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气死了,我那段时间担心武汉的朋友担心得要死,担心她吃不上饭,而且她家里人还全部都是医生,然后她还一直跟我们打哈哈说没事没事,一直到解封了才敢告诉我们其实全家都病过但现在没事了。几个武汉人朋友基本上都是每天都在听到认识的人的死讯!这么大的悲剧才过了不到一年就开始颠倒黑白歌颂起来了我真是暴风呕吐。
我这个朋友只是回去过个年,平时一直在外工作读书,封城前消息下来,一整天的时间可以走,她想了想没走,这么多人这么多事现在全都变成领导英明了是吗

#HistoryBoys
历史系男生原卡在NT驻演结束的时候办了一场期末音乐会!#JamieParker 老师唱了一段克伦威尔的小传,伴奏是肖邦 :aru_0520:
三苗老师有自己的录音(为什么三苗不能全发!【想太多了),JP配上了字幕(和自己的吐槽)
BTW,他的油管频道真冷清
m.youtube.com/watch?v=QLA6z_ao

人对抗极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女权剪报 机器人今日上线,欢迎大家评论推荐可信赖的微博/RSS源。

「在中国,很多小孩要跨过父母这条沼泽,平安地到达彼岸,脚下踩的都是自己过去的尸体。」

又想起一句话,人只能死一次。

说起我校非正常死亡的,三个,都是法学院女生。一个是体测猝死,后来学校开始配备救护车,确是学校的疏忽;一个考研失败跳楼;一个体育课在宿舍自杀,吃死人津贴的家长找来,开口就要钱,学校为她成立基金会募捐,大家已经能想到她为什么要寻死。
人多脆弱啊……多少理由让人活不下去?我们进入大学就开始听成功学的讲座,保研考研,申请offer成功,进五百强企业的人们分享经验……从来没有为失败者做的讲座,让失败者说一说,没有获得普世价值上成功的孩子该怎么活下去,他们是怎样生存的?他们也可以得到尊重和爱吗?

抗疫剧该拍的就是封城早期的混乱如何在人的努力下变得有序,这是伟大的真实,也是真实的伟大。但是因为我们要“正确的集体记忆”,所以瞒报是不存在的,明知医护人员感染却否定人传人是不存在的,下压医护人员的上报是不存在的,极度紧缺的医疗物资是不存在的,永远等不来的救护车和进不了的病房是不存在的,套垃圾袋手工做口罩的医护是不存在的,封城早期的混乱失能都是不存在的,徒步上班没有住宿的医护是不存在的,饮食没有保障靠外卖小哥和志愿组织统筹是不存在的——哪怕你用“早期可以理解”来开脱都不行,因为这些都不存在,这些都不是“正确的集体记忆”。正确的集体记忆就只有“胜利”二字——直到下一次类似事件重演。

史静寰等人以河北两所重点中学的153名教师做被试,分别填两份问卷。两份问卷的惟一区别在于问卷中学生的名字不同,一份问卷的名字为“王蕾”,另一份的名字为“王健”。问卷如下:
王蕾(健)同学上课爱问问题,课下花大量时间搞清楚并理解课堂上给出的推导或证明,且爱看课外书,放学后经常不立即回家。
从理科学习的角度,依你判断这名学生可能是:A.好学生;B.较好的学生;C.中等生;D.较差的学生;E.差学生;并简述理由。
对153份问卷的统计结果显示:
有49%的教师认为“王蕾”属较差生或差生,而认为“王健”属于这两类的为0;71%的教师认为“王健“为好学生或较好学生,而认为“王蕾”属于这两类的为20%。
可见,王蕾和王健的名字仅仅是性别之差,老师的认同却差异很大,而教师的这种刻板印象将会直接带人到教学和交流中去。

卖个安利! 

『我們和七位男性聊了聊月經這件事』
「男生不會注意到月經,我們只注意到女生結伴上廁所。」「來月經的感覺,我覺得可能有點像流鼻血,痛經可能像比較疼的牙疼。」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91

