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讨好型人格真他妈要了我的命。我怀疑这是我的基础代码(胡诌的,并不懂什么代码。

又又又被拉进一个工作群。
我:消息免打扰。
手滑点成了:置顶群消息。
更窒息了。

昨晚我妈给我打电话,问我想吃什么,想在哪里过年,我统一回答“随便”。她说你好歹给点意见啊,我说我的意见有用吗,她说有用,我依旧说随便。我妈就是那种她那个年纪最常见的家长——会询问孩子的意见,但孩子说什么她就反驳什么,并能从中获得乐趣。以前我还试图说我不想一个人住亲戚家,我和他们不熟甚至根本不认识他们,她反驳我说人家很关心你,于是我在陌生人家里住了很多天。我试图说我想吃火锅,她说她都包了饺子。我说我想吃水果她说太贵了不买。我说过年我想出去玩,她说过年哪有不在家里的。然后我妥协了,她开始批评我没有自主意志,批评我和她不亲近。我说嗯。

@KisaragiSaya 友人A:还好你带手机了。
友人B:可以记录下这一刻。
友人C:抖音,记录美好生活。

蹲厕所
一蹲
卫生纸齐刷刷掉进了马桶
现在我正在和出水口大眼瞪小眼
它是大眼我是小眼

公司年会。
我全程只抽到了10元现金。
今天起我叫,十元里美。

一个刚修完产假的(男)同事惊讶道:什么?过完年我孩子就两岁了???

新的一天,没有敬业。
敬业没有那么容易
每份工作有它的脾气
过了朝气蓬勃的年纪
只能辞职回家种地
僧气

还是那个设计师同事,吐槽公司网速:别的设计师都是下载素材,而我只能截图。

设计师同事:别那么对客户说,你相信我!
过了两秒,她:我都不相信我自己。

有没有那种《用修仙方式打开黑客帝国》的剪辑or文

"人对爱和永远,应该有幻觉。"

放过我吧 Show more

贫穷使人进步。这个房子的窗帘杆是不可拆卸的,窗帘想要挂上去只能用挂钩,淘宝搜了一圈,合适的挂钩太贵,十几个要60块钱,我窗帘才120块。正发愁呢,歪头看到了房东留下来的锤子,于是挥舞起社会主义大锤,把那个窗帘杆给锤了下来,安装好窗帘后又锤了回去,我真牛逼。

在看一个小黄文,冲着肉去看的,结果剧情写得好好哦

吃了一个肖战和杨紫的瓜。当素材看还挺好玩

达斯维达:我要五彩斑斓的黑。

新房子买了一个这个。
打算给他起个名字。
鉴于他如此沉静,而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那么他应该叫康桥。
不对,太文艺。
那就叫大桥。
太粗俗。
叫江大桥!因为南京市长江大桥!

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
有些人活着她眼镜找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