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主发政史哲相关话题。
混乱中立阵营,别问。
本嘟所有内容·谢绝·转出象群宇宙。

本嘟非新闻号,非营销号,非公众号。消息不保证绝对准确,观点纯属私人。所有嘟文仅供参考,取信自由,关注/取关自由,谢绝抬杠。
嘟主在这里发布的所有观点也都是个人叨叨,无意说服谁。
如果对资料有异议,可提供你认为更准确的资料,嘟主可能凭个人心情转发。
“点赞”(星星)表示认同。
对所有带有潜在“斧正”“指导”“教育”嘟主意图的嘟文,以及语义不明乃至带有莫名攻击性的嘟文,会有大概率无视,以及小概率block。
会定期清理follower。
谢谢关注。 :org_knight_mackerel:

Pinned toot

“永远不要用集体的声音淹没个体的声音。
永远不要放弃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念头。
永远不要把自己当做孩子。
永远不要相信声音大的就是正确的。
永远有怀疑的能力。
永远有怀疑的勇气。

永远不要把自己完全交出去。”

Pinned toot

安全提醒:
如果使用单位或学校的公共电脑,尽量避免在社交平台或软件上提及“敏感词汇”(一般会监控这类词,会在记录中搜索到)。
如果是已工作人士,在不确定单位是否有上网行为监控的前提下,不要用单位电脑浏览长毛象。(特别是国企事业单位)

不同的公司,监控程度不一样。一般网管可以简单的分为三种程度:
1、流量带宽监控。上下行带宽限制,监控流量,流量大的可能是上班下片、看电影。
2、普通上网行为管理。可以看到有无登陆QQ、看了哪些网页,炒股、聊天、社交等网站限制。
3、上网行为监视。啥都能看到。

安装软件的比如:威眼员工电脑监控软件,这种可以看到电脑的大多数监控记录,比如屏幕、聊天、电子邮件……
不安装软件的比如深信服这种,这种只能进行流量监控、或者不受SSL加密的网页浏览、电子邮件等。功能比安装软件的要少一些。不过在深信服上添加IM监控策略,可以监控QQ聊天记录。

更多参考:zhihu.com/question/19768795 pawoo.net/media/da8mXZaIIeWag9

(转载)
,绿大米,荧光鱼,牛中毒,人中风,这里的村庄很诡异
从2012年开始,一吨又一吨危废铜泥,偷偷埋在阳春各个村庄:从2017年开始,阳春很多村民开始中风偏瘫、肝癌、肠胃癌,丧失劳动能力,甚至死亡。2020年7月,阳春环保局委托检测铜泥,铬、镍、铅、砷、铜重金属严重超标,最多达到十倍。2021年3月,村民统计,仅合岗村和沙河村,就有59人中风。最严重的,有的一家三口全部中风,儿子才四十岁左右!
多年来,媒体的曝光监督、中央的督查、官司的惩罚,并没有为毒铜泥污染划上句号。对很多人而言,毒铜泥带来的伤害和悲痛,仍在继续。
————

转:“是阳春人都知道马水(石碌)一带的炼铜业很发达,炼铜的老板们都赚得盆满钵满,但炼铜时会发出刺鼻的臭味,所以平时炼铜周边的群众要忍受多大的伤害,现在炼铜后的铜泥又对那里的土壤水源造成了严重的污染,那这些年来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管何在?特别是当地镇政府及阳春市政府,他们有依规作为吗”

我这条发出来后就限流了,加上大规模友邻在同一时间被禁言,这次是明明白白针对弦子诉朱军案的封锁,也明明白白宣示明星丑闻官司上身就会完蛋的“道德”是滥权的谎言。

我们的激进,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2019 年7月,“截瘫者之家”创始人文军在云南大理身亡,原因是酒店的无障碍道路被私家车占用,另寻他路时意外跌落;2021年1 月,“轮椅上的小仙女”陈小平在去地铁的路上去世,原因是无障碍坡道太陡,轮椅翻倒摔到了后脑勺,重伤抢救无效。

生命接连逝去,无障碍设施的问题也又一次暴露在聚光灯下。

然而,问题频出的无障碍设施只是残障者出行的最后一道障碍,在进入公共空间“被看到”之前,他们还有许多障碍需要跨越,例如问题频出的拐杖、轮椅。果壳采访的残障者,每个人都表示“摔了不知道多少次”、“摔了无数次”。

