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科幻奇幻愛好者,自己寫點小破文,偶爾畫畫兒童畫,剪視頻初級新手。
禁止對本帳號內容的任何無授權轉載/搬運行為,謝謝理解。
版權關係,發的文都會鎖嘟。
另外有些文看心情扔(x
(超級任性)

Pinned toot

(重发置顶)

目前重度沉迷时空中的绘旅人,同人基本与之相关(文/剪辑)
此外还是OC人,跑团人。

杂食,blbg不拘,好文通吃。
同人猎取范围(不全,想到哪对记哪对):
EC,福华福(神夏/大福),盾铁,天使恶魔组(好兆头),DM/SSHP(HP,可逆),哈克/汉妃/伯纳三人组(80年版是大臣,是的就是这么冷,有粮请投喂)
萨莫萨(法扎/fgo) 帝二世(fate)
叶相关/喻相关/张新杰相关(全职高手)
巍澜及衍生(镇魂)
obikin和诡秘的蒙克都属于预备役(即,一直想磕还没找到时间下嘴。
国内原创(网文)女性作者喜欢P大,淮上,骑鲸南去,matthia,黑糖煮酸梅,荒村长。
男性作者目前看好远瞳(黎明之剑)和乌贼(诡秘之主)。

好剧好歌来者不拒。欣赏有实力的演员/歌手,但非艺人粉。
雷墨香铜臭/陈情令/山河令相关。
—————
欢迎同好勾搭。这个号间或会有各种碎碎念。
谢绝殆站和小森林站用户关注。

@board 大概有同人女需要的找本指南(英文日文为主)

e-hentai.org/
世界知名看本网站,根据作品角色名进行搜寻即可,但由于男性向为主流,所以结果未必称心如意

nhentai.net/
e站的备份站,一些本子由于各种原因在e站被删除,但仍然可以在n站找到备份

myreadingmanga.info/
洁癖同人女狂喜,根据cp搜索基本不会碰到拆逆,但相比e站跟n站不能以性癖为关键词搜索

pixiv.net/
以墙外搜索引擎以【web再録】+【cp】+【site:pixiv.net】为关键词搜索,就可以发现一些作者将陈年老本放上去。站内搜索功能太弱结果不如这样结果全面

bl-archive.net/
日本著名盗版网站,大多本子从e站搬过去,但偶尔会有漏网之鱼,不妨用来查漏补缺

我之前只看了G部分简历,刚刚看完了她的答辩部分说实话更让我恐慌了,尤其是最后一句,她的回答几乎没有瑕疵,属于公式上的完美,只说完善分级这些不会有错误的话,没问题但很空,和看习近平治国理政一样的感受,但我从她每句话后面读出的隐含意让我觉得熟悉到背后冒冷汗(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的臆想)
“祖国”对ao3有“误解”,自己参加竞选是为了改变“祖国”对ao3的“误解”,对内建立ao3在“祖国”人们心目中更好的“形象”。
没有任何一个字是让人舒服的,我们都知道面试的时候为了伪装自己都会说一些宏大空洞冠冕堂皇的话,可这些体制内味道太重了。首先“祖国”的具体指向是谁,同人创作爱好者吗,还是审查员,或是一般路人?所谓的“误解”又是什么,莫须有的恋童吗,或是“祖国”人人喊打的“淫秽色情”吗?“更好的形象”又是什么,过审吗,干净纯洁无暇吗,合法吗,合哪里的法,合谁的法?一股净网的气味太浓了,加之她自己在简历里也写了是任职于体制内技术支持部门就更可疑了,如果我看不懂中文也没在中国生活近二十几年大概也觉得她说得很好,但很可惜读政治空气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的反应,而这种本能告诉我这个人很不对劲。

便秘唯一真正的天敌 

月 经

作为一个不怎么便秘的人,即使赶上了肠胃活动很不活跃的时期,每次月经头两天也绝对、绝对一泻千里,严重时需要一天发泄三次。我似乎能看到肿大的卵巢和子宫在癫狂地殴打、拿捏、挤压着直肠,叫骂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傻逼们,感受老子们的愤怒吧!!!!EAT THIS bitches!!! Or do the opposite thing! We are the rulers of this cavity now!!!”

