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接下来就神隐高考(?)去啦
当然,周末话唠是不会少的

甚至开始怀念几个月前的时光

过激言论 

故事创作当然是建立在故事上的……我为什么要因为演员去看一个很烂的故事(。

唉喜欢你德真的心碎日常了……

本该最爱我的人觉得我是个废物 我有什么办法 都那么多年了 一直都是这样。

我悟了 我不是对SW这类肥皂剧科幻没有抵抗力,而是对战争题材没有抵抗力……
只要你战争片拍的好,主线好看、感情戏壮烈。那我多半入坑。

矫情一下 

我也算是个情感上很淡漠的人。并不害怕失去,可能是因为从来没有托付过真心。

Exluansis boosted

不过牢房里那么激烈的肢体冲突我还是耿耿于怀,就算不带西皮滤镜,那句this is what I’m like when I’m alone也实在太刀了。这样再接着后面的各种剧情直到8.5对时瞬矩说“那两个人吗?他们都相当出色。”就,你们刀客特对自己真的一向狠,“虽然这事会搞得我痛苦非常每日自我撕裂自我厌恶但是会促使我做很多好事帮助别人所以我还是干了吧”(
呼吁全宇宙重视一下时间领主的心理问题(

Show thread

我以前以为可以持续下去的感情 无论是网络上的还是身边亲密的朋友,只剩下一个没有变淡。
乍一看感觉“哎老榆人很好,朋友也不少。” 其实不是的,我很享受深度的交流,经常开导忧郁亲少年(。),但是也很难敞开心扉。我并不排斥这种寂寞,但当然,我希望有一天遇见一个能在很大程度上理解我的人。

Exluansis boosted

这段时间心情又不太好,靠每晚夜读10分钟加缪给自己打鸡血……唉,他就是我的速效救心丸。忘了谁说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读点加缪,还可以继续活下去”。真挚地建议所有低潮期的朋友把这句话奉为圭臬。
被现实打击苦闷憋屈时,会生出一丝这个世界不值得爱的想法,感觉在荒唐的命运和奇诡的现实面前,“爱”本身显得太格格不入,太不合时宜,太徒劳无益。不管是人对彼此,还是人对世界,都不值得去爱,因为爱本身也只能叹息,像那句网红名言:“人间不值得”。
但加缪不一样,他就一直很不服气,他就一直超级坚定。他有一颗太骄傲的心,不作任何中间的抉择,始终只是在反抗,而反抗就是他永恒而热烈的爱。
桑塔格说:“卡夫卡唤起的是怜悯和恐惧,乔伊斯唤起的是钦佩,普鲁斯特和纪德唤起的是敬意,但除了加缪以外,我想不起还有其他现代作家能唤起爱。”是的,只有加缪,想起他就想起了爱,读到他就感到了人世的温柔。
我永远也做不到像他那样激情和爱,那样温柔却不知妥协,但每每感受到这样的心情,总会感受到传递过来的些许明亮的温度。
说起来我致谢里最后一段就是感谢加缪,之后把那部分剪出来发一下好了,强调下我对他的真情实感(。

Exluansis boosted

分享一下社会心理学中对“贴标签”、“刻板印象”的归因。 

根据苏珊·菲斯克和谢莉·泰勒的观点,人类是认知吝啬者——人们总会尽力保存自己的认知能量。我们处理信息上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会不自觉地采用“复杂问题简单化”的策略。认知吝啬者策略是把双刃剑——它可以很好地利用我们有限的认知能力,去处理大量信息;但是也可能导致严重的错误和偏见。
根据丹尼尔·卡尔曼和阿莫斯·特沃斯基的观点,当我们运用代表性便捷式判断的时候,我们关注的是认知对之间的相似性,并推断他们是一样的。这种判断模式常被用来形成对他人的印象和判断,即我们称作“贴标签”的思维方式,又被称作一种特殊形式的归因——定型(将同样的特征强加到群体中的每一个人身上,而不考虑群体成员之间实际存在的差异)。贴标签是一种省力的做法,例如初识之时,很多人都会互问家乡、行业、年龄等等信息,就是一种对对方形象的快速定位。随着标签一张张贴在对方身上,所有这些标签附带的固有印象就会一一附着在对方身上。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就并不奇怪网络为什么充斥着各种片面的观点,这是人类本能采取的一种心理捷径,一种解决问题的简单的规则或者策略。

垃圾发言 

我有时候压力大到懒得思考 就像八月的成都刚下完雨 又闷又热 压的喘不过气。身边有很多很优秀的人 有想救死扶伤当医生的 帮助小孩学教育的 保护方言学语言学的 喜欢电影想当导演的,他们都孜孜不倦的为自己的梦想奋斗着。我啊 大概悄悄的看了看被自己丢到一边的“梦想” 继续把它扔到了角落里。
太难太难了 我没有那个勇气相信自己可以忍受一切去完成它。

Exluansis boosted

转自推,我加了一些改编 

毁掉下一代

四十年前,人们惊呼武侠小说会毁掉下一代;

三十年前,人们惊呼摇滚乐会毁掉下一代;

二十年前,人们惊呼动画片和街机厅会毁掉下一代;

十年前,人们惊呼计算机会毁掉下一代;

现在,人们开始惊呼手机会毁掉下一代……

人类发展的历史证明,没有任何力量能毁掉下一代,除了「上一代」。

Exluansis boosted

最近临近好几篇essays的死线,再加上老师之前挂了好多人,基本上每个同学都处于快崩溃的状态...
然后同学上课前看到了我笔电上的贴纸(见配图)——
同学:Alexander Hamilton是谁?
我: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
同学:.....
我:写essay很厉害的人( 。)
同学:!!!!!

pawoo.net/media/9zRdEBTPw1dxEb

过激言论 

Liam Gallangher是我所能想象的、目前还活在世界上的最酷最酷的人了。

Exluansis boosted

学一楼后勤处的地下旧书店要撤店了,五月底关门,现在囤积的大量图书只处理掉一小部分,店主老奶奶说到时候卖不掉的书只能当废品处理。
这家书店在学校也开了很多年了,主要是卖各学科(理工文社科)的教材课本和政史哲及文学艺术的二手图书,大部分图书都状态良好,而且类别齐全,从建国初期到近年出版的都有,愿意去淘的话还能发现很多已经绝版多年的老书禁书。然后现在所有的书都全部八折,本来二手书籍价格就不贵,现在更是白菜价了。
其实撤店的消息传了很久了,也有学生组织过抗议,可惜还是胳膊拗不过大腿。有人去问店主关闭原因,她也只是苦笑。唉,阻止不了大潮,只能希望在北京的朋友们有时间可以来看看,不要让这么多的书最后沦为称斤卖的废纸。

希望看到这条的朋友们能帮忙扩散一下,谢谢🙏

。语言组织能力很差 

相比千篇一律,因为同一种思想而聚集起来、继续取暖的小团体,我更欣赏充满了喧闹辩驳声的地方。
从个人的角度上来说,我对很多事情没有一个明显、激进的观点。我经常从基础细节上修正自己的思考方式,为自己的某些不成熟观点辩论,对我来讲有种不安全感。除非我全面的思考对立面的论点论据后,仍坚信自己的论点论据更为有效正确。我才会表达出我的看法。
正因为如此,我回避总是有着同一思考方式的群体。辞藻堆砌的词句激起共情,吸引一群热情洋溢的信众,用一种不变的观点和态度对待变化的事件。
……怎么说呢,很多时候都很让人尴尬。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