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
是个假人
· 一般被称为:冰块;
· 都内一般无能会社员,无力地生活着;
· 前島亜美推し;
· アイマス:いくもも好き;
· Arknights:休闲玩家,微课,有空的时候还是会琢磨琢磨;
· 人长得一般,肥,性格不是太好;
· 维基马拉松爱好者;轨道交通爱好者;基本退坑知识水平处于比一般人高一点点的“天文爱好者”;
· 爱好广杂浅,什么都知道一点,不专精;
· 内容包含:大量转发、日常、食物、铁路、游戏,摄影、日麻、声优、纸片人偶像
· Twitter: NakataniKarinka;Steam:中谷カリンカ;Nintendo:1454-5490-1431

我以为我配了,但最终还是不配

从微博迁移过来的po文 

又给自己劝了半天
不能总因为害怕失败就退缩,这点必须改正
更何况有些事不是能因为有可能失败就退却的
哪怕会被讨厌,跌倒后会一无所有
先试试再说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无非是,会更难看一些

恋愛は戰 

她说她喜欢讲废话,但是我没觉得她跟我有讲废话,我不知道是不是标准不同还就是她并没有跟我讲过。不过好在最近略微有在分享她的生活里,略微有主动找我说话,虽然多数时间还是我在主动,但总归是有些希望的。
但是这希望之后,无论是什么结局,下一步又该怎么走。
上个月我不确定棋盘对面有没有人,经过这一个月,起码我有让她来注意这场棋局了。
我表现的应该足够明显,她在这方面应该是个聪明人,她懂。
而我则做好了“宠辱偕忘”的心理准备,认认真真的,只是进行好这次对局。

一个人出来旅游,到最后难免会觉得孤寂 

更何况最后还跑到了一个有特别意义的城市来了,再想到以后几乎不可能有任何可能的时候就更觉得难过

wait,这条我怎么记得是好几天前发的,怎么变成昨天凌晨两点了??

Show thread

最近总能感觉出,我可能真的找不到直女当女朋友了
大概率上直女应该都不会喜欢我这号的

看见好看的美少女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羡慕啊…清和这样的根本就是老天爷赏饭,人家自己也很努力在保持,但是像我这样的就算是减下来也不会好看啊…同样是人,人家就是身材超好的美少女,我就是死肥宅😰

就现在的感觉来说,自从炸号之后,微博上颇有种大隐隐于市朝的感觉,我对微博上大多数热门话题完全没有兴趣,不热衷批判原神,不热衷抵制肖战,对内娱明星毫不关心。发的都是自己想法,自己感兴趣的,和最近在玩的游戏。有人愿意点个赞,回个复,我就很开心。
而这边,怎么看都是小隐隐于山林。目之所及之处都很和睦,任何人之间的距离也很大,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热门”,不用担心说了什么会被禁言炸号,不用担心敏感词,很是清净。

其实我并不是非常想把微博帐号找回,年费会员其实也没啥所谓。只是不想让王高飞为所欲为

我靠完了我可能真的是(心理上的)女同性恋😨

说来感觉挺怪异的,明明不是在缺爱的环境下长大的,我却特别害怕失去其他人的感情…

人需要离得近的关系,也需要离得远的关系。
活在画里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过于松散的结构是否会导致大部分人觉得距离很远

近期春节返乡各种政策都体现了:
1)中央的别扭:既不想让人大规模流动,又不想出台过严的政策(一方面影响经济,一方面影响民意&给境外势力留下侵犯人权的把柄)
2)地方的不甘:中央的不能全不听,但是又不想要潜在的“危险”流动;大城市倒是无所谓务工人员离开,能不花一分钱就留下最好,但绝不可能发太多的钱,也不会督促企业以薪留人以岗留人,即使留岗了也不想给你补假;小城市县村不想让大城市打工的人返乡,一个字滚,但还是上级的不能完全不听,真能完全不听的只有村级。
3)全国的割裂:一个月来凸显了全国各个地方的执政水平差距,有的地方都快饿死人了,有的地方能派出餐车给风险地区隔离人员送饭;中央政令明面上几乎已经无法通达地方了,地方在此方面基本上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甚至京城都不例外,更别说最基层的小乡村了:部长算什么,村长才是这儿的老大。

现在是真的好爱怀旧,怀的甚至怀到我出生以前。对昭和末期也就是七八十年代的日本就有莫名的好感。
当然怀的最厉害的还是中学大学那会儿的事物。
听着大学时期常听的东方的曲子或者歌,睁着眼睛都能回想起在西安四处跑的时光。

连iPad地图都在提示着我今天应该是要回家才对

就每次看人家CP之后羡慕,主要原因是羡慕人家能找到那么多认识的人一起乐。而我每次去就……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