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Who boosted
UNO Who boosted

找到了合适的表达:我不懂现代社会里的人类,我也不想做人类,我想做一个东西,我不想做人。所以我想在身上画图,我想往身体里打无机物,我也不想总是穿衣服,我也不想总是两足行走,我想在头上缠满很长的草叶,爬过很长的人建造的公路,爬上有太阳的山坡,然后吃一些蒲公英

UNO Who boosted

安利一个网站:模拟贫困。
playspent.org/html/
这个网站以游戏形式展示/解读低收入人群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以及这些问题反过来又将如何加剧这些人的困境。
【不吹不黑,多玩几遍、多体验各种不确定事件,真的有助于理解低收入群体,促进消除“贫穷就是因为不努力”的偏见/误解(说的就是中二的我本人orz)

UNO Who boosted

其实我基本上还是比较内向的,不太希望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感暴露太多(感谢对我来说约等于匿名的的趴窝)。然而平时三次元擅长硬着头皮装淡定,因为棉条这事被亲戚朋友同学咨询过好几次,每次看似轻松自然的给建议的背后是挥之不去的尴尬(
但是如果安利成功,心里还是有点成就感的!因为又帮助一个女孩子脱离血海啦(!

我在这里大声港:天气热了!没用过棉条的女孩子们!你们!真的!可以!再!尝试!一下!啊!

UNO Who boosted

我身边的同龄人包括我以前都会盲目追求一种很模糊的酷,抽烟喝酒飞叶子玩滑板扛着钢管招摇过市,感觉很酷,但是这些东西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只要你想你现在就可以穿上皮裤去天安门前社会摇,离经叛道是很容易的。我现在觉得早睡早起作息规律的人特别酷,能够一秒入睡的也特别酷

UNO Who boosted

关于脆皮鸭文学和ky精。 

UNO Who boosted

其实学了新闻以后,我没有以前那么爱吃瓜了
倒不是说是变得冷漠了,不敏感了
而是你在看到背后运作的原理和那么多无下限的案例之后
你的忍耐限度就会变得非常之高了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一头热血,义愤填膺的人反而不能去客观追求事实真相
从这个角度来看,新闻工作者跟医生真的很相似了

UNO Who boosted


清代中期的校勘学(textual criticism)有两位大家:吴派的惠栋和徽派的戴震。
比起惠栋对“汉学”的崇信,戴震尊重汉代学者的治学方法,但也不受其束缚,保持强烈的怀疑精神,在考究事实真伪时不偏袒任何学派。他做研究的原则是“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
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自勉。

大姨妈来了,心血来潮又跑去看发情期的进化机制方面的论文,还是那几个论调,跟我大二看的没差太多。
人类为什么隐藏发情期,从社会化配合进化的解释我是不完全服气的。
假设发情期依旧存在,社会一定会演变成另一个适合它的模样,没必要非在进化路子上走入地下。
失去发情期简直是人类最可惜可耻的退化了,大多数人变得道貌岸然,略略略。
发情期多萌啊,粗野原始又淫靡,想拥有。
我爱abo。

UNO Who boosted
UNO Who boosted
UNO Who boosted

【存档】中大,请停止你的冷漠+田野里的“教授”+高校性侵十问

中大还在行动,把朋友圈截到的三篇推送存一下,正文和评论区都值得一看。正文有建设性的意见,有谨慎克制的控诉,印象最深的是对同学回复的一句:“如果非要一个羔羊的血来警醒,是不是也太麻木迟钝了?”还有评论区,公众号管理者将骂的赞的都一并放出,从中可感受高校学生的多样性……
telegra.ph/%E5%AD%98%E6%A1%A3%

UNO Who boosted
UNO Who boosted

Across the Great Wall 

UNO Who boosted

http://heqinglian.net/(原博客被墻需要科學上網)給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做的何清漣博客文章整理。何清漣,流亡美國的經濟社會學者,在二十年前出版了一本《現代化的陷阱》,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權力如何通過掠奪完成原始積纍,之後被迫離國,多年來持續地關注中國的社會、經濟和人權狀況。其中的“中國觀察”欄目從2003年更新至今,對大致瞭解21世紀以來的國情很有幫助。 

UNO Who boosted

所以説色情文學可以開始推薦了嗎(摩拳擦掌 

UNO Who boosted


说到情色文学怎么能少了渡边淳一和谷崎润一郎
«失乐园» «春琴抄»同样是为爱献祭自身,前者颠覆了我幼小年纪的三观,后者唯美又决绝
两性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复杂又微妙啊

还有一定要给@sasonwong 的是这个。
:1096884_thinking:
stick to what?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