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摸我的结痂伤疤,所以跟朋友讲我一定要一片能划出血的玻璃。因为刀片和剪刀都好难用。只有玻璃不会欺骗我,只有我的伤疤会一直陪伴我。

发现古今中外,虽然具体形式和内容不同,经常有那种成年女性规律性发作的“癫狂”现象。比如欧洲中世纪的“歇斯底里症”,比如中国农村的“泼妇”。以及我最亲身体会到在长期婚姻中我妈对我爸的态度。我妈对所有人都比较正常温柔,唯独对我爸毫无耐心经常性情绪化恶语相向冷嘲热讽,最开始发现这个现象时不理解对我妈也不满,但后来清楚知道根源问题在我爸。

怀疑这是不是父权制下女性被逼的一种另类的自我保护或者发声,想知道有什么研究类的文章或者书籍吗

今天跟朋友说,恋家和想逃跑根本不冲突,归根结底是我们过不上两全的生活。可我想要,我想要两全的生活啊。

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又想死又怕死

不想跟任何人讲话但是又非常迫切地需要跟人讲话来证明我还存在。我的朋友们,我的朋友们,如何拉我一把。有时候自己看自己也会觉得可笑并厌烦的。

@CcccindyW 但也深刻地知道重来也不会怎样了。被伤害的痕迹被永远留下来了。好像身边所有人都在往前走,但我陷在那个坑里,我闭上眼睛都是我被伤害。

Show thread

没啥劲了,不学术了,也不是说曾经学术过。啊,每天半夜我躺在床上脑子不太清醒但难得没被焦虑折磨的时候我都会想重念本科这个事情。虽然话讲出口就变成我好想继续念书啊,我妈以为我想继续念个博士。其实不是,好想好想去念本科,去念一个没有伤害我伤害到这种程度的本科。

最近的guilty pleasure是启副,然后,md不说了

我又回来了。就是说。准备要多加点关注然后在这里碎碎念

啊所以确诊抑郁这个事情倒是让我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因为刚好昨天在上中外节目研究的课上老师提了一嘴浙江卫视和新节目,所以随便瞎写一点东西。
到现在了看到很多对2019的埋怨。其实也并不怪2019年,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很久前就埋下的炸弹终于在近期一起引爆了。 pawoo.net/media/-kPnbrE0ZYj7gq

水果定律:
秋天吃橘子吃到上火然后改吃柚子

AGF那个胶囊我原来三袋可以喝小半年,现在估计三个星期就没了

最近就是,不那么耻于跟我妈表达痛苦了。失眠如果聊起来也会讲,吃褪黑素这件事也没有很特意去瞒了。有一天晚上吃完躺在床上看书等睡意,她问我在干嘛,也一五一十跟她讲了。好的反馈是她也能够包容我这些在她眼里很可笑的痛苦了。不会在听我说失眠和吃褪黑素的时候如临大敌,会要我少吃,但是也不是以前那种口吻了。不过不会跟她说更多啦,周五晚上因为校网查不出成绩而崩溃这种小事就是她理解范围之外的事情了。哦,也不会跟她讲减肥焦虑什么的。总之就是找一些平衡点吧。有时候跟妈妈坦诚还是比较舒服的。

人生铁律:
任何英语考试前两个月绝对不会听英语歌。

虽然逐渐放弃节食但是并没有放弃焦虑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