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Hola!这里是Rrr/wesleylra/Dili鼻癌/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ID 现在还在探索这个平台要怎么用 很奇怪的感觉惹

Real

刚刚朋友发这张照片给我看,气得我哟。
学校里下个月就要关店的旧书店,因为北京文化局来检查时认定店内售卖的《圣经》、《骚土》《神的使女》是禁书而要接受调查,提前关闭。
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真的词穷。

我们看着天一点一点暗下去,人们一无所觉,或者假装一无所觉地在沼泽中相互铲泥,似乎更用力一些就可以过得更好

@Zerolemis @leadenwaters 有些常识很多人都忘了。1,在自由的边界内公开发表言论是基本人权。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大声说出来是本分;克制不说是情分。2,就事论事。可以对观点进行评判、讨论,但不能随便叫人闭嘴。当然,喊两句:你闭嘴!也是基本权利。同样,别人听你是情分,不听是本分。3,人类对视觉的控制能力比听觉强。因为不爱听的声音无法选择不听,但不爱看的东西可以选择不看。偶尔看到了不爽了,吐槽呗。同样也不该有人高举manner大旗叫人闭嘴。你有能力不看,却叫别人别写,这就越界了。

“3月22日,传闻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发送文章《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后辞职,通识副院长张旭东、院长鄂维南一并辞职(知乎网友指出李沉简、张旭东早在二月底的内部会议上辞职)。” pawoo.net/media/t6cnc7R0FPOH6u pawoo.net/media/qr0jWVJj7SwJdV pawoo.net/media/7Xm0W0O6kqvZAV

话说我对粉圈规矩真是特别反感了,什么不许回踩,不许po公共时间轴,不许负面评价,这和剥夺别人说话的权利有什么区别?
在不进行人生攻击和歪曲事实的情况下,别人爱怎么说都是权利!什么狗屁粉圈规矩都是扯淡。拿粉圈规矩当攻击武器的大概逻辑都有点问题。

大学女权组织的现状:
大多数老师不愿意讲女权知识,学校不愿意支持女权方面的活动,党组织急于掌握女权组织的一举一动。
只能靠极少数有良知的老师引导,和少部分有女权意识的学生自己摸索。

然而他们想要保护、想要唤醒的人,那些对自身现状一无所知的懵懂姑娘们,只会在女权组织反对“女生节”的时候气愤地说:
“为什么要破坏大家开心的气氛啊!都是杠精!” pawoo.net/media/bEef7u0TEVDgGp

因为两会的召开会影响到我们的工作,就还觉得有点麻烦,所以天天都在盼着结束
于是今天说到的时候,一位九年义务教育止步,每天只知道围着孩子转,其他一概不关心,连zfb都不会用的女士(单纯阐明她的生活状态,无贬义),中午还在说“我从来都不关心什么政治balabala”
但在晚上回去的路上(我戴着一只耳机根本没留意她从哪突然get到这个信息的),走着走着突然很震惊地问我怎么plus又要连任,不是已经两届了嘛
给她简单科普了一下修宪的内容和经过,她第一时间表现出了对plus的反感
于是顺便说了句,你尽量别在公共场合这样聊这个问题了
她就满大反应地说,还能把我抓起来啊
“还真能”
对方一脸鄙夷地说了“文字狱”三个字
那一刻我是满惊喜的
即使是之前从不关心zz的人,在得知了这些以后依然能够迅速做出合理的反应,而非觉得这些无所谓或完全理所应当

一下子感觉离绝望还早着呢
在这里的我们,好像也不再是“少数派”

杨庆祥: 1985年“文化热”就开始了。
王晓明:对,“文化热”,然后一路下去,到了是否要走英美的道路,如何看待黄色文明和蓝色文明。我们当时的世界观基本上就是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慢慢地形成。我们对于现代化的理想其实是比较模糊的,只是比方说政治民主,言论开放,人民生活富裕起来,自由,大概是这些。

我有个台湾朋友,是个民警,超喜欢鲨鱼玩偶,养了两只猫,和大家一起游戏、跑团,在群里聊天打屁。
我还有个台湾学妹,甜美可爱,对政治有很客观的见解,喜欢钢炼,喜欢hp,聊一两小时也不会累。
也有其他台湾的朋友,开书店的男生笑起来斯斯文文、养了一对双胞胎;做出版的阿宅,学术上颇有见地……
有时候就在想,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们的生活会如何呢。
因此也格外厌恶那些社交平台上喷着口水说“留岛不留人”的键盘侠。
这些人总以为不会有那么一天铁拳砸到他们的头上、轮到他们自己像垃圾一样被清出生长的故乡。

