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原 花火就是烟花
前天微博被父母发现了,为了同步改了名字。
其实这个名字还有别的意义,Elaine是The Lily Maid的名字,而我已经不会那样了。

据我浅薄的理解,这次的乐手竖中指事件引发的争论似乎是精英主义和民粹主义产生了矛盾

最后 

接上 

接上 

撕裂 

自由的地方才会出现观点不同的发言。不自由的地方要么没有发言,要么所有发言都是一个观点。所以“看到令自己不爽的发言”属于自由的代价,反正如果认为对方是个傻逼,block就好~ :0120:

学校建设“清廉校园”强制学生选择观看反贪影片,班上同学费尽心思选一部最好看的。
上学期讨论到强奸,班上男生说“不能反抗就享受”。
我得给我自己戴个套。

对 160 万学生成绩的分析显示男女数学成绩几乎没有差异 有一种刻板印象认为数学和科学更适合男性,但对超过 160 万学生的学习成绩的分析发现,男生和女生在数学、技术、工程和科学等 STEM 科目的成绩是相似的。研究报... | 来自STEM 可以休矣 | solidot.org/story?sid=58088 (via Solidot)

《悲惨世界》里牺牲在街垒上的人们都是虚构出来的人物。即便若干人身上都有某个或者某些真人的影子,他们也依旧是虚构人物。
但当露易丝·米歇尔顶着安灼拉的名字给雨果写诗寄信,以致雨果的笔记本上出现了“我见到了安灼拉”这种话;当她带着惊人的勇气战斗在巴黎公社的街垒上、梯也尔政府的法庭上,安灼拉是的确存在的。
当一位来自法国南方的诗人给自己的作品署上让·普鲁维尔的名字,一面赞叹着自然之美,一面歌颂着自由与革命,让·普鲁维尔的确是存在的。
当生于1832年街垒之战半个月前的军医一手拿着手术刀救死扶伤,一手拿着笔书写未来的乌托邦,并终究为此牺牲在“五月流血周”的最后一天里,虽然他没给自己署个特殊的名字,但他让我相信,公白飞的确是存在的。
更不要说伽弗洛什了——他的名字早成了普通名词,他就活跃在巴黎街头,你总能看到他的身影。
所以,谁说他们就只活在虚构中呢?

名单更新(转)@步太
陈小武(北航),沈阳(原北大教授,南大教授),周斌(南昌大学),张鹏(中山大学),章文(著名媒体人),雷闯(乙肝斗士,亿友公益),冯永锋(环保公益人),张弛(作家),孙冕(新周刊创始人) ,熊培云(南开学者),周非(wwf),张锦雄(LGBT),袁天鹏(罗伯特议事规划专家),信力建(教育家,被何满点名预告爆料),潘杰客(为你读诗),赵秉志(北师大法学院院长),李春华(社科院城环所书记),朱军(著名主持人)

吴春明(厦门大学),蔡英杰(现福建师范大学,原云南大学),薛原(对外经贸大学),张文煜(兰州大学),张康之(南京大学),顾海兵(中国人民大学),肖开愚(河南大学),谢伦灿(中国传媒大学),梁盛煜(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校区15级测井系研究生),郑明璋(临沂大学文学院教授),王以培(中国人民大学),谢耕耘(上海交大副院长),吴永厚(甘肃庆阳六中教师,受害女生跳楼身亡)

王攀(武汉理工),周筠(西安交大)(女性权势者)

洗地的:
邓飞(免费午餐发起人),霍庆川(金动未来),张庆方(章文律师),涂四益(广东财大法学院教授),魏武挥(上海交大副组长),鄢烈山(作家)

这个真的非常有趣了。转自@洛梅笙
在西方古典时代,蓝色是非常典型的女性色,在绘画作品中比比皆是,蓝色的使用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蓝色代表了女性的爱,谦逊与忠诚。
直到1918年,大家对粉色和蓝色的宣传,基本是这样的:“一般看来,粉红色更适合男孩,因为更具力量感,而蓝色更适合女孩,比较乖巧”,1884年凯特·格林纳威的花卉书籍中,也明确表示了,粉色,代表勇敢。
粉色之于女性的定调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的,比如当时的电影《甜姐儿》就是很典型的时装片,一开始时装编辑就在强调粉色的流行性,整个作品的基调中不断闪现的粉色。即便五十年代是对于古典时代的再现,但其内核依然有许多东西是颠覆的。
但为什么五十年代流行粉色的,这是与男性社会的喜好分不开的,粉色的流行是一种地道的美国口味,正如《甜姐儿》所说的,每一个美国女性……只要粉红,粉红,粉红。粉红被用来鼓励女性展示柔美的特质欢迎二战归来的男性,女性是温柔的甜美的包容的。

【“公职人员胁迫15岁少女发生关系”?陕西警方再调查后维持原决定】初次发生关系时,少女已年满14周岁,因此不予立案

这个政府工作人员雷昊,28周岁,已婚,有一小孩正上幼儿园
【已婚男跟未成年少女恋爱关系??!!真有脸说啊

你国为了奥运会,为了在保护区内建滑雪场地,可以把保护区范围重新划分。绝了。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