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Quibbler @Messenger10@pawoo.net

The Quibbler boosted

被学生举报的中国大学教授后来怎么了

近几年,中国数十位大学教师因为在课堂发表所谓不当言论被学生举报,而被停职、调岗甚至开除。厦门大学尤盛东教授的经历,提供了中共在大专院校推行洗脑教育的一手资料。

Jeenah Mo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曾在厦门大学任教的尤盛东因为批评中共领导的宣传口号与官方贸易政策等言论,而遭学生举报,随后被开除。

The Quibbler boosted

刚跟lj说微博这套宣传术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国家”仿佛是一个小鲜肉,“要相信祖国欧巴!黑子都是眼红他见不得他好!”

………………

然后我就看到这条热搜…这也太魔幻了吧…

粉圈文化还能这么用的大概就只有这片神奇的土地了吧… pawoo.net/media/vx2PJV2PS-Xuq3

The Quibbler boosted

散步的时候在回味鲍曼《寻找目标和命名的症状》。他将全球化之后的移民(migration)问题与“出/入境”(immigration/emigration)区别开来,这点很有意思。他问道,什么时候出入境问题变成了移民问题?这里面潜藏是区别是“是否融入”。在信息和物流高度发达的全球化环境下,搬去另一个国家/文化环境可能仅仅意味着“离岸”(offshore),选择搬离原生社区/文化的人们,并没有融入移居地文化的动力和急迫感,他们在另一个地方重建的生活只是原文化中的一个拷贝,依靠互联网,他们可以以极低的成本永远“生活在别处”。在过去,这个问题可以靠时间的代际更替得到解决,新的社区和身份得以建立。但如今全球层面联系得更紧,在地融合反而变得愈发困难。比起移民,这或许更类似于一种反向殖民,从这个角度完全可以理解现在当下欧洲的焦虑。

The Quibbler boosted

【民調:逾7成台灣民眾認為一國兩制在香港是失敗的】
全文“:bit.ly/2YPuCXt
由台灣獨派大老辜寬敏成立的“台灣制憲基金會”星期三公佈民調指出,自6月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有高達75.8%的台灣民眾認為,中國1997年起在香港實施的一國兩制是失敗的;不支持以一國兩制讓台灣與中國走向統一的民眾比例高達74.4%,這比今年5月所做的民調增加4.9%。還有過半數的台灣民眾擔心台灣被中國統一。

@malu 福建没有动静。虚张声势罢了。

「林勤富分析,信用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政府可以任意诠释,影响范围也很主观,“政府有很大的裁量权决定什么是跟失信有关的法律、规则,很简单地就可以变动对信用的判断。只要违反了任何一项法律,被相关的单位归纳为是失信的行为,马上就可能受到联合惩戒。”当政府以模糊的信用当成控制工具时,林勤富认为,这比一般模糊的法律造成的管制寒蝉效应还要更严重。」 pawoo.net/media/E42Yj_wGwGVpKU pawoo.net/media/aLcojtgUaBhY2z

(转微博)看看一年内关于征信的新闻吧:网络谣言、闯红灯、地铁内的不文明行为、垃圾分类、停车费、跳槽...种种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生活日常,一项项被纳进了个人信用记录的考量范围。我们不得不提出疑问,这项大多数人在起初鼓掌欢迎的、以为能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道德的系统,是否已被滥用?是否已经超出了它所应当存在的合理边界?它的正面作用能否抵消它的负面能量,能否使我们免于恐惧?

Mike Pence去年底发表演说时预言:「2020年中国将试图建立起一个欧威尔式体系(Orwellian system),全面控制一般人的生活,亦即“社会信用分数”(social credit score)。」 pawoo.net/media/v4imZLp5l2N6Qy pawoo.net/media/5SBDi2D-z6n8L- pawoo.net/media/aCZ3jfisjmoVxs pawoo.net/media/ivVGIZjGGcp9cS

The Quibbler boosted

探讨香港抗议策略:走向激进的风险

戴雅门是斯坦福大学研究民主转型的著名学者,多年追踪香港的发展变化。采访中,他对于运动的激进化与无领袖状态表达了担忧,在他看来,北京仍是有能力镇压的政权。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周一,香港中环弥漫着催泪瓦斯。

The Quibbler boosted

言论自由的定义什么时候变成了“肆意用语言伤害弱者的自由”呢?

