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郎开店,其实根本不需要特意挑矬子,你比他高你自己就觉得不舒服。要命的是装都装不了,随时一个小细节就能让你暴露。比如朝鲜宣布所有新冠病例都已治愈,你噗嗤一乐,是在笑朝鲜满嘴跑火车呢?还是在笑本朝连朝鲜都不如呢?讲不清楚了吧?因为这事你就不能乐,但问题是噗呲一乐是很难忍住的,忍得过初一忍不过十五。你看网上傻逼为什么越来越多?就是因为不断有这样噗呲一乐的大浪淘沙。

整天说人家文化入侵你,说得好像这年头还有人真觉得到现在你国这文化环境里捞钱可行?那是什么孤勇者行为啊?图啥?图你火山走单杠,跪等审核的模样?图你技术故障不上档,只得哭一场?图你红线万里长,千般辱华的花样?图你打码打得强,不敢赌广电来一枪?图你和曹县那么像,阉得都一样?

既然是要歌词“与时俱进”那就该改成“丰县的一片天,是封闭的一片天,乌衣去见铁链女,就再也看不见”或者“唐山的一片天,是乌黑的一片天,钱存进村镇银行里,就再也看不见”还有“官赋红码,封锁上访的路”别忘了加上“不知道贷多深,不知道债多重,却做梦要带着你全家,住进烂尾楼” ---啊呸,怕是开腔就能全国封杀的路数吧。

"好莱坞只有zzzq了!“---那你内娱除了没有zzzq外还有个p啊,是烂的花样百出连台词都念不了的演技呢,还是整容都救不了的发廊小弟脸哥哥们,还是百般自阉也躲不过”技术问题无法上映“的命运呢,是刑不可知 则威不可测变换莫测的审查标准呢,还是空无一物的正能量样板戏呢,还是开不了门求爷爷告奶奶要吃西北风了还被拉去号称”14亿人民“大市场”的院线呢?还是个有点追求的导演小心翼翼出来说句“咱们不能只有正能量主流电影”就被消失了的提议呢?--- 把自己阉成了个一根阴毛都不剩的德行,还拿着刀瞄着人家胯下,觉得全世界都该惯着你用同等标准陪你玩受你的气,这哪门的爹婴缝合体?

每次看到那种“韩国电影是靠跪西方才拿得到奖的!我们就是不肯跪才被打压!如果我们肯跪,早拿奖拿到手软了!”---就想问,怎么个跪法啊,是像河南被赋红码的储户们跪在警察面前承受辣椒水泼面的那种跪,还是求冷漠的医生救救自己没有核酸证明的肠梗塞婴儿的绝望父母的那种跪,还是在摇上去的救护车窗前嚎啕的那种跪?千跪万跪万万岁,中国人民又跪下去了,大家不跪洋人只跪政府,一百年前只能靠磕头如捣蒜求青天大老爷开恩,一百年后也照样只能靠磕头如捣蒜也求不来青天大老爷明察,这还真是时代的进步民族自豪的根基所在呢。

一封告密信送到武则天手里,内容竟是告发周兴与人联络谋反。武则天大怒,责令来俊臣严查此事。来俊臣心里直犯嘀咕,他想,周兴是个狡猾奸诈之徒,仅凭一封告密信,是无法让他说实话的;可万一查不出结果,皇帝怪罪下来,我也担待不起呀。这可怎么办呢?苦苦思索半天,终于想出一条妙计。他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把周兴请到自己家里。两个人你劝我喝,边喝边聊。酒过三巡,来俊臣叹口气说:“兄弟我平日办案,常遇到一些犯人死不认罪,不知老兄有何办法?”周兴得意地说:“这还不好办!”说着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来俊臣立刻装出很恳切的样子说:“哦,请快快指教。”周兴阴笑着说:“你找一个大瓮,四周用炭火烤热,再让犯人进到瓮里,你想想,还有什么事不招供呢?”来俊臣连连点头称是,随即命人抬来一口大瓮,按周兴说的那样,在四周点上炭火,然后回头对周兴说:“宫里有人密告你谋反,上边命我严查。对不起,现在就请老兄自己钻进瓮里吧。”周兴一听,手里的酒杯啪哒掉在地上。-------五盒麒麟的问题就在于,他太忙于造瓮,忘记自己迟早也会成为周兴。

