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画了这么多了而且还在画…我他妈,还完债我就不画了

不过我确实不喜欢片面的刻板印象里的女性的一切美德,席琳是好妈妈和她会伤害他人也并没有矛盾嘛
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安娜那种憎恨自己所生下的孩子的母亲形象(

联系到沃尔夫-阿布萨隆-席琳-奥格斯特这一线人物中充满了致幻剂、下毒和谋杀,感觉就…原本模范好女人的形象也变得可疑了起来

比如我之前就没仔细想过席琳一个单身怀孕女性,还抱着一个畸形宝宝,在作为他乡的碎叶城究竟要怎么立足生活(
如果一开始她曾委身于一位本地男性,但在那两个孩子的记忆里其实并没有留下多少关于那个男人的印象(他们只能记得在更小的时候妈妈不会来陪他们睡觉,他们只能互相依偎),那么那个男人之后去哪了,真是让人细思极恐(

从每个角色视角写故事就会思考起一些写梗概时候没想过的细节…感觉写着写着我有希望能把主线前的背景故事都用这个形式理上一遍

谢谢有人愿意约我的q版,因为太无聊了所以出草稿巨快导致我都不敢发金主怕他们被吓到(

又画了if假想,假如小时候遇到亚伯兰的是克莱梅蒂斯而不是奥格斯特
感觉两个人都不至于会变得那么惨呢

所以像阿dio那样纯粹的坏人真的很难得,因为他太纯粹了已经是普通人难以理解了所以我很喜欢(?

黄文每次写的篇幅太长坏东西就又要开始忏悔和赎罪,好烦,难道我的道德感太高了无法写出没有负罪感的坏东西!
我就想搞搞看纯粹坏东西怎么老是不纯粹

黄文又变得恐怖了起来,为什么我的黄文总是写的像恐怖片

想画长发美男但现在的坑里都没有长毛让我爽了
然后一想道格拉斯勉强算长发,但他在我心里似乎一直不能算美男所以一直被遗忘(

我也不懂为什么同样是英雄片,奥特曼就不像欧美超英那样,身为拯救世人的英雄总是充满了被背弃,被误解,被不信任,圆谷真的老爱yygq的,让英雄拯救了世人后还要被被拯救的人唾弃和践踏,真是杀人诛心啊…
然后圆谷也知道这么搞太抑郁了所以老想挽救一下剧情,就出现了英雄不在乎那些没得救的家伙们的卑劣,他在乎的是他想保护的那些人,他不能对他想要保护的人见死不救,正因为人群里还有值得抱有期待的希望存在,所以他也要拯救世界(所以将人类理解为一个群体概念似乎能弄懂一些了,他即爱人类的希望又能容忍他们的卑劣

大部分时间里我都不明白亚伯兰在想什么,但有些灵感乍现的时候就突然反应过来,哦,原来如此。我好像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讨厌真正的奥格斯特了,不是憎恨,反而是一种害怕。

写养父视角:一口气十行
写主角视角:死活憋出一句话还觉得他不会说这么阴阳怪气的话而删掉
结论,:一个什么都能说什么能干做的sjb真的很好写啊

每次看推理小说就…我对手法一点都不感兴趣,我只对动机感兴趣(
毕竟手法可以靠逻辑推论(不过日本人真的好爱乱伦和男女性别互换!)猜出个大概,但动机就关乎角色的背景了,而且动机就…再怎么扯淡也可以接受,手法就一定得保证合理,一旦要求合理嘛快乐就少了一半了

画画画的很火大然后去写黄色发现十分解压心情变平静了,于是假设我每次不快乐就去写黄色之后我就能收获成吨的黄色废料(但这样的快乐是不可能持久的

太傻逼了啊!!!我居然还很努力的去思考他究竟是不是真的想表达这样的观点毕竟如果他真的想表达的是这样的观点也太过傻逼了结果他妈的还真的是在表达这样的观点

看了一本网红哲学书,一边看一边越看越怒,写的什么玩意,一开始看到这么短就觉得不太对劲,简直篇幅可见的狭隘,通篇因果错置偏偏就好那么能掰,最可怕的是还能看到一对网友在对关键句做伤春悲秋的赏析…还好还有些提出问题的,就,不愧是看哲学的问题提的都十分刁钻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