菖蒲新居 @Kitten_Calamus@pawoo.net

菖蒲新居 boosted

@葱师
李文亮医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花了三个小时把他的原创微博看了一遍。

我给你简单讲讲吧,还挺有意思呢。

他和我们是一样的80后,喜欢吃炸鸡、火锅,最爱吃日本料理。
吃前他会拍一些丑丑的照片发到微博上,偶尔有几个零星的点赞,他也不在意,就像武汉的秋天有一股不冷不热的温柔。

他在新的一年希望做一个简单的人,看清世间繁杂却不在心中留下痕迹。从这里我们知道,他偶尔还会给自己煲点鸡汤,虽然字词不太通顺。

他夜班时喜欢吃鸡蛋灌饼,他喜欢这种碳水化合物,一口下去,他能感受到多巴胺在分泌。

他还喜欢吃火车站的德克士炸鸡腿,每次经过每次必吃,他说那是腿届极品,他喝了一口可乐吧唧吧唧嘴说:真是达到了人生巅峰啊。

他还在枣阳市,吃9块一碗的牛肉刀削面。
关于他吃的微博实在是太多了,真的是一个可爱的吃货啊。

他喜欢厦门,他去了很多次厦门海底捞。不知道到底是喜欢厦门,还是喜欢海底捞呢?

他爱看罗永浩,也喜欢王自如,多宽容的人啊。

有时他也玩一把小资,去趟星巴克喝杯咖啡啦,去趟巴厘岛当当游客啦,吃吃海鲜啦……他还是个“芥末党”,别忘了,他可喜欢吃日料了呢。(续)

菖蒲新居 boosted

(续)李文亮医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几年前他经常打羽毛球,近几年从他发胖的身体看来,已经完全忘记了这项运动。

他伤感地说,我爸爸的身材都比我好多了。

有一天他想吃橘子,他穿着拖鞋在风雨中跑了一千米终于买到了橘子。
至于橘子好吃不好吃,他没说。

他也常常转发一些抽奖微博,他可能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吧。很快他的运气得到了验证,有一天他终于中奖了,奖品是一盒湿巾。

和所有年轻人一样,他也喜欢肖战。

他还在闲置物品交易平台上卖出了三台旧手机,他也会玩跑分软件,但入坑不深,估计没时间吧。

雅安地震时他捐了两次款,都是在微博上捐的。

他看过《北京遇上西雅图》打了五星。

下了班他去逛超市,看到158一斤的车厘子,他跟个孩子一样拍照发微博说:吃不起。

今年他可以吃的起了,因为肺炎,只要60多一斤了。

但他再也吃不到了。

2020年2月6日,全微博的人都在纪念他。

至于为什么纪念他,你能明白吗?明白。
(配图另一作者见水印) pawoo.net/media/G0caHAUvHILMrb

菖蒲新居 boosted

华人被歧视仅仅是因为病毒吗?在那堵墙的作用下,十四亿人鸦雀无声,一旦有发声音,也是有组织的“出征”、“寸草不生”等噪音污染,在长期缺乏交流和包容的情况下,华人群体的面孔模糊而丑陋,刻板印象的罪魁祸首是谁?

菖蒲新居 boosted

第一个公布李医生去世消息的医生疑似被训诫。请关注。

菖蒲新居 boosted

昨天看见有人说觉得维尼大帝上台后修桥铺路脱贫查腐挺好的,生活是有了变化,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反对他。
社会保障,基础教育,国家公共建设是一个现代化国家应该提供给它的人民的基本保障,它和谁是最高领导不应该有直接关系,它不是来自“君王”的“恩赐”。
很多人所反对的也并不是他个人,而是以他作为形象代表的后面的那个运转出现问题但是无人能说,无人敢说的机制。
越来越紧缩的言论管控和媒体自由以及越来越强烈的个人崇拜,另,他还修法让自己千秋万代了。
历史可真他妈的是个车轱辘啊,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反帝制,反到最后自己人又给他改回来了。
挂着羊头卖的狗肉就不是狗肉了吗?对不起,我没法这么欺骗我自己。

菖蒲新居 boosted

派出所找他的警察会很委屈,网上查到他消息的网警会很委屈,老实打击谣言的市里领导会很委屈,甚至涉及到中间闭眼的那些人,可能也会委屈,自己不想这样的结果,只是想先压一压,先等一等,或许…。戴着更大冠冕的人也委屈啊,这是一种有效的社会处理策略,他们可并没打算亲手杀死什么人。
网上一直到肺炎爆发都还在说这确实是谣言的人也很委屈,“这确实不是sars啊”,他们也没真的想谁死。
不愿意说话的人也委屈,说话的人也委屈。
我看到有人赞颂勇敢和奉献,若是这样倒还好了,因为那归根结底是个英雄被屠戮的悲剧故事,我们的愤怒有所指,我们的悲痛也是普通人角色应该做的。这样倒还好了,因为我们在十天后,两个月后,一年后就能忘记。
但如果,如果他自己不过是出于最基本的善意,想要警告他的同胞,他身为一个普通人被那些无意沾血的人沉默屠杀,而其他人漫长地行走着建起了木台和高塔,编好了绳索,这绳索只会在湿润时收缩,所以当那天下起了雨……所有人都觉得委屈,因为是雨杀死了他。

