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 

啊...還是沒睡。
作息已經垃圾到令人發指的地步了。
好久沒上趴窩☆彡▽`)ノ

看到李银河不再谈政治,那自由的环境果然是消失了。有个传闻,她本来就是高塔上的知识分子,被CCP作为彰显自己还算民主自由形象而保护着的人。所以李银河一直还带着一种天真感,这几十年来都没有闭嘴,觉得这是自己的权利,也没发现这种行为换了其他人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

然后,这个天真的人也不敢说话了。

cw 

发现自己手下的oc没有一个寿终正寝

“伟大的人接连去世,留下这个世界黑漆漆的一团。”

对于中国现在的近况,假定要消极对待,那么大可以一路消极下去,认定中国人已无药可救。我们也不必抗争,只要手拉手走向死亡即可。
毕竟人活一世,死了之后便没了,要想不管不顾,享乐一生,没什么不可以。
但同样的,人也只活一世,今生今世、此时此刻如果不作为,岂不是白来一遭?
我不信因果,也不信报应,更不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做也好,不做也罢,不由我来评判。但比起用着新话含沙射影,愤世嫉俗,我宁愿把我的不满化为行动。
若我因此死了,也不后悔。若我因此遭后世唾弃,也不退缩。若我依旧寂寂无名,人本无名,都是虚浮。
因此我必须要做,必须要说,必须要喊,必须要敲碎那镣铐。
而至于你们同我一起,我自然感激,如若不同我一起,我也不指你为懦夫,你们都是我的友人,都是我的同胞。
你们不同我一起,我依旧愿意你们而发声、抗争、乃至去死。

一点负面的想法。
我并不觉得这一届ZF有多强烈的解决社会问题的意愿。或者不如说他们的解决手段是非常简单粗暴的,只要达到某种“压到静音”的结果就好。
我也不相信“都是下边人使坏”的“明君”期待理论。前一段被中央官媒以史无前例大字报口味批判的那位前宣传口一把手被搞倒了之后,去年习的亲信接管了宣传口。现在文化与网络的监管已经到了什么地步大家都清楚,比之之前有过之无不及。
永远不要对缺少制约的权力上层盲目乐观和信任,这就是我想说的。

(以及中国人民真的是顺民,能从虎狼嘴边拣点肉渣吃,就能感恩戴德顺顺服服的。可现在的问题是肉渣都快没有了呀。)

看看每年纳税人的钱有多少用来维稳和抓捕不该抓的人,我就对上层者的难处真心体谅不起来。

寧靜致遠是多麼滑稽的東西,人們只是重複的唸叨這些詞語,而看不到更深的東西,這就是文字的牢籠,將人們的思想困死在這些虛無的字詞之中,而無法更深入的思考。

就像很多人都知道科學這個詞語,嘴裏也常常唸叨著要科學不要迷信,可是當真的出現科學的時候他們卻不認識,這就是詞語的空洞,詞語和那個詞語所指向的事物本身可能是不一致的,尤其是當有人刻意篡改了這些詞語指向時更是如此,這就是思想的操控,將詞語引向錯誤的地方,從而認知差異和錯誤就產生了,人們說著同樣的東西,可是指向的卻完全不一樣,我說的綠色是你說的那個綠色嗎?
如果沒有二次認證,我們又如何知道我們說的是同樣的東西呢?可是這樣做的成本是很高的,所以社會就被人為割裂了,階級矛盾劇烈激化,發動群眾鬥群眾。

統一思想只是成為機器,聽指揮這一點上,它完全不同于社會共識,社會共識是人們經過探討和深入研究後對事物的正確認識,而統一思想是指人們只能做奴隸不能有自己的思想和行為,一切都必須聽安排,猶如機器人和奴隸。

一个个人建议。
对天朝现状不满,称呼你朝,你国,我都可以理解。
但请不要称呼“你支”“支那”。
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定性到底还在那里,无数普通国人被屠杀被虐杀的过去是怎样也无法洗白成正义化的。用当年泯灭人性的法西斯对中国的低贱贬称,除了不适感,并不能给我其他的感觉。
即使你觉得这个国家的人民再愚昧、这个政府再不能要,也希望大家能记得自己的文化根源来自哪里。
爱之深才会恨之切,所有的不满和批判都是因为那片土地与我们脱离不了关系,因而希望那片土地有“好”的可能。没有爱就没有恨,真觉得与自己无关的话就根本不会去关心。
我是本着这样的心情去关注、讨论一切议题的。我想大部分人也是。
记住党不等于国,政府不等于国。而就普通人来说,人性是极为复杂的,有多卑微就有多伟大。中国人和世界上、历史上所有的人类都一样,并不更为低贱。
所以,如果还不曾彻底否认自己的文化根源与祖先的历史,就请不要称呼中国为“支那”。

关于物理停网. 