出门逛街没必要,进馆子吃顿好的没必要,看个电影放松一下没必要,约会谈情说爱没必要,跨区同居没必要,操办婚礼更没必要,但生三胎非常非常必要。---每天都觉得自己的基本常识在被挑战,就算公母仓鼠都TMD得关一笼子里才能操出小仓鼠来,而目前这个三天两头封城锁笼子,就算再恋爱脑的男女隔着个小区都不得不远程恋爱,如罗密欧和朱丽叶一样见个面都胆战心惊怕违反防疫法,是怎么个有丝分裂法才能大变活人出下一代来谁来和我解释下,这都不是韭菜想不想把自己装进最后一袋了的问题了,而是你在往田里倒硫酸还希望亩产万斤的操作啊?不过我理解等明年生育率出来之后,老爷们是绝不会把过度防疫996育龄女性太少房价太高生育成本高得远远大于收益等等导致生育率见底的锅往自己头上揽的。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别老是吃不了苦,矫情。“这话说的,上一代各种艰难险阻撑下来,可不就是为了让下一代不吃这同样的苦嘛,要是吃苦到头来还是为了重复老路,那和蒙着眼睛原地转圈拉磨的驴有什么两样,当然连驴子都说不出“今天咱们不吃鞭子,下一代小驴子就没鞭子可吃了”这种听起来是搞SM里的M世家的牌坊的话。

简中居然还有人颇为真情实意地吹嘘朝鲜人民“精神富足”“有主权有尊严”“身在最后的净土”----真活久见了还能看到朝吹的。但潮吹和朝吹同音了简直是侮辱前者----毕竟潮吹还是真实的享受,而后者不是蠢就是装出来的高潮---你给它们个机会在”去腐朽的美帝夏威夷度假“和”去朝鲜为金家三代和其子孙贡献终生“中选择,它们能冲火奴鲁鲁方向跑得能比脱肛的野马更快。其实都用不着那么麻烦,只要扔掉手机,放弃团购,坚定地相信上海政府,一个礼拜后你就能体会到朝鲜人民的幸福生活啦。

咱再说多一句,关于创作自由。我认为所有画手都有画男人屁股的自由并且有把男人屁股画得肥润挺翘活像个茁壮成长的青椒的自由,我也认为人人都有评论“我靠,这屁股真画得肥润挺翘活像个茁壮成长的青椒,观君画个臀,如同只能看到臀”的自由。如果观众连评论个屁股都要被打成不爱国居心险恶,你也别奇怪为啥那么多政策出来能达到把车开沟里的效果了。

Show thread

《老爸老妈恋爱史》里男主发现崇拜的名建筑师上司的纽约新楼设计图是两坨粉红球夹一高挺圆柱建筑物,而自己的同事纷纷叫好,终于忍不住惶恐地问了句“这看起来不像个JJ吗?”然后果然遭排挤,最后该设计公开时惨遭群嘲,名建筑师上司大受打击。我觉得这图也就是缺个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在东西面世前指出“做为严肃议题这中心点的屁股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当然啦,我也能理解,这出来后凡是指出都被骂恨国党集体霸凌宫廷画师了,也不能指望有人在他画的时候敢提这意见的。

Show thread

正经人谁把防疫服夹屁沟里啊?你看这臀大肌,强而有力---强而有力啊!眼看他就要大喝一声,发动括约肌,将那新X病1粗壮的茎体生生夹断--!----我看了乌合麒麟新作《男同血战黑曼巴》之后就这感想。

我记得铁链女事件时海外女性留学生工作人员们还向使馆交了联名信督促追查,其中一句是“疫情期间难以回国,希望国家不要变成连心也无法归去的地方。”----我在想,上海的绿栏杆,河北城市家家门上的铁锁,下不了高速的卡车门上的封条--只要有“必要”所有人都能被锁起来,都能被无视,都能被牺牲,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和丰县那位不幸的女人之间的距离比你想象的更短,连一闷棍都不需要。