m.weibo.cn/1238896151/44691124

把没有能力的人推上高位,最终便是所有人为他的无能买单

菖蒲新居 boosted

片段都摘抄了那干脆全文放了罢(完了 Show more

菖蒲新居 boosted

片段都摘抄了那干脆全文放了罢(继续 Show more

菖蒲新居 boosted

片段都摘抄了那干脆全文放了罢 Show more

菖蒲新居 boosted

转自微博 @承吾X5 纯转载 Show more

菖蒲新居 boosted

告别。photo by 财新记者丁刚 ​​​​

听话的奴才永远比有能力的人重要。所有人都会是政治车轮下碾压的稻草

菖蒲新居 boosted

《请停止冤枉疾控中心》一文里面,作者表达了不少情绪,也用了不少主观性很浓厚的词语,但提出的一,二两大点事实非常有意思,也非常重要。
第一大点直接指出疾控中心发布疫情相关信息是违法,法律法规规定了疾控中心的组织性质,它是卫健委下属的一个事业单位,职责履行第八点明确“提供技术支持”,疫情如何发布?疾控中心向政府报告,政府向社会公布。第二大点则更进一步,直接点明疾控中心甚至没有权力下结论,但隐去了没有权力下什么样的结论,后文中则可以清晰看到,在我国,科学家(或者说专家)和疾控中心有在科学事实上下结论的权力,但没有在社会认知上下结论的权力,谁有权在社会认知上下结论?是政府。
疫情公布和防控的这口锅,看这篇文章的话,从武汉市市长甩锅开始,最终还是甩回到政府头上了。原文链接:
card.weibo.com/article/m/show/
整个的甩锅表演,“对上负责”的体系可见一斑。至于言论自由什么的,就不提了,毕竟从来不存在的东西,提它干什么呢。

菖蒲新居 boosted

接上一条。
《请停止冤枉疾控中心》中第一和第二大点的事实可以试图解释我个人看完《武汉大瘟疫,国字头专家们贡献了什么?》之后给自己提出的几个问题,为什么政府,卫健委等发布的官方消息同专家组的论文和结论差距这么大?地方政府,各级疾控中心,媒体和专家组在这个信息差距之间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
如果疾控中心和专家组确实如实向卫健委,政府报告了,那么捏,从法律法规上来说,这个信息差距就是政府造成的;媒体对专家下的科学事实的解读,特别是央媒,有些解读也出现了一定曲解,至于监督作用,则更是一个笑话。至于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已经不仅仅一个地方或者一个环节出问题了,我已经看不太懂了,各位见仁见智吧。
两篇文章链接:
card.weibo.com/article/m/show/

mp.weixin.qq.com/s/G_7W3JTRT1k

菖蒲新居 boosted

其实现在缺什么东西都先骂红会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后勤物资的供应是不应该搞成现在这样纯靠慈善、红会不给就停摆的。按理说官方拨款调资源怎么都该比慈善机构/民间捐赠来得及时且大量吧,现在这德性疑似有关人员全死光了,再定睛一看,活着呢,因为慈善还得给各指挥部发钱。全员上下吃善款,厉害了。

菖蒲新居 boosted

武汉红十这个……
好吧,其实这次的疫情,是一次很好的人类观察素材了。
就是很多事魔幻到连奇幻小说都觉得自己输了。
我的结论是,人类的道德水平可以低到没有底线,也可以高到没有上限。

菖蒲新居 boosted

最近看一些新闻有感。
.
素材来自:
【神医RAP】我还治不死你?by 点滴菌
bilibili.com/video/av12012048/ pawoo.net/media/pBCyS677xeruqI

菖蒲新居 boosted


大家刷微博刷得很热闹,但很多问题藏在细节里。我举两个例子:

(1)黄冈市卫健委唐主任。我们看她的履历【图1】:从副科级提到最闲的正科级(档案局副局长),然后不到一年直升副处级(副县长),这不是一般的操作。她没有任何党务工作经历,推断她符合“无知少女”(无党派、知识分子、少数民族、女性干部)中的”无”和“女”。这类干部通常是凑指标的,很少掌握实权,她在副县长期间就主管教科文卫,之后调到卫计委和卫健委。由于无党内职务,所以卫健委配双主官,主事的应该是党组书记,那么为什么主事者没有出来接受采访呢?最终唐主任被“免职”【图2】,但免职一般不具有惩罚性,待遇也不降,只是在家闲赋。【图3】的文宣则显示,唐主任从1月5日就开始常驻卫健委处理疫情,期间没有休息日。1月5日啊......

m.weibo.cn/1902528741/44669136

菖蒲新居 boosted

凭印象记一下各国跑路速度【不保证准确性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