去年开会期间的一条po,想捞起再转的时候发现已经无法展开全文

《重访美丽新世界》 - 极权统治与人口问题 

#重访美丽新世界
极权统治在人口问题上是机会主义的,并没有一贯的、必然的人口政策。它在需要时就鼓励人口增加,在不需要时就实行控制人口的政策,它也不会把国家的财力主要用于让人民活得更健康更长久。不管它的政策如何,制定和贯彻政策的都是高度集中的国家行政机器,都不允许个人的自由选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们也许还可以选择不怀孕,但怀孕后却不能生下来,因此,强迫人口减少比强制人口减少更容易见效。极权体制运用惯使的强迫行政手段就能达到遏制人口的目的,根本无需高生物科技。
【虽然我觉得民主国家一定程度上也是这样啦 :0010:

反对贴标签的激进且极端言论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性别是个没必要的标签,每次男生跟我说“我们直男都这样”“魔兽首映就是直男聚会现场”我都嗤之以鼻,跟直男不直男没关系,不过就是同类人聚在一起碰巧大家都是异性恋男性而已,跟一群女孩子聚在一起都是黑长直可以说是一个概念
有不喜欢闹哄哄的直男也有喜欢闹哄哄的女孩子,有爱好完全覆盖篮球游戏这种直男兴趣(比如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但是仍旧追国产电视剧的女孩子,更别提用外表和气质stereotype鉴定性向了其实挺不尊重人的(所以我其实相当反感试图判定墙头性向的人,尽管这种行为并无大碍但是我就是固执地觉得只能说“像”不能说“是”)
当然要是有科学研究关于男性生理上跟女性的不同造就的心理不同,那我肯定也认可,但是我仍然觉得只能拿来参考不能直接当标签贴,连PMS都不见得人人一样呢(不知道是个什么论据

只有岌岌可危的统治才忙于斩草除根,而确定能够胜利的人会拥有更加长远的目光,作为主人翁来审视总体得失。
《地下城生长日志》

窝滴妈这波嘲讽我给满分哈哈哈哈哈哈(虽然作者写的时候并没有想特地嘲讽)

《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讲述拉丁美洲经历新旧殖民主义剥削的历史,老师的建议是和百年孤独一起看。

RT@纽约时报中文网
去年11月,沙特政府在一场所谓的反腐运动中,将数百名权力巨大的商人和许多皇室成员关进了上图中的利雅得·丽思卡尔顿酒店——但价值数以亿计美元的私人财产,被转移到了王储穆罕默德的控制之下。

全世界都在向寡头威权政治转变。自由主义和左派的全线溃败。

Drink with me to days gone by.
To the life, that used to be!
Here's to you!
And here's to me! pawoo.net/media/SBkWOvEQnNUddd

关于修宪一点想法(文字神形皆散只是想说点什么) 

好像终于还是到了振聋发聩的沉默的阶段了。
发了声的被带上了消音器,沉默。
想发声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们被扼住喉咙,还是沉默。
还有那些茫茫然的人们,是最大声的沉默。
客厅里的新闻联播在播报,我明显感到自己在发抖。
没错,以后的每一天太阳还会照常升起,依旧要担心每天的鸡毛蒜皮,一切被适应后成为常态化,觉不出明确的改变但确实存在。
一直模模糊糊地觉得历史像一个高维度的记录者,纸面上的历史会逐渐消失,但本质上发生过的一切都不会泯灭。
消失的是我们的记忆,模糊的是我们对发生过的坚信。那能怎样,就想尽方法记得久一些牢一些,至少不要变成自己害怕的样子。
我可能改变不了世界,但我不想自己被改变。共勉。

@Zerolemis
中国共产党的运作方式一直都很像宗教洗脑的,我一直觉得这是他们容不下其他宗教的原因233 怎么能允许别人抢教众呢。
民主政体坑到自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看现在的美国总统233333 但极权统治是不能长久的,而且极权政府恐怕是不会有兴趣通过教育开启民智、使民众有智慧充分行使自主权的,而民主政府至少有这个可能性,虽然最有效/常见的还是各方洗脑,但民众至少有接受多方信息并自主思考的可能性……

若干年前因為工作關係去新華社分社,出電梯迎面幾個燙金大字掛在電梯廳墻上,赫然寫著:
做好黨的喉舌。

時間久遠已經忘記原文作為一個口號是前面還有半句還是後面還有半句,或者就是這麼堂而皇之放在那裡。

從小覺得XX的喉舌是個貶義詞,居然就這麼大鳴大放地寫在這裡,警醒著每天在這裡工作的所有人。

事實上對著那幾個字震驚的也就我這種訪客,人家可是司空見慣了的。頓時對黨的喉舌們不由得敬仰起來了。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