The Quibbler boosted

曾经的年轻人,总是以“反抗现有的陈规”、“对抗权威”的形象出现。

而现在的年轻人,却时常迫不及待地臣服于权力和既定的规则,以至于在没有被权力和规则统治的时候,甚至会感觉到不安。

The Quibbler boosted

端这段时间关于hk的新闻立场偏向太重了,感觉还是多维的观点中性一些。

The Quibbler boosted

高房价、低收入、“棺材房”:香港抗议的经济根源

香港人的工作时间全球最长,负担着全球最高的房租,有近五分之一人口生活在贫困中。推动这场抗议活动的除了对北京的不满,还有香港人对自身经济命运的深刻焦虑。

By Jin Wu/The New York Times; Photograph by Tyrone Siu/Reuters

The Quibbler boosted

晚報:中國國務院前總理李鵬逝世,曾參與下令武力鎮壓「八九民運」

據中國 新華社 及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於晚上七時報道,中國國務院前總理李鵬昨日(22日)深夜逝世,終年90歲。李鵬因被指有份下令武力鎮壓「八九民運」,最終釀成「六四事件」慘劇,多年來備受爭議。

The Quibbler boosted

中国暗示香港驻军可协助维持治安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在被问及军方将如何处理“港独”势力抬头时回应称,《驻军法》第三章第十四条有“明确规定”。

在香港这个亚洲金融中心的抗议活动进入第三个月之际,中国国防部暗示,法律允许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在香港政府提出请求的情况下,协助香港“维持社会治安”。

上周日,香港抗议者首次将矛头对准中国中央政府主要驻港机构之一,试图以此升级香港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中国谴责此举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香港的抗议活动最初是为了反对一部允许将犯罪嫌疑人送往中国内地受审的引渡法案,但很快就演变为针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以及香港警方。

当中国国防部被问及将如何处理“港独”势力抬头时,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法》第三章第十四条有“明确规定”。

此处所涉及的条款称,香港政府“在必要时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香港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

吴谦表示,中国国防部一直“密切关注”香港形势,特别是7月21日的事件,当日抗议者“冲击”了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

他补充称:“部分激进示威者的行为挑战中央政府权威,触碰‘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译者/何黎

The Quibbler boosted

【反對向光復元朗批不反對通知書 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後果警方負責】

元朗十八鄉主席程振明今日(7月24日)去信元朗警區,反對向周六的元朗遊行發出不反對通知書。

程振明於信中提到,網上已廣泛流傳於遊行當晚,向日前有白衣人聚集的南邊圍村發動攻擊,加上每次集會後都發生嚴重衝擊。

信中又提到,如警方仍然批出不反對通知書,一切嚴重後果將全部由警方負責。

全文︰passiontimes.hk/article/07-24-

The Quibbler boosted

「一位香港原住民致香港學生的公開信」節選有參考價值的部分(2)

甚麼是選舉?
選舉是鬥有錢,鬥說謊話,鬥吹牛,鬥廣告。
你無錢嗎?可以,找個贊助人吧。
但你欠他人情,怎樣回報他呢?
你明白啦。你已經出賣了自己,身不由己了,你還可以為人民服務嗎?
⋯⋯⋯

和平示威是民主,但小心有壞居心份子浸入你們中間,利用了你們,害了你們,還以為自己是英雄,為正義而犧牲。
真民主是不會損害他人的權益而達到自己的理想。
真民主是要小數服從多數,而不是強加於人。
真民主並不是全對,也有毀滅性的破壞。
⋯⋯

民主是雙刃劍,小心利用,是很好。
但不法之徒謀取私利,便把國家破壞盡了。

辛亥革命是由清庭一個小排長在武昌革命成功,袁世凱解散皇室,邀請孫中山擔任臨時大總統,成立中華民國,其實是利用了孫中山,想自己做皇帝,各省不滿,宣告獨立,把中國亂作一團。

你們想搞革命是行不通的事,因為必須要政府無能,得不到民心,完全腐敗才可以。
成功以後又要小心被人利用。

The Quibbler boosted

看到「一位香港原住民致香港學生的公開信」,節選一下我覺得說的有參考價值的部分:
(1)
有關"反送中"暴亂問題,從香港大學學生會與校長的對話中,我已經看出學生們的心態,基本上係要求校長給他們保護傘。
從法律觀點上看,校長根本無能力給你們任何保護,所以這個會開與不開,全無作用。
校長只答應不會讓警察到校園搜捕,這話一出,立時引起鼓掌。
從這一表態,我已經看出學生們的愚昧無知。
校長給你們這一空頭保障,根本上是全無保障,而你們竟然很高興。
你們身為大學生,連這些基本法律常識都沒有,還學人搞甚麼革命呢!

警察要進入私家地方搜捕,必須要先向法庭申請搜捕令,既然警方已經有搜捕令,校長的應許又有甚麼作用呢?

又有學生提出他們的暴動是市民抗命。
這更可笑,
你們有證據證明政府逼迫你們嗎?
政府有無理拘禁你們嗎?
政府有科重稅嗎?
政府有剝奪你們權利嗎?
你們有饑餓嗎?
若然有,是普遍的嗎?
你們個個都是受害人嗎?
⋯⋯⋯

The Quibbler boosted

紅色工程師李鵬的一生

他的經歷是1949後一整代「又紅又專」的中國技術官僚的集體寫照。他在起伏的政治鬥爭中一路上升,最終決定並持續影響着那個時代和今天中國的樣貌。

The Quibbler boosted

爭議、折中與分裂——回看歐盟委員會換屆的政治博弈

對於新一屆歐洲議會而言,在提名馮德萊恩問題上,黨團之間的「合縱連橫」、抑或黨團內部的「分裂內亂」,也許同樣是今後五年議會政治的一次預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