一位逃出上海的油管UP主锡兰说,天啊,太不可思议了,中国人怎么这么能忍,他们的遭遇怎能如此荒谬,而他们怎么能毫不怀疑地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泡泡里,拒绝外面的世界的常识?--这也是我近年的最大感受,然而这并不是一个泡泡,这是一个庞大的不断加砖加瓦的井,而井中的水则在日益沸腾。中国与外界的链接正在断裂,无论是物理还是资讯方面的,甚至曾经被捧为”经济发展无论如何也不能被落下”的概念也被遗忘了,新一代浑然不觉开放曾经带给他们的富饶是如何脆弱,而接收的信息又被扭曲修正到什么样子。现在国内新闻和自媒体已经到了把外媒的英文原文放在边上都敢翻译成截然相反意思的地步,是真的蔑视国民里能看懂英文的?这样下去只要把敢指出的人炸号,而进一步彻底封闭VPN的使用,基本上就能描述出一个“中国以外全都水深火热活不下去”的平行世界来,而物理上如今三天一小封五天一大封,谁还敢预想未来几年的外贸和制造加工业的前景?而国民的出入---现在回国有多难大家有目共睹了,而出国旅游探亲如非紧急也基本很难拿到护照了---这片土地,很可能变得越来越陌生,也越来越封闭了。

我对同济那位红蓝哥的感想是,人都跪安了,大家也不用拎着脖子把他提溜起来逼他表态了,希望他早日战胜人性,达到不需要洗澡吃饭拉屎的天人合一境界,毕竟这些是他认为乌克兰人民不配得到的,那一视同仁总没问题吧。

以前的我be like: 润不能解决问题,如果你梦想一个乌托邦能让你生活中的一切困难消失,那么这个乌托邦恐怕还没有出现在地球上---
现在的我be like:润啊,干嘛不润,凭啥不让人润为啥人一说润你就骂TA不爱国?现在国内就业很轻易吗我润出来就是给同龄人一个减轻就业压力的机会,现在国内抗疫任务这么艰巨我润出来消耗国外的医药资源疫苗自测包,把生的机会让给留在国内的同胞,我不需要折腾大白累到尿裤被当正能量宣传,也不用抱着孩子跑医生面前嚎啕免得你们骂我没大局观给人家添堵,国外超市不关门咱想买啥就买啥也不占居委会把蔬菜水果放到烂的地方,你在国内996调休拼死拼活建设美好明天,我在国外摸鱼周末端红酒坐沙滩躺平拔他资本主义的羊毛,咱们里应外合,迟早实现强国,哦你觉得我破坏力度不够?没关系我还是极端女拳,我将尽一己之力挑拨国外的男女关系,你在国内生三胎为祖国养育卷筒中的未来,我在海外支持LGBT让人家亡国灭种,欧美这么水深火热,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润啊,华润万家,都润TMD!

微博真要显示IP所在地的话,大家不都在西朝鲜吗?

疫情期间那些被打死的猫猫狗狗并不是死于此地没有动物保护法,而在于其主人没有人权可言。然而低人权优势的隐性成本无所不在---上海打死柯基的影像一传出来,把还在上海的外国人吓破了胆,恐惧自己不但要被压去camp,自家的宠物也要被乱棍打死。于是能逃的都逃了,当然外资也搞不下去了---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一棍下去至少敲掉了半个亿,怕是老佛爷的宠物都没这么高的身价---当然不少国人不这么想,他们只会觉得,yeah,我吃不上饭,一等洋人也吃不上饭,还有比这更能扬我国威的吗,果然赢了,又赢了,赢麻了,好耶。

当我们回想那十年,总会觉得不可思议--有些人被拖出来打倒的原因,竟然是那么荒谬可笑---比如我的大伯,就是用有领袖照片的报纸垫在床单下面取暖,就被举报“妄图压倒领袖,居心叵测”)----然而仔细想想,现在不也差不多?一开始是找那些会严厉批评政策的“公知”的麻烦,然后轮到会温和批评和建议的异见者,接着炸掉那些会阴阳怪气嘲讽的号,等他们都消失了,就去找疑似阴阳怪气的,等互联网上只剩下“干净又听话”的了,就去挂那些丧的抑郁的负能量的躺平的,等这些人也被静默了,那还不就剩下岁月静好的了,发国外风景是讽刺国内封城政策,发猫猫狗狗照片是格局小---好日子还在后头呢,靠吃红米饭过活的那群东厂太监们很清楚什么叫鸟尽弓藏,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没活可干的,至于怎么证明其存在的正当性?只要思想不滑坡,反贼到处都能捉----至于原因有多荒谬,啊你见过多少红卫兵在十年后需要为他们逼死的人负责的?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