#theinitium

我操,別說陳秋實還沒放了,代他發推特,數他被關押天數的好朋友現在也被拘留了。🙃🙃🙃🙃🙃

我幹你大爺。🙃🙃🙃🙃🙃

留个记录

更改PIN码路径:
iPhone:设置 — 蜂窝网络 — 蜂窝号码 — SIM卡PIN码

华为:设置 — 安全 — 更多安全设置 — 加密和凭证 — 设置卡X卡锁

PIN码为个人识别密码,统一初始密码为1234,购卡后可参照手机说明书将其激活,也可自行进行修改。

但如果启用了SIM卡的PIN码,开机后连续三次输入错误PIN密码将被锁定,需要PUK码解锁。

可到营业厅办理免费解锁,解锁后的密码仍为初始密码1234。

PUK码是PIN码的解锁密码,手机PIN码被锁时,输入PUK码解锁,连续输入十次错误码,SIM卡将被永久锁定自动报废 。

PUK码可以登陆移动网站后提取,提取时需要输入服务密码。

被《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气出来的黑泥 

军训是89年之后开始的,很多事情都是89后开始的,之前看到首页说历史的拐点早已过去剩下的都是惯性,此地唯一的机会早已过去31年了

Proshot: Three Kings + Interview 

朋友表哥在一个县城当警察,每个人发了一部特殊手机,说是可以人脸识别和追踪。那天朋友他姨也就是表哥他妈在市里住院,他表哥过来照看,说起这个手机,就随便拍了朋友他妈试一下,他妈去了哪儿瞬间一清二楚不说,还可以追踪和显示相似的人,后者不展开了,前者就,比如被识别的人入住了某个旅馆或在某个商店购物,那么旅馆或商店老板的户籍信息也可以被追踪到。总之天罗地网,而一个县城警察就可以拥有这样大的权力,可怕。

『母女之间,是冤家还是姐妹?』
“如果爱,请深爱,爱到不能再爱的那一天。”——玛格丽特·杜拉斯距离大学开学的日期越近,女儿和妈妈之间的关系就越微妙。一边是处在青春期的鬼马少女,总想一头扎进大学生活,掀起水花,一边则是以“过来人”身份自居的母亲,一眼看穿女儿企图心的同时,也希望能让女儿认识到潜在的种种风险。
©️ 视觉中国

就像电影《伯德小姐》的开场一幕,母女二人坐在车上,正在跟着电台节目播放的音乐哼唱,下一秒气氛就变得紧张,女儿甚至拉开车门跳了出去。而她们所讨论的,便是去哪上学的问题。“我只是希望你成为最好的自己”,“如果这已经是最好的我呢?”,虽然电影呈现了相对极端的母女关系,但也……
阅读全文: :sys_link: posts.careerengine.us/p/5f487e

#三联生活周刊

在B站听到陀枪师姐的主题曲,弹幕:歌词很前卫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一个90年代的歌歌词前卫这是进步呢还是进步呢 :0500:

#新疆防疫 微博截图

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和无力感
我几乎每天都跟家里打电话,和他们聊聊天
小区封闭已经快一个月了,我家人都平安健康,这是我最大的满足

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大约两周以前,我打电话时大致说到今天去超市买了很多东西,和封闭在家的他们比起来我好幸福
妈妈立刻说:“我们也很幸福呀,肉也有菜也有,水果也有,家里储备的很充足,你在外面也要小心哦”
那时她还没有意识到,在我家那个离乌鲁木齐1000公里的没有一例病例的小县城,这样的管控不合情也不合理
我试图证明这一点时,爸爸跟我说:“疫情这个东西你没办法嘛,我们也很害怕的”
那时还每天都有新增,我也在心里期待这种完全不合理的一刀切管控能在没有新增病例后停止
“快了快了,肯定马上就解封了”这是我每次在电话里说的最多的话

后来乌鲁木齐没有新增病例了,一天、两天……六天过去了,毫无动静
连我一向乐观温和的妈妈也开始不安
“我们这里一例病例都没有,这样做不对”

这样做当然不对了妈妈,这样做一开始就不对啊!
最恐怖的是,最初没有人认为那是错的
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一点点勒紧你的脖子
直到所有人都觉得,人生来就是被绑住脖子的

国内一位开发者在 GitHub 上开源了个集众多数据源于一身的爬虫工具箱:InfoSpider。

其主要目的,在于帮助用户安全快捷的拿回自己的数据,并提供数据分析功能,基于用户数据生成图表文件,让用户能更直观、深入了解自己的信息。

目前该工具箱支持了包括 GitHub、知乎、B 站、以及各大知名邮箱与社交网站的用户数据爬取。

视频演示: :sys_link: [INFO-SPIDER 爬虫工具 使用教程 开源 透明 个人信息](t.cn/A6UrFm6t)

GitHub: :sys_link: 网页链接

:icon_weibo: weibo.com/5722964389/JgXvVwOmN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