即便受过再多伤、留下过再多不美好的回忆,说起拐杖、说起轮椅,每个人都提到了一个词——自由。

douban.com/note/811423795/

不知道说啥好了,搬运一下第一次开庭时写的感想。
Sisterhood is powerful. 当时帮弦子姐找资料的时候发现,正是国外的metoo运动推动了欧美关于性犯罪中举证责任问题的思考,使得要求受害者提供身体损伤+反抗痕迹+DNA体液证据的旧标准被批判、审视、改写,性同意的原则重心从no means no到only yes means yes的转变也再次被强调。
弦子姐说赢了是鼓励,输了把它当成是对历史的质问。在现场声援她的人们喊出的口号是“向历史要答案”,不是只向朱军这个实施了侵害行为的个体要答案,是要向性侵受害者困于不平等的权力关系中而难以维权的大环境大历史发出质问。Me too就是一种发声,发声也是受害者的集体自我赋权。
除了Metoo的tag,还有Withyou,我们与你在一起。
(这并不代表要强求所有受害者都以公开发声的形式来自证。metoo运动强调的是联合性,呼吁人们关注在不平等权力关系下性侵问题的严重性和普遍性。尽管它支持性侵受害者发声,但并不会强调受害者必须公开发声,因为每个人的社会资源、心理承受能力等条件不同,有时“公开”并不一定有益于个体。)
Always stand with you。

(转载)
江苏省委组织部派了一个不懂业务的党务干部冯军到民航当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这个人上任就随心所欲大搞“改革”:把原来的国际、国内隔离区合并成一个区;保洁人员也整合在一起,原国内区的保洁员好奇地把国际航班上的剩余食品饮料带到了食堂和家里食用,致使“输入型”新冠病毒迅速扩散传播。

转自微博@范辰律师:
真相 ​​​
share.api.weibo.cn/share/22146
//@玮平律师的妻子:虽然我们家现在也家破,可是他们家都人亡了。非常理解孩子的父母想知道真相的心情。生养了17年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太残忍了。

Show thread

转自微博@没有多余的老公了:
現場開始抓人了;
又買了新的花準備分發,卻被現場的熱心群眾勸阻,說前面的人都被抓了,現在萬萬不可再去獻花;
「於是花也有了罪」;
最終沒有放在校門口。 ​​​
share.api.weibo.cn/share/22146
//@祝您生活愉快6 :体会你妈了个逼//@圆脸嘟噜噜 :大家还都知道人手一支小白花,是有人专门发还是大家统一买的?不说多了,大家自行体会吧,不要掉进陷阱//@-宴赴 :你管人家用什么字体?//@南瓜问天1 :笑死我了 繁体字 你装你马呢 领了狗粮马上从广州赶到成都的台湾人是吧。//@2020世界默日 :要是拜登真的发钱支援可太好了//@意翩翩_C :哟~你美爹又发经费了?//@才才无我 :于是花也有了罪。//@7universe_Artemis :花被冠上了罪名//@好运快点滚来了 :至善至美//@曾经跟鲑鱼一起看曹公逆流而上 :花也寻衅滋事//@Logiquedelasensation :看出来了,是有组织的,组织者是人的良心。//@金拱门限量饭桶 :人们手无寸铁,花是唯一的武器。花是武器,“于是花也有了罪”。//@自灭定业 :阿弥陀佛

Show thread

王剑播报:最近习近平组织修党史,在肯定文革。十一届三中全会全党形成的否定文革的决议被他一个人偷偷摸摸否了。
中共建党百年一百金句,"绝大部分出自中共五代领导人之口。其中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与现任领导人习近平各占30句,邓小平14句,江泽民和胡锦涛各10句;其余6句则出自周恩来(2句)、刘少奇、朱德、陈云、彭德怀(各1句)。"

大约4年前,一些已为人父母且在国外求学或谋生的维吾尔人开始经历一场又一场的噩梦。不少人把孩子留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老家由家人照顾,可是,他们当时万万没想到中国即将对新疆的族群实行史无前例的镇压,并因此而对成千上万像他们这样的父母的生活造成可怕的影响。

