代孕能否合法化”的理中客、仙子的故意混淆的逻辑是什么呢?——相当于在判刑之前,对受害人家属说,“我们先看看连环杀人犯是不是有什么“苦衷”,等听完“苦衷”再讨论他到底要不要判死刑。”

听个屁,吃shi去吧你们。 pawoo.net/media/PPhJHbzdbABgh0 pawoo.net/media/rn7t1hPRUqCGp0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