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zuhashi Z @MizuhashiZ@pawoo.net

Pinned Toot

写一个更新好了,目前主要在 Telegram 和 Twitter 活动,也可以在 G+找到我 :pixiv:

Mizuhashi Z boosted

一条补充——
@不是高压锅是蒂亚戈: 药品监管码原来归二十一世纪中信运营,公司后来被阿里收购变成了现在的阿里健康,而这也是阿里看中这家公司的主要原因,在药品监管码被收回之前这是阿里健康的主要经济来源。药品监管码不是下线,而是被收归国有,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阿里健康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Mizuhashi Z boosted

说到药品电子监管码和这次的问题疫苗批号查询,看见一群人在夸阿里,我是真不明白,各位都真的不知道阿里健康和电子监管码的那些破事? 疫苗的电子监管码说没就没,反复横跳水平赛过川皇,你以为你一句没钱维持下去就能打发了?我们厂也缺钱,那我们厂干脆跟FDA和EDQM申请不要强制搞QC实验室数据系统联网审计追踪,暂缓数据完整性功能体系建立吼不吼啊? 反正我看这届美国政府也不是很支持FDA的样子
还有百度也上线类似功能结果我居然也看见还有人夸百度的...简直佛了,魏则西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你呐
医疗体系的问题,现在需要的明显不是一查到底,是一查到顶才是

Mizuhashi Z boosted

转@恶魔奶爸sam
性侵源源不断不可遏制的另一个重大原因,男权威慑荡妇羞辱。

一个国家的文化里,女性的羞耻心态越重,荡妇羞辱越严重,男性性侵的局面就越猖獗,因为肆无忌惮,哪怕坐牢了,道德和舆论损害压力都是受害者承担的多。
一个国家的文化里,社会和职场上,男权情况越严重,女性玻璃天花板越后,两性权势的悬殊越大,性丑闻的概率就越大,因为权色交易,不得不如此。

这种男权和荡妇羞辱的耻文化,中外皆有,程度不同而已。
在美国,me too揭露的是冰山一角。
而国内的冰山体积,可能十倍百倍不止,并且隐藏在水面下的部分,更为巨大。

Mizuhashi Z boosted

微博上现在乱糟糟的。可谓大开一番眼界。
移民的广告号,开始做起了去异国注射疫苗的宣传。
各地的官方号,纷纷出具了本地对于疫苗的处理情况。
也有人开了微博问答,就疫苗一事做起来买卖。
某保险公司开始提醒大家自己的保险条款里有没有关于疫苗引起的问题免责的条款。
香港又被不知多少人放上了行程名单。或庆幸定居深圳,港澳通行。
支付宝等各大APP分别推出根据批号快速查询疫苗情况。
和疫苗完全没有关系的商家在关键词里插入疫苗两字做广告。
2016年香港“限苗令”又翻新上了微博。
日本援助中国疫苗这条微博,有人反应转发遭到了删除。
吹电影《我不是药神者》者,有之。
科普外国疫苗管制者,有之。
就日本援助疫苗骂人公知浑水摸鱼意图颠覆造谣者,有之。
国有私有争论不休者,有之。
“西安女子被狗咬28天后死亡,丈夫疑问为何打狂犬疫苗没用”,旧事新议者,有之。
进口疫苗也信不得者,有之。
苦笑对狗开始客气了,有之。
缅怀科普汤飞凡先生者,有之(先生默默多年如今竟多了些许香火,不知泉下如何)。
辩说国产疫苗是故意被人抹黑,为引进国外疫苗做市场者,有之
境外势力阴谋论者,有之。
其余不一一而道来。
这就是2018

我没有说G+药丸,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但你们一定要问我DOES_LUKE_GET_FIRED_TODAY,我可以回答一句「无可奉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