#UyghurFamilyReunion #Xinjiang #China #Uyghur
#中国 #新疆 #维吾尔人

youtu.be/_Jg8cs-j6Yg

最近几天的新闻里,比起通化疫情、昆明人质劫持事件,湖南益阳老人被诈骗自杀的事件更让人难过与绝望。益阳是湖南中部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小城市,老年人很多连智能手机都没有,更不懂得如何上网发帖维权,事件眼看着就要没人关注了。这个所谓的纳诺老年公寓只是当地众多欺诈养老项目的代表,纳诺早在2012年就由益阳卫生局批准通过。去年7月就因为涉嫌非法集资被当地公安局立案侦察,同时给了投资的老人一个半月去当地公安登记并承诺会定期通报情况(同时第三条里也恐吓他们不要闹事维权)。两天前所谓的“后续”报道其实是发生在曹荣林老人自杀一个月前的12月,是其他的受骗老人去询问当地市政府,得到的答复却跟去年7月的没什么两样,也就是案件没有任何进展,期间也没有任何通报。于是乎今年1月19号,被骗光了一生积蓄且走投无路曹荣林选择了跳江自杀(最早曝光此事的微博近8千条评论被删)。这次养老公寓诈骗案件里,中产老人虽损失了一笔巨款,但好在还有房产不至于没有落脚之地。真正损失惨重的是那些底层的老人,没有稳定的工作和居所,一生最后安享晚年的希望就都交给了这些老年公寓。政府除了“耐心倾听、安抚情绪”再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太令人绝望了

关于这次益阳养老院暴雷事件,南风窗写了一篇报道《益阳养老院老人之死》,得知跳江自杀的老人真名应该是叫曹迎林。
发在南风窗微信公众号上的这篇文章已经被删了,目前在凤凰网上还有全文链接(link:news.ifeng.com/c/83LMSI1vSmi)
为了防和谐将网页截了长图发在此备份。