(是的你可能注意到了,我在努力把“老子”这个词去性别化,我在努力把所有能去性别化的词语都去性别化)

(不得不说,卵巢和子宫的确是非常强大乃至危险的存在。去了解一下排卵的过程,非常硬核、非常金属,字面意义上就是卵巢在不断把卵子给炸!💥出去,输卵管能不能接到、受精和受精卵着床发生在哪一步就全看运气了,人类的脆弱身体经常不能承受住这一种硬核和金属,所以导致怀孕和生育依然能造成极高死亡率,宫外孕不及时终止是一定会要命的,在诅咒反人工流产(包括终止宫外孕和一切非正常妊娠的医疗服务)的保守派大傻逼们的同时我也忍不住想到在现代医疗技术成熟之前的数万年里有多少女性和有子宫的人们死于宫外孕,和所有一切和孕育生产相关的原因。男权社会用来污名化、低幼化女性的虚构出来的女性独有疾病,歇斯底里症hysteria这个词的词根是希腊语里的子宫hustera一词,也体现出了男性们、没有子宫的人们,对于过于金属和硬核的子宫及卵巢们的入骨恐惧。)

(在我个人的体验中,子宫和卵巢尤其是卵巢绝对是混沌邪恶的存在,是每个月都在身体里挥舞着狼牙棒机关枪叫嚣着“哈哈哈哈哈哈受死吧!死吧!吔屎吧!!!!”的魔王存在。每到每个月她们发光发热、自我膨胀的时期,我总能听见腹腔里其他器官们惊惧的啜泣和低语😳🫣:天呐,它们又来了,又来了,关紧门窗看好孩子,风暴又降临了救命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lofter这个app是怎么做到每次改版都变得更难看/难用的……

微博粉红大V(比如风息xx)又在耸人听闻:海外疫情多严重严重。人民生活多民不聊生。啊是是是,对对对,我生活的是一个平行地球(。


今天在微博回复朋友,
发现
“艹………死去的xxx突然攻击了我”会被屏蔽。
试验后发现,被屏蔽的是“艹……死”
有没有省略号都会被屏蔽。
操死也会被屏蔽。
但草死不会。(。

看到游戏版号又下来一批,没觉得多高兴,更多的是感觉到恶心。
明明是非常普通的、可以很容易获取的东西,偏偏被某些权欲熏心的人攥在手里,搞成有市无价,活生生逼死那么多公司,逼疯那么多人。多少人因为没有版号工作生活难以为继。偶尔漏出来几个恨不得要人三跪九叩感恩戴德。
很自豪吗?很得意吗??
泱泱大国。

