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Pinned toot

換個置頂。

三尺微命 一介書生。

“所有河流的水位都必將升高,且水流湍急。”
PAWOO瞎說瞎想濃度極高,我說的不一定都對。

等等我啊 查拉圖斯特拉。

近期朋友搭了个小行星,于是又注册了一个账号 fshiki@kira-sei.com
能看到这条(又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找我玩~
这个账号也不会删掉 大概会偶尔上来大放厥词一下(x

宜家的鹅毛抱枕值得让我凌晨爬起来到干衣机里拿出外皮给它穿上再把它抱回床上。
它值得。

我看到過 我不能裝作沒有看到

又來逃避人生

該做的都做了 能做的都做了
記住一切 但不要自責 已經是現在的我最能做的事情了。

思來想去,更能剝奪我行動力的竟然不是恐懼而是自責。
但與其因為自責而失去行動力,不如努力把手頭的事情做好。
事業和愛情都要努力吧。
那上演一出霍亂時期的愛情(???

哎呀到底啥时候才能世界核平…
(抓头)
人类真是太难理解了

本末倒置
强迫人解约和用自己的国际影响力发声
哪个比较有意义?
发言权要靠实力去争取的
本末倒置

每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都只能逃来pawoo

换手机意识到手机端pawoo好像只是个接入口,可以架很多个神秘服务器那种…

打了半天字还是删了。
谈论自由总是让人难过的,尤其是世界还没有变得更好的时候。
会变得更好吗?我不知道。

零崎F识 boosted

每个反派都说地球药丸人类没救,我一直在等一个能有理有据说服TA的正派,一直就没有,都是上来就干。所以其实反派说的是对的吧(

零崎F识 boosted

历史何其相似,然并卵。

@侯虹斌
“女巫狩猎”,16-17世纪的巫术狂势时刻,欧洲和北美殖民地审理过7000多起巫术案。
在1450-1875年期间,有六万多人以“行巫术”的罪名处决,其中至少80%是女性。

审判女巫成全了神职人员的疯狂性虐幻想

人兽交合常与巫术的联系在一起,
负责审判的神职人员和市民法官会强迫被指控的巫师描述他们与魔鬼性狂欢的细节,
通过酷刑,敦促她们“供认”变态的性刺激行为。
公诉人在层层剥开自己性虐待狂式的性幻想,
而且不断加大剂量。
少女们不得不在酷刑下绘声绘色地描述性虐场面。
场面极度悲惨。

法国著名公诉人皮埃尔·德·朗克尔曾吹嘘说,
自己把六百多个女巫送上了火刑架。
雷米则吹嘘自己在十五年中处决了九百个女巫。
女巫真正威胁的是男人的性尊严。

那时发生的一切都有合法国家政府的积极参与和怂恿。
反巫术法到处都在实施,
因为处于领导阶层的最高位者直地相信巫术存在,
詹姆士国王本人亲自主持至少一次掺杂着刑讯的女巫审理,
他还授权一个特别委员会接管了女巫审理权。

——素材来自埃里克 科伯威茨《性审判史》。

然后我暂时放弃了说话。
有时候觉得做个悲观主义者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我记得,我看过。
现在无法说出口,可我们都是沉默的见证者。

零崎F识 boosted

全世界都在讨论中国
就中国没有在讨论。

我支持Hk吗?不完全支持
我认为Hk事件完全自发、无其他势力推动吗?不认为
我认为墙内屏蔽是对的吗?不认为
我认为引渡条例完全ok吗?不认为

说话好累好麻烦

我忍不住了。
所有打着女权旗号激化男女矛盾的人都非蠢即坏。反之,所有刻意一棍子打死,因过激无脑的小部分而推及全体的,也一样。
不对,就是坏。
他们本质是一样的,共同目标都是“瓦解真正的女性权利”而已。
所有成功的平权运动全都始于联合,联合和你一样的弱势群体(如少数族裔、lgbt等),也联合愿意支持你的其他群体(如支持平权的男性等),唯有此才有发展的可能,而不是将其他人越推越远。
反装忠听起来难,其实在大环境大多数人不思考的情况下实在太简单了。只要打出耸人听闻的标题、拿出疯狗的气势将所有站在对立面的人打成“异端”,实在是太简单了。
人人都说粉圈畸形,人人都说追星女孩过激,同样一模一样的套路放在这里,就看不出来了吗?
为了攻击而攻击,为了“你和我不一样”而攻击…可悲的是,就是会有人相信,就是会有人真的被洗脑。
我早就该意识到独立思考的可贵,以及大部分人并没有自我意识。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