Show thread

【益阳养老院老人之死】1月19日的中午,刘宗实坐的7路公交经过益阳市资江一桥,朝北岸驶去。透过车窗,他看见有人赤膊走在桥上,随后纵身一跃。他紧急下了车,走到南岸桥头的江边,看到有人围着一堆衣物议论纷纷。深蓝色外套,黄色皮鞋,还有老年手机、身份证等物。
一名60来岁的老人在桥脚下脱了衣服,朝着桥北走去,对面走来一个人,老人大概是害怕被抓住,迅速翻过栏杆,跳了下去。
刘宗实所在的难友群传来了消息。传闻说,一个姓曹的老人投了17万进养老机构,打了水漂了。如今妻子病危,走投无路下,投江死了。
两天过去了,跳江老人仍无音信。有一位附近居民对着江面,敲起了锡皮鼓,鼓声局促,回荡于空荡的江面。按当地风俗,打鼓招魂,尸体就会浮出水面。但敲鼓人告诉刘一木,这次好像不灵了。
老人的亲属说,事发前,没人觉察到他的异常。但显而易见的是,半年以来,他身上压了两座大山,先是一家名叫纳诺的养老院爆了雷,他投的17万元化为泡影,他每个月得去讨钱。近两个月,常年患有糖尿病的老伴突然酮症酸中毒,不得不住院抢救。
邻居称,他老伴已神智不清,悬着一口气,“吊针都打不住”。不久前,老伴病情更加恶化,转入了益阳中心医院,催款电话不断打来,交不上医疗费的他,也走进了绝境。
老人来自赫山区石头铺村,村里一位店铺老板回忆道,老人时常来买最便宜的白酒,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精神状态挺好的。”多数邻居们对他的遭遇所知甚少。其家人也表示,对他被骗一事所知不多。
互联网上,人们称这位老人为曹阳林,或者曹荣林。没人叫对过,他真正的名字叫曹迎林。
刘宗实感到遗憾。他做过很多联络难友的工作,但并不知道曹迎林的存在。他没有智能手机,上不了网,没法跟难友们抱团取暖。事实上,在此之前,没有一个人听说过他。自杀身亡后,他却成了最广泛的谈资。
62岁的曹迎林来自石头铺村,修建319国道前,村里人都是农民。他3岁便失去了父母,没有上过学念过书,也不识字。邻居陈绮觉得,曹迎林性格里有些“缺爱”,又组建了一个复杂且结构不稳定的家庭。
妻子以前是纺织厂的工人,带着一儿一女,跟他再婚。子女没有跟他姓,后来也不跟他一起生活。另有一位邻居说,他的继子没有固定职业,爱好赌博,偶尔来一次,也是来要钱的。
十多年前,石头铺村拆迁,政府在附近划了一块地,新的石头铺村得以重建。据陈绮说,曹迎林能力不如其他拆迁户通达,政府划给他的地皮起初空着,是侄子来起了一栋6层楼的房子。但他从未做过任何生意,闲置了很长时间,最后转手还给侄子。
曹迎林在村里打扫卫生,每月能挣1800元,还能卖点废品。大概三四年前的一个清晨,陈绮经过巷子时,看见正打扫卫生的曹迎林突然倒地抽搐,120把他拉去了医院,一两天后抢救回来,一切又正常如初。但他从此没了工作,失去了收入来源。
此后,120每年都会来好几次。根据陈绮的说法,没人讲得清楚曹迎林得了什么病,老伴和儿媳对此也有不满,“她们跟我说,又没有心脏病,老是搞到医院去,花掉一些钱又回来了。”
拆迁户们无不过上了富足小康的城市生活,他的境况却越来越糟糕,成了混得最差的一个。陈绮说,石头铺村几乎所有老人都买了养老保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曹迎林没有,他是唯一一个被落下的人,他没有社保,也无子女尽孝。
曹迎林没有什么朋友圈子,他很少走出石头铺村,却是那一片唯一的受害者。
2020年7月17日,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分局发布通告,益阳市纳诺老年公寓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被立案侦查。这正是曹迎林所投的养老机构。
法人鲁光辉以纳诺公司的名义进行民间集资,派出能说会道的业务员,以养老的痛处和丰厚的“福利”进行营销和游说,跟老人们签下不同等级的合同。一位受害者介绍,福利一般是8%-9%的分红——有的业务员也会提高点数来劝人追缴,两年期满即可兑付。而同时炸响的,还有另一家机构——衡福海。
事实上,衡福海的资金早有裂痕。50岁的李纯华说,一位曾经跳广场舞认识的银行职员告诉她,衡福海在银行的贷款没有通过,衡福海可能出现资金问题。但李纯华未能躲过“猎杀”。因为她信任她的父亲,一个谨小慎微的退休教师。
母亲去世多年,父亲变得孤独,三天两头的,业务员们便跑来他家里送温暖,瓜果礼物不断,表现出一种比亲生女儿还要亲的亲切感。
李纯华后来从难友群了解到,受害者中,有的老人是高级工程师,投了100多万;有的老人把自己的抚恤金投了;还有不少独居老人主动卖房,想把自己安顿到养老院去,免得哪天一个人死在家里无人问津。
“我们不敢告诉外地的子女,我们一伸手,就是他们的负担。”刘宗实在难友群里见过一些残酷的现实。这笔钱原本可以留给子女们,却无端送给了骗子,招致了子女们的厌恶,甚至打骂。
旺寿养老城一位受害者告诉记者,该机构于2017年出事,老板被抓,但消息被隐瞒了,仍有很多不明真相的老人,持续投钱。部分老人直到去世,仍未能等来他们失去的那笔钱财。(南风窗) :sys_link: mp.weixin.qq.com/s/gtRJ7TJhh9b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JEXEuEHZq

#搜狐新闻

南风窗的报道在全网都被删了。最早在微博曝光曹老跳江自杀的@刘壹木的微博也被清空删除了,在这里备份一下他之前的几条微博。益阳养老项目爆雷涉及上千老人,如果再有老人自杀,我们或许再也不会知道了。

Show thread

#疫情记忆
#黄冈网购冷冻猪肉居民被单位要求辞职
潇湘晨报:【黄冈24户居民网购冷冻猪肉被罚 居民:不知是进口,单位要求写辞职报告】12月8日,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报:武汉市洪山区昌晶冷链仓储中心发现巴西进口冷冻猪小里脊肉1份检测结果呈阳性。黄州区24户居民通过网络平台采购了同批次的进口冷冻肉,被当地公安处以每人200元的罚款。黄州区疫情指挥部回应称,此前发布了通告,这些居民违了规。其中一名居民称自己并未看到发布的通告,也不知道产品是进口的,他们的检测结果都是阴性,但他们接触了有毒病菌的肉的消息却被公布向了单位和孩子的幼儿园,他和妻子还被要求写辞职报告,现在孩子的学习也耽误了。weibointl.api.weibo.com/share/

