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vijlak @KagamiNoMiyato@pawoo.net

Pinned toot

介绍一下我自己:非常疯狂的丧尸型喻黄粉,偏喻,什么都能代喻黄,什么都能代喻文州。对小黄的态度是:天上地下只有你和我推最配
我眼中的喻文州代餐:中分 淡定 腹黑
我眼中的喻黄代餐:富豪刑警 重生之何以非凡 嚣张

Pinned toot

列出刻在灵魂里的粉籍: radwimps+华晨宇
听一耳朵英摇日摇和金属,尤其喜欢muse Coldplay 曼森 战车
死宅,有番剧就能活下去
混混日圈,舔舔孔刘李栋旭,吸吸抖森小雀斑
公元2000年来到地球
♀双性恋有女票

只盯作品毫无原则的kuso之人,无法拒绝美丽的事物,够让我爽就能永远地得到我的爱,若是恶魔便一同堕落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我再说五百遍:浅薄的快乐是最强的快乐

Pinned toot

我要不痛苦

为什么有的人写肉就喜欢写什么肠液啊
人有肠液吗

ohvijlak boosted

1942年5月23日,毛泽东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几经修改后于次年10月公布在《解放日报》上。

这篇报告标志着毛氏「党文化」观的正式形成,它直接师承斯大林,与具有极其强烈的政治功利性和反艺术美学的日丹诺夫主义一脉相承,它更加政治化,表现出更浓厚的反智色彩,包含下列五个核心概念(已整理简化):

一、文艺就是政治斗争工具,最首要是为党的政治目标服务。
二、知识分子必须永远接受「无产阶级」的改造。
三、革命文艺家必须与人道主义、人性论进行坚决斗争并彻底决裂。
四、鲁迅的杂文时代已经过去,严禁暴露革命队伍中的阴暗面。
五、反对从五四新文化运动遗留下的文艺表现形式上的欧化倾向。

ohvijlak boosted

我真的是攻控吗??我可能是喻文州控和共工控,而他们俩在我这里都是攻

,我又开了一本原耽看,我又,对,大家都知道我要说什么,攻又失去了他本来的脸。让我们欢迎共工闪亮登场

ohvijlak boosted

來推一下我在用的搜尋引擎。
Ecosia,一個當你在搜尋東西時同時把自身營收80%拿去種樹的企業。
右邊那裡是我目前用這個之後到底種了多少樹!<<用很久了
推一下別人寫的教學
buzzorange.com/techorange/2017 <<中文
還有官網
info.ecosia.org/what
以及因為他們決定將才收公開透明化。所有的financial reports在這裡
blog.ecosia.org/ecosia-financi

侧面说明蓝雨是最完美的配置

好,我觉得喻黄最嗑的地方除了“我和少天走这边”就是最后去国家队了黄少天还是可以叫喻文州队长,这就是最强的客观事实

静水边核心科技: 十章以内必双箭头,迅速谈恋爱

最近看原耽脑补的攻都是共工的样子………因为他就,很漂亮啊,又高,又强,还很纤细…共工的脸很适合做出一副暴君的表情…然后他本身又比较没表情,喝了酒还会变话痨,笑起来也很好看,没表情的时候还能脸红,哇…太符合我心目中的攻了。

烫知识: qq设置正确回答问题加好友,然后把问题和答案设置成乱码,就能屏蔽从好友通知而来的骚扰(甚至纠缠)

ohvijlak boosted

有猫的第三个晚上,因为加班一天没进家门,回来的时候知知就趴在小架子上眯瞪着个眼睛,但是看见我就支棱着跑下来了,开始围着我转……虽然是为了讨食,但还是有点惊讶(原来猫猫为了吃的这么能屈能伸的嘛??明明两天前还各种躲着我!)
结果这家伙就开始追着我的手机绳跑,在地上滚出一个猫皮卷,我趁机给它倒食。好家伙,顿时就冲过来了,速度之快让我恍惚以为自己领养的其实是条狗,然后又是一顿风卷残云……视频发上网总让我觉得自己会被路人误会虐待动物,不过好消息是知知已经不拉稀了,看来开始好转啦!
后来饭后运动又跟着我满屋转,我一回头吧还会被我吓得连滚带爬往床下钻,也太怂了吧!又怂还总想看我在干啥。
说起来,知知已经把屋里能打的东西都打了……啥纸袋子啊、纸板箱啊,玩具球啊,全成了知知的打拳对象,打遍天下无敌手,甚至早上的时候还抓到了一只瓢虫,一个人玩得贼开心。
我开始怀疑前主人讲它是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不过是为了掩饰它贼能吃的幌子罢辽!

我好怪,一边觉得不应该跟妈妈吵架一边又觉得当然是她有问题 pawoo.net/media/Oc4HsRwj45B1xy pawoo.net/media/B5C9yincpwLRLQ pawoo.net/media/ogOX59ixsRCaOL

虽然他是直的

最近怎么好多人讲疯逼攻?我看一次跳戏一次,因为,大家都知道我要说什么,我脑子里就那两个字: 姬狗

kanae是不是有「实现」的意思啊…!
文盲日语反射弧绕地球三周半

?这就是哨向吗?真可爱真可爱真可爱 pawoo.net/media/-W9knx0eBHaiqM

kamito太会讲情话了,而且还特别紧张
太痴汉了这
kanae也…太蛊了

想握着她的手腕让她握住我的脖子。
在坐地铁互相靠着的时候。
我们但凡坐在一起就会互相靠着。明明比我高好多还是会歪七劣八地找我肩膀。

说真的,本来今天想要描完图以后搞完一个ddl的,结果我在大桌描图我妈在旁边搞卫生,看到我在听knkn的录播一边揉手就说,你这种剧看得够多了吧,怎么不看专业书balabala,以后还要考研的你紧张一点balabala

我立刻就自闭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