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扰了!Pawoo似乎和p站关联更大的样子,所以搬走了,新地方是LorenzLinn@alive.bar

微博大号小号连着炸,估计被定点炸,暂时不回去了。大号被炸时感觉还行,发现小号被追着炸时愣了下。但反正发声不止一个渠道,三次元也一直在做有成就感的事,还成吧。

对于和家长关系不好(且家长并不开明)的孩子们来说,早点抛弃掉对家长的幻想,认识到也许一辈子不会被理解、对方可能不是爱只是控制,或许会好许多(也能早点迈入自由的新生)。

过程可能是会挺痛苦的,毕竟是接触时间最长的人类,且要努力克服认知失调(周围的环境和教育都会灌输人们“家长怎么会不爱你呢”,甚至家长都会振振有词“我们是爱你的”)。但,没什么啊,家长又不是全世界,得不到他们的爱还是可以得到来自朋友、伴侣甚至善意陌生人的爱。

以及关于赡养义务这点,如果真的搞上法庭,一般就是“给钱了事”,每个月寄生活费即行为上履行赡养义务,所以多赚钱了经济独立还有这个好处,能用钱解决的家庭问题不是问题。

“现在我终于可以说了,曾有一度时间我听着倾诉想,我的好友里哪一位会先自杀呢。”

霍金在《银河之歌》里,唱着在这个高速前行的星球上没什么好真正烦扰的。
但我看着种种新闻,还是有种尘世的悲伤。您朝着群星去了,我们留下来看着世界朝更狭隘的方向去。


“在现代性时期,随着文化产业的私有化,文学确实已不那么重要了,它在公共领域所能产生的反响已经微乎其微。文学还在发生实际作用的领域,确切地说,只在那些还试图向现代性突进的社会里——也就是那些新殖民国家。文学在此有十分明确的任务,就是建构民族身份。它产生的反响主要是前现代的。很多普通人听说过聂鲁达,却不知道T.S.艾略特。所以文学作为政治形式存在的惟一地方不是先进的都会国家,而是那些需要为自己寻找话语权的民族——它们通过文学部分地实现这一目的。”(伊格尔顿)

随口讲的萨列里与三根火柴梗,存档用,谨慎点开,我很没有讲故事天分的……

微博上说 RT@国王theKING

“HP涵盖了90%的托福词汇,还有70%的GRE词汇。
也就是说只要熟读HP台词,就可以通过托福和GRE了……”
别的哈迷,刷一刷电影就通过了这两门考试,还在期刊上发了论文

哈哈哈哈哈哈
造福首页 pawoo.net/media/wTliX8it84temB pawoo.net/media/1_wTHXCRSeRpnU

“从十年前的旧火堆里再度找到属于这一瞬间的引用句。”

箱子要在lofter上发一篇谈论rps的文章,但是死活被屏蔽。用二叉树方法试了很久。发现屏蔽的是“造神”这个词- -

经 @freshwater@cmx.im 的提醒,已把核桃VPN和yoga VPN删除
📌为保险起见,看过上一篇推荐的各位,也请避免再使用这两个梯子
经测试后genieVPN还是可用的
刚刚又刨出来一个skyVPN,也是测试后可放心使用的APP。p2为sky的测试结果
另,感觉可以搞一个 的tag,大家可以将自己测试后安全可用的翻墙方式,在此tag下分享出来,方便各位小松鼠囤积科学上网工具
pawoo.net/media/j30yCxfDHf_BEP pawoo.net/media/MAPSaA-LZWXSog

他部分的作画线条非常精准,很设计很学究气hhhh……但又不拘泥这种状态。之前视奸过三老师的微博,她现在的画作虽然偏童话,但她在基本功方面也下了苦功。只是成长到一定阶段后就会摆脱形式出现个人的风格。大概就是阿菲说的融会贯通吧。

我真的爱他扎实的基本功。且感到他是对着山川草木练习的。扎实基本功在目前的欧洲那边太难得了(我这地图炮是不是开得太大

微博上不敢说hhhh我真的蛮好奇他的画都属于哪个时期的。猜测素描属于少年时期;设计感很强的感觉是大学阶段。头巾姑娘和剧组是一个时期的。非常Klimt的那张开车图,就不是很清楚。但我真的好爱他,尝试了那么多风格。

经我之手带出来的每个学生都对鲁荣渔远洋渔船杀人案耳熟能详!(天天用这个做案例

一个关于miflo的梦 

梦里在看视频纪录片,画面是偏褐黄色的、古旧的质感。米穿白色衬衫,flo是白色T恤,他们与朋友们爬山嬉闹,回答关于音乐和梦想的问题。视频将近末尾,提问者说最后的问题大家都想知道:你们在一起过吗?
朋友们先纷纷说猜测。“当然在一起过啦。”朋友A说,“因为flo就是那么特别……Mikele你要是伤害过flo我就揍你。”
米比了个“怕你啊”的手势。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包括flo。flo摆摆手说还是我来说吧:
“没有。”他笑得停不下来,“我们没有在一起过。”
“其实是我比较迟钝。当时我觉得Mikele人太好,不可能……而且他有时真的好直。我就主动跟他说要一直做朋友,结果没想到过几天他就和x在一起了,当场出柜,吓得我……”
(这里我记忆比较模糊。依稀是flo说:“但那时已经不是一个合适表白的时机”他说这段话时米一直盯着他的脸。)
此时不知怎么回事,画面抖了抖,以至于太阳入镜。过多的光线和错失的焦距让整个画面白亮起来,几乎看不清米和flo脸上的表情。只能看见米朝flo走去,两人拥抱。

米:但我们会一直是朋友,永远不会分开。
Flo:是的,不会分开。
视频结束。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