刚了解到,喇荣五明佛学院又停网了,从3月8日停到3月15日。
新疆和藏地的很多地方都是,每年一些“敏感”的时间都会固定的停网一阵。短则一星期,长则一个月,如果发生了什么敏感事件甚至会停更久。十八大前色达县有个藏族喇嘛自焚,半个小时内当地就停网了,后来整个甘孜州和阿坝州都停网了将近三个月。
我当然不支持藏独更不支持自焚这种脑子有病的行为。只是想说,这样的停网不知道离我们有多远(多近)。近期大概是不可能,但将来一旦发生动乱了,要做好心理准备。

因为趴窝有许多中文用户是从微博炸号后避难而来,难免这里使用中文的政治话题会比较多,但也不是说就不好发其他东西了哦。起码我还会继续分享日常、看片报告、读书报告、喵片汪片、小清新、好吃的,等等。虽然说社群人数增多之后难免会有沉默的螺旋,有些人说得多些有些人说得少些,有些话题多些有些话题少些,不过多元化始终是(除了某些极权爱好者以外的)所有人乐见的。说了这堆只是想说,大噶活泼起来吧!😘

大学里投票选过一回……不,两回人大代表。 

某一天接到通知,要求去选人大代表,没有特殊状况不许请假,还点了名。要求人人参与,很民主吧?
去了就傻了。点完名一人发了一张选票,然后直接要求投票,选票上那两个人是谁,大家纷纷表示不知道。
我校同学普遍对政治并不热衷,但同时也有点刺头。很多人不肯胡乱投票,于是第一轮选票收上去,有效票数太少,两人都没当选。
于是第二天又被叫去投票,这回一人发了三票,同时被要求尽量不投弃权票,以免还要组织第三轮选举。这时一位男生跑到讲台上说,同学们为了选举花了这么多时间,是否两位候选人也该到现场来,向大家介绍自己?接着,这男生被拉下去了。
组织者说,这位同学的要求是合理的,但候选人们有课,不能来,之前也组织过选民见面会,不存在选民不认识候选人的情况。
那天为了选举,明明是全校停课。
至于选民见面会,反正同学们都表示不知道。
最后我的三票一人投了一票,另投了一张弃权,相当于还是没选任何人吧。

总之,没有第三轮选举,可见这回票数够了...
嗯,别说我们没有选举权,我在一次选举中分两轮投了四票呢。
PS.那个男生后来没被穿小鞋,因为他属于某个信教的少数民族,谁敢惹啊。

个人看法,现在更迫在眉睫的不是谁的连任谁的个人崇拜,而是执政者原子化(atomize)群众越来越成功、越来越渗透、越来越完善、越来越无处不在。此时互联网技术反而成了最难对付的敌人。
学习知识当然很重要,但在生活中,交朋友,拓展爱好,通过爱好、信念、娱乐来聚集民众是最好的方法。
我们有共同的认知、需求、甚至幽默感都可以成为对抗这种原子化的力量。文学、艺术、音乐更是最有力的工具。可我必须要说这在中国人之间尤其困难。我们这个社会是“控制”的天然沃土。在控制手段愈加强大的今天,我们离失去反抗的可能只有一步之遥——同时我们离失去自己也只有一步之遥。想要安全,就必须要老老实实做一个原子,不与他人交流聚集;但想要幸福和归属感,我们又必须去做这些事情。
他们正在做的这一切,是背离人性的。我们的这些需求,是人本能的需求,也是人社会生活的根本。

还是那句话,谨慎行事,相信自己,不要着急。

But both can be given up for freedom.

"地球怎么还不爆炸还是吸点精神鸦片麻痹一下自己吧。"然而就这点需求都是办不到的,比如说只是玩个废宅游戏:
1.注册要求绑身份证号(现在连登录都要了)
2.涉及宗教的名字被改
3.罩杯较大的角色立绘被改
4.开会期间头像ID不予修改
5.开会期间活动延期
其他还有隔三差五作为网瘾治疗案例上电视什么的就不提了。
更寒心的大概是有些评论说什么"运营fm所以我们去举报吧",不如学网易云实装红卫兵系统可好?

马克一下今天。(就这么几个字我都不敢往微博上发,怕炸号)
我觉得现在我已经有资格说“这辈子真几把刺激”了(跪)

30岁,我不觉得更好,只觉得更自卑【ZZBZQ】 

身为年过三十的贵国居民,我最自卑的就是亲眼看着互联网从进入中国开始,逐渐从开放走向封闭

我怀念当年Winamp和ACDSee作为好软件的年代,而不是360和其他国产流氓软件兴起的年代。
我怀念当年可以随意浏览外国网站的年代,而不是要免费甚至付费才能翻墙浏览墙外的年代。
我怀念当年可以使用ICQ和MSN与地球村任意外国网友自由聊天的年代,而不是现在一言一语被国安监

控用来作为罪证的年代。
我怀念当年可以自由浏览下载happysky和各种黄物的年代,而不是现在微信里铺天盖地有偿卖片的年

代。
我怀念当年匿名聊天自由谈天说地的年代,而不是现在注册账号必须绑定手机还动不动就封号逼得你

不得不买手机号或者直接买网站号的年代。

我怀念这些是因为我知道这些事物已是一去不复返的。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