我是真的很不喜欢有些文(同人&原创,同人严重的多)人称视角乱切,一会儿第一人称一会儿上帝视角的。
在我看属于写作基本功不及格。

#你的黄老板上线了
#黄文推荐大会
@huangwen
@bl

街の赤ずきんと迷える狼
作者 中原一也 みずかねりょう

未來設定,在過量菸酒都是違禁品的時代,特殊部隊wolf專門解決警察都棘手的,因為移民政策帶來的大量犯罪問題,其中包括追捕一個在年輕人當中非常有人氣的罪犯,故意穿紅衣服引人注目運送菸酒,神出鬼沒,身手敏捷,警方多次追捕都也無可奈何,一般民眾看到警察被耍還挺有趣,大家給這個把警察耍了還能逃脫的人起了個代號叫小紅帽,擁有很多狂熱粉絲。男主千尋是wolf第一小隊的隊長,自然身手也是很好的,但是追捕小紅帽的時候還是略輸一籌,並且小紅帽的身手很像警部訓練出來,千尋還聞到小紅帽身上有一股煙味,想起自己還是新人的時候一次任務失敗被襲擊,快失血而死的時候被一個人救了,事後不知道救命恩人是誰靠著敏銳的嗅覺認出這個味道。在追捕小紅帽的時候,警署內一位叫遠野的指揮官也很關心這件事,因為遠野的妹妹跟千尋曾經是同學所以很熟絡,並且向遲鈍的千尋告白。千尋因為煙味越來越被小紅帽牽著走,覺得救命恩人不是想像中那種人。小紅帽還時不時來性騷擾跟小朋友玩玩來主動聯繫,跟千尋說警署有敵人(指遠野)做的事不一定是正義。千尋隨著小紅帽留下一條一條線索開始懷疑自己做的事,禁菸酒是不是正義,小紅帽竟然是wolf初期的成員,跟遠野是舊同事,因為某些原因出走。在背叛遠野,還是站在小紅帽一方,千尋很苦惱。貓鼠遊戲,敵我同源,未來設定還不錯,男主是不弱,但是沒有那種咸濕佬調戲小朋友的感覺,總覺得年差不大hhhhh中原老師還說很會寫叔叔的,畢竟是她擅長的領域所以不會難看。
實時吐槽劇透的串串看這裡:
bgme.me/@kumori/10840005823240

「说实在的,我不在乎。能让人们过得好就行了。」
小时候我经常参加课外英语兴趣班,那时候流行剑桥英语,接着是新概念。我一直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小孩,大家也就不苛责我有没有跟上进度。以至于到后来,我还是三四年级,班上的其他同学已经是初中生了。
当时换了一个奇怪的英语老师,他本职是一家大型制造企业的翻译,周末闲来无事就来教教英语。但是他从来不按照常规教。他工作日接待的来自各个国家的人,如果对方行程不赶的话,周末他就会邀请外国人到我们的教室里,一起聊天一起交流。在这样的小城市里能见到外国人的机会属实不多。于是每个周末英语课就是我最期待的时光,我们的教室也会成为其他班级最羡慕的地方。外国人来到我们学校的那个走廊里,就会得到游行簇拥的欢迎。我由此见到了好多国家的人,希腊、伊朗、德国等等不只是英美国家的外国人。为什么我记得如此清楚呢,因为伊朗人在我的英语书扉页上画了一个像猴子的自画像,从此我就邀请后来的外国人,能不能帮我在扉页上画点什么。

大多数时间,其实老师还是在当翻译。对于我们这群其实不敢说英语,并且我们的好奇和疑问也并不能够用英语说出来的小孩,见到外国人,听他们讲他们的故事,就特别开心和满足啦。我后来想,这些出差的外国人,来具体的生活场景里接触中国小孩们,应该对于他们来说也很有趣。 总的来说这段经历真的是特别棒的跨文化交际的实践,对于小小的我来说,仿佛种下了多元的种子。

当时有一个尴尬的细节,让我每每回想,都觉得无比尴尬,甚至觉得恐怖。

在每一个来访的外国人和我们鸡同鸭讲但是还较为快乐的过程中,总会有一个同学——初中生,一个英气逼人的女孩子,会让老师帮她翻译一个问题“你认可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 老师其实也有点尴尬,因为外国人的来访的每一节课,她必问这个问题,而且气势十足。仿佛如果外国人没有说出“Yes”,她就会继续问到对方点头认可为止。全班的同学在听到她问出这个问题以后,教室都会陷入一种热切的期待里,如果听到“Yes”,大家就会兴奋雀跃,感受到一种胜利,就像奥运奖牌多了一块金牌的胜利。但我每次,都很疑惑——so what? 可能是和群体没有表现出相同的反应,但这种异化又由于我年纪小,而被众人原谅。