徐勤先將軍去世,我見有人問他是誰?
他是在三十二年前拒絕執行六四戒嚴任務的解放軍38軍軍長,後來被開除黨籍並在秦城監獄服刑五年,出來後也一直被監控。
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

之前在reddit看到的好帖,终于可以分享了!reddit.com/r/China_irl/comment

今天是毛泽东的诞辰,我们来一起回味他的历史发言

TOP1:“南京方面,据二月三日柯庆施同志给饶漱石同志的电报,已杀七十二人,拟再杀一百五十人,这个数目似太少。南京是一个五十万人口的大城市,国民党的首都,应杀的反动分子似不止二百多人……南京杀人太少,应在南京多杀。”-----〈对上海南京镇反工作的指示〉,1951年2月12日

TOP2“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在今年一年内,恐怕需要处决一二千人,才能解决问题。在春季处决三五百人,压低敌焰,伸张民气,是很必要的。南京方面,请华东局指导该市市委好好布置侦捕审讯,争取在春季处决一二百个最重要的反动分子。”\[-----关于对反革命分子必须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的电报〉,1951年1月17日

TOP3“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定” -----〈转发中央公安部关于镇反的报告〉,1951年4月22日

TOP4:必须认真研究,周密布置,大杀几批,才能初步地解决问题。……天津准备于今年一年内杀一千五百人,四月底以前先杀五百人,完成这个计划,我们就有了主动。——《给黄敬同志的批示》,一九五一年三月十八日。

TOP5:过去该市手面太小,不敢大张旗鼓杀人,现已彻底转变,做得很好,大有成绩,并且跑到许多城市的前面去了。——《给南京市委同志的批示》,一九五一年四月十三日。

TOP6:人身上海天都要脱发、脱皮,这就是灭亡一部分细胞。从小孩起就要灭亡一部分细胞,这才有利于生长。如果没有灭亡,人就不能生存。自从孔夫子以来,人要不灭亡那不得了。灭亡有好处,可以做肥料。——《在八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九日。

TOP7: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嘛。我与民主人士辨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在中央八大二次会议上的系列讲话》,一九五八年五月八日。

TOP8:八亿人口,不斗行吗?——1975年12月31日在中南海书房里会见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女儿朱莉及其丈夫戴维时的谈话

TOP9:“我才不怕打,一听打仗我就高兴,北京算什么打?无非冷兵器,开了几枪。四川才算打,双方都有几万人,有枪有炮,听说还有无线电。”——〈召见首都红代会负责人的谈话〉,1968年7月28日

TOP10:在1956年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针对“波匈事件” 说:镇反运动“我们杀了70多万人,东欧就是没有大张旗鼓地杀人。革命嘛,阶级斗争不搞彻底,怎么行?”他听到斯大林杀了100万党员干部,却说:“一百万这个数字也不算太多嘛!”(参见《百年潮》1999年第3期) 后来又说,导致匈牙利反革命事件就是因为起初没有杀反革命。“我们镇压反革命,杀一百万,极有必要。”“六亿几千万人,消灭那个一百多万,这个东西我看要喊万岁。” ( 毛泽东1959年8 月11 日下午的讲话。参见李锐:《庐山会议实录》,河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97页。)

TOP0:打起来也不要大惊小怪,打起仗来无非就是死人。打仗死人我们见过,人口消灭一半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好几次,汉武帝时五千万人口,到三国两晋南北朝,只剩下一千多万,一打几十年,连连续续几百年,三国两晋南北朝、宋、齐、梁、陈。唐朝人口开始是两千万。以后到唐明皇时又达到五千万,安禄山反了,分为五代十国,一两百年,一直到宋朝才统一,又剩下千把万。这个道理我和×××讲过,我说现代武器不如中国关云长的大刀厉害,他不信,两次世界大战死人并不多,第一次死一千万,第二次死两千万,我们一死就是四千万。你看那些大刀破坏性多大呀。原子仗现在没经验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二十几亿人口剩几亿,几个五年计划就发展起来,换来了一个资本主义全部灭亡。取得永久和平,这不是坏事。----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五八年五月十七日下午)

Show older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