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ird @LadyBird@pawoo.net

团建出去玩一次比上班还要累好几倍,操
团建真的反人类

@LadyBird 找到了,孩子没事。万幸万幸。

一个15岁的同性恋少年,写了遗书后去自杀了。
有人说:我跟他的家人打了电话,他家人说“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要听信他的一面之词”。
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知道自己儿子选择自杀后,家长会说出来的话。
有这样的家人,难怪他会选择去死。
-
我还记得去年也有一个男学生自杀死了。
当时说是去旅游,结果一直没回来,后来才发现他自杀了。原因也跟今天的这位一样。
过了好久我才知道,他姐姐是特意化了妆后去接受采访的。还和别的博主撕起来了。
唉。
现在警察还在找,可我感觉应该是没有希望了。

大象公会今天这篇文章挺好的,又打破了自己以前的旧认知。

以前对那种“抓紧时间谈恋爱、做爱”的观点非常嗤之以鼻。
我之前的观点是:谈恋爱最好还是不要带着一种完成人生任务清单的想法去追求,缘分来了就来了。
至于为什么还要抓紧时间做爱,是一直不懂的。
-
现在发现这句话确实是有一定的道理。以前不懂,是因为我太年轻,不懂年轻的珍贵。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人生最最美妙的就是那段青春时光。
人至中年后,颜值下降,身材走形,压力又大,没机会去享受生活了。
张爱玲那句“出名要趁早”也是这个理,早出名早有钱早享受早增长见识,人生会更丰富。
老了才暴富,也只能用钱去买美貌了,也只能不断地去填补年轻时候的遗憾。
曾在某篇文章里看到两个例子:一个老伯伯在网吧里肆无忌惮地看黄片,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的眼光;一个尽了一辈子照顾女方的责任,女方死了之后,男的虽然七八十岁了,还是天天出去谈恋爱。
这种疯狂填补遗憾的行为,真叫人感到悲凉。
(无性恋和不婚主义者就爽多了)

不懂经济知识,也不买股票,该打还是要打的。
只希望快点结束,不要长久。
受苦的还是平民。


一点也不喜欢那个三维皮卡丘,看起来就很丑,没有原版的灵动可爱。
长毛看起来也非常容易脏。
动画里是个会放电的乖宝宝,所谓的电影里则是个会咬人的小怪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很丑啊!

国内笔记APP都怎么回事,怎么就跟说好的一样全都不出夜间模式?
真的有病🙄

以前嗑CP真的很快乐,现在……
CH早点去死吧

微博上经常骂政府骂官员骂人民日报骂党媒,转了很多维权微博,结果阳光信用分有700多………
真是谜一样的计分规则。

没钱还要打肿脸死撑着,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一直记得高中住宿舍时,同寝一个女的当着所有人的面,装作不经意地解释她为什么买了一包6块钱的卫生巾。
看了我买的画集,立即说自己姐姐有这个画家的手稿;又一直说自己亲戚在教育局当官。
后来某天,她的亲戚真的来学校找她了,当着班上所有人的面,把她叫到走廊边训斥了一顿。
真的,一直不懂这种人。
就为了那吹嘘时的快感吗………

LadyBird boosted


腿抽筋的时候恨不得立即把腿砍断,马上死掉,恨不得哭天抢地撕心裂肺,然而因为精神力都用来对付抽筋,反而没精力痛哭了。

然而只要一不痛了,就又能马上平静地入睡。

唉…

自从刘强东强奸案发以来,看了不少大V的讨论了。
让我比较欣慰的一点是,好几个给刘强东站街的精英男大V都提到了女权博主,咒骂也谈不上,但“女权婊怎么怎么样”这种话也很直接了。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女权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话语权了,持续不停的发声,终于有人听到了女权者们的声音。虽然依然很微弱很微弱。
我也发现一些博主的特点。
每次发生什么热门公共事件,都是女权博主在传播新型观念、科普知识。评论区氛围一般都挺和谐,讨论交流的热度很高。
而男权博主虽然言论深刻,但从不传播新型观念,他们从来都绝对自信,从不反省自己的刻板性别印象,评论区大多数是不超过10个字的跪舔。
上鄙视天,下鄙视地,还要时不时diss一下无知底层。
有时候我真的也挺纳闷的,男精英博主明明看着挺聪明的,书也读了很多,怎么在两性问题上就两眼一抹黑呢?
恶臭而不自知的男人太多了。

今天看到一个微信群新闻,某个七八岁小孩从30多楼摔下来。
图片中的小孩腿都摔飞了一只,内脏也模模糊糊能看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看见这种图片啊!(╯‵□′)╯︵┻━┻

看到那个17岁男生跳高架桥的新闻,太太太令人难受了。
以前我只会感到遗憾,和一点点难过,现在是真的会非常伤心,因为越来越明白生命的可贵。
我也自残过,抑郁过,但是我挺过来了,因为我相信,我的生命内涵不应该这么狭窄。
对于了解这个世界、这个地球的渴望,一直在支撑着我。
-
唉,人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太傻了。


15号晚上做了一个很奇妙的梦。
梦里是夜深人静的街道,这本来是一个人人都已入睡的时间,然而很多人都在路上疾速滑行,往同一个方向而去。我本来想问他们要去什么地方,但是没人肯理我,于是我就跟着他们一起滑行。
忽然之间,我就到了一个房间。
纯白色的大房间里,只放着一个浴缸。
我走近浴缸,里面有个女人对我招手,于是我也躺进了浴缸。
在我们的脚部,有条像是有自己意识的白色丝巾一直围绕着脚部打转,我用脚勾住丝巾,被勾住的地方就会变黑。
我忽然就记起来了。原来,这个“浴缸”其实是一个沉睡舱,我和她一起沉睡在这里。白色丝巾是由很多很多的微型机器人组成的,它们能做很多事。
我问她:你是不是把头也换了?
她回答:不仅仅把头换了,还把肾脏也换了。
为了能来到未来,我们都改造了自己的身体,她已经跟机器人没什么区别了。
我又问:过去多久了?
我以为只是十几年。
她回答:已经过了几百亿年了。
我心想:几百亿年?居然过去这么久了啊。
然后就醒了。
多么希望这是真的呀!(。•́︿•̀。)

麦弦疯,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是个话唠……

刚看到一个一位年仅23岁的中国科学家取得了重大研究成果的新闻。
名字叫做曹原,13岁上高中,14岁上大学,跟谢耳朵一样牛逼啊,原来现实中真的存在这样的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