Show thread

这个剧情上演了许多次,直到一个德国人的来访。

我非常记得这个德国人,因为他和我们介绍家人的时候,出乎意料的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和妻子的结婚照片给我们看。以及他说起自己的女儿,baby girl。他说每次带小Baby出门都要给她戴上奶嘴,因为当地有一段时间空气质量很差,就规定小孩出门必须带奶嘴。这个事情让我们觉得很震惊,因为同样是工业城市,我们这儿环境污染也很严重。在我小时候,工厂在的那个区,我总是拒绝去,印象里空气都是黄色的。

于是,这个德国人没有给出这个同学期待的答案。
他听了这个问题以后,看了老师一眼,笑了一下。然后说了一段这些小孩可能听得懂,可能听不懂的故事。他说自己家庭就是被分割在两边的。自己和爸爸在东德,妈妈和弟弟在西德。他和弟弟在两个地方长大,但是自己和爸爸比较贫困,爸爸种一些土豆。 困难的时候爸爸和他就庆幸,妈妈和弟弟没有在他们身边。后来柏林墙塌了,一家团聚。 所以他和我们说,没有什么答案,只要生活在此地的人们过得幸福,过得富庶就可以了。 这个德国人还特意让老师多多解释一下这句话,或者是老师自己也想重点谈谈这个观点。

在教室里的小小的我,震惊了。
我很震撼,也很高兴。

Show thread

刚发现了一个很酷的新字体:Bionic Reading

bionic-reading.com/
把一个词里寓意最浓缩的部分加粗来帮助理解,让眼睛和大脑同步阅读和理解。据说对阅读障碍的人士有帮助。

感兴趣大家可以试一下。(目前只有英文和德文版貌似)


在微博评论会被吞的词:
习惯性/学习(习)
德不配位
还愿意(还愿)

感觉包画的东西有时很INFP……

写作是可控的精神错乱,偏执狂的强迫工作,我们通常认为作家会有的羽毛笔、忙碌和威尼斯面具一概全无,相反,作家系着屠夫的围裙,穿着橡胶筒靴,手持剥除内脏的屠刀。从作家所在的地下室里看出去,你连路人的脚都看不清楚,只能听到人家鞋跟着地的踢踏声。偶尔会有人停下脚步,弯下腰,往地下室的窗里瞧,那么,你多少能瞥见一张人脸,说不定还能聊上几句。但说到底,心神已完全被自己的戏占据,亲自摆布舞台,再匆忙上阵,独自演出,临时拼凑的珍奇柜里塞满了奇奇怪怪的人:作者和角色、叙述者和读者、描述者和被描述者;那些脚、鞋、鞋跟和脸孔迟早都会化为那场戏里的道具。

奥尔加·托卡尔丘尼 [在这世间的你的头脑]《云游》

#CHATONLIVRE @reading

有人说
当一个词脱口而出,
它就已死去。
 
我说
它正是从那天起
开始重生。

​A word is dead
When it is said,
Some say.
 
I say it just
Begins to live
That day.

狄金森

#CHATONLIVRE @reading

埃及雁。尾巴附近的羽毛是橙色的,在落日下美美,就是我拍不出来。

我讨厌言情小说里的一种桥段:女主(有可能是不经意间)对着朋友显露出男主对自己多么宠爱/男主财力雄厚,然后朋友表示十分羡慕。
举例来说,《坤宁》结尾处,女主戴了一串宝石手链,朋友认出是很昂贵的宝物,女主无所谓地表示,啊,是吗,这是男主随手给我拿来玩的。朋友大受震撼。

这种写法真的很破坏女主的角色独立性,女主跟男主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后,展现感情融洽的方式,似乎只有让男主霸道总裁宠宠宠顺便收割她人艳羡。烘托对比的手法初级拙劣,且凸显出一种潜意识,即好像只有被别人羡慕嫉妒了才是美满的感情,复杂独特的情感经历全部化作对观众的表演,瞬间失去原本的质感。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