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in boosted

草莓县才消失三个月,感觉好像已经过了好多好多年了……(T ^ T)

Bruin boosted

关于港。自己脸书上两派战到不可开交。微博和脸书的消息完全不一样,基本上看得出平台选择性投放消息类型。第一次真实感受到媒体消息操控的结果会直接决定民众倾向的可怕…根本没有任何一相关消息能信的质疑想法真实扑面而来。哪怕视屏也曾有过切头切尾的误导。
(不谈zz,纯感叹这种直观感)。闹出人命到底有什么好的啊…

Bruin boosted

上次我爸问我香港人懂不懂他们可能要面对的东西的时候(我知道他在暗示89,我们在家里经常就此事件进行讨论,他年轻时也有些理想主义,基本上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我说香港人非常清楚,89的时候香港支援大陆的游行也是声势浩大,他们非常清楚自己要面对什么。

自那以后我们家就不再讨论香港人是不是「该受到镇压」了。当然我也不知道他懂不懂,他相当别扭。

大多数国人都相当别扭,一面生活经验让他们深深得了解我党有多黑,法律条文有多无力,一面又要指责香港为什么不接受逃犯条例。我觉得他们就像电视剧里的东厂太监一样,失去了鸡儿的人生使他们变态。

Bruin boosted

这里不是诞生小说的地方,是小说发生的地方。

Bruin boosted

看了条微博,大概就是:
“我只是说要有质疑政府的权利...”
“香港是中国的!!”
“我不是港独,我是在说政府的公信力....”
“你这么牛逼你去统一天下啊”
“政府不是一个人的政府,作为一个强权机构...”
“管你那么多反正只有一个中国!!!”

...说这是对牛弹琴都是在侮辱牛(。不过这目标还挺单一明确哈。

Bruin boosted

我不觉得现在饭圈爱国的孩子有多可恶和不可救药,她们……更多的是可怜吧,其实是被骗的,用完就扔你信不信?

我想起来我第一次对政府喉舌感到质疑,就是08年奥运会的时候,那个时候盛传家乐福老板是什么什么乳化还是藏独,很多年轻人包括我和我身边的人,都被那时候的新闻洗脑,甚至有人去游行,结果咧,没几天,就劈头盖脸的发布声明说中法自古以来就是好朋友,群众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我寻思了半天不就是被你们利用的吗?

Bruin boosted

小時候看哈利波特的時候不知道You know who究竟是怎麼一種感受,當哈利波特對著成年人和身邊朋友說出伏地魔三個字代表著什麼—那是他們內心的恐懼和持久性壓制環境造成的影響。

Bruin boosted

在《1984》的世界里,民众是没有“记忆”这样的东西的。他们的“记忆”里,前一秒国家的敌人还是A国,后一秒国家的敌人就变成了B国。他们的“记忆”只是被书中虚构的“The Party”任意操控的。

Bruin boosted

悲报:
海都督站长在discord发消息了

本来准备睡了,看看推送,原来我活在异世界。
可悲可笑

Bruin boosted

他们需要——鲜活的子宫;只会吟诵赞美诗的歌喉;没入大海也不会停下的双腿;塞满灰尘仍然张合的肺叶;被恐惧和猜疑磨砺着的心灵。
他们还需要——温驯的女孩;蒙昧的男孩;遭受疼痛也不哭喊的儿童;失去孩子也从不悲泣的母亲。
他们甚至需要——你沉重的吐息;你掉落的睫毛;你贴着地面的膝盖;你流淌的眼泪。
他们唯独不需要的是——活生生的人。

Bruin boosted

【道路以目就能明哲保身?只看不说都是罪!】
威权之下,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独裁体制,想保留一点独立的判断都是奢望!
苏州广电总台媒体编辑中心节目副总监朱诚卓

注册推特浏览、关注境外“非法”网站遭处理。

t.me/todayfreedom/22458

twitter.com/5xyxh/status/11156

#纪年2019

Bruin boosted

想起某天跟一法国小哥儿说到我国消失了的三千万女孩,他数学不好,先前大约没看清这个数字。
聊了好几句别的,他突然说,等等,三千万?你确定是三千万?不是三百万三十万什么的?
我说没有啊,就是三千万。
此人平常一贯不怎么多愁善感,结果过了好一会说,他们法国的人口总数只有六千多万,三千万,差不多等于全体法国女性的总和。他想到他的母亲、妹妹、教母等等,这些女性换个环境可能就不存在了,他觉得很难过。
他的母亲和教母我不知道,但他这种农村家庭,如果在我国,他视为女神的妹子的确是有大概率会不存在的。
他这样的同理心,我在我国男性身上极少见到。

Bruin boosted

我工作中唯一遇到很欣赏的(前)同事A,性别男,声音好听唱歌好听,业余游戏主播,长的不错身高一米八。工作专业舔狗舔的恰到好处(甚至给我以启发)。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并不会让他脱颖而出。真正对他另眼相看是另一个男同事对着我说了好几次要舔我的腿还做出伸舌头的动作。他可能是认为是玩笑,我非常不舒服也马上喝止了说他这是骚扰我我可以去举报的。他还不为所动。A马上站出来不苟言笑地骂了那个男的说你这是性骚扰马上停下。

在普通同事收到性骚扰时能站出来反对的太少太少了,多数是加入或者一笑而过和稀泥。

其实这也能算是男人打动女人心的一瞬间了,而我反而因为这件事对他的欣赏保持在丝毫不含异性相吸纯属对他人品的佩服。

Bruin boosted

TL过期话题
前几年围观了不少从小粉红到反贼的心路历程,结论是总有一件事最后让你崩溃。如果你一直没崩溃,那也挺好,总得有人顶着被社会主义铁拳拍死的危险,留下来建设社会主义。 国家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千万继续宣扬正能量。 :0020:

国外一点也不好,美国总统疯治安乱,加拿大冰天雪地,澳洲又贵又荒,日本地震核辐射,欧洲工作少难民多,东南亚海啸登革热,韩国指不定什么时候和朝鲜打起来。

哪个比得上天朝上国,有英明的领导坐镇,半夜叫滴滴特别安全,冬天暖和煤都不用烧,地大物博房住不炒,化工项目建在居民区里既不泄露也不爆炸,经济欣欣向荣不怕找不到工作,自然灾害不存在的,也就泄洪泡几个村,并且从不对外输出战争,最多表示一下武统台湾。

Bruin boosted
Bruin boosted

渣男鉴定图册听起来简直就是冤鬼讨命吧

作为冤鬼的一员,或者是预备役,听着当然极度舒适,只有被讨命的人会不喜欢吧

Bruin boosted

转@沉佥
不想掰扯什么“教唆犯罪”的问题。
说个难听话,我国结构性教唆杀女婴、教唆男性狩猎女性看上了就强奸敢分手就杀死的情况还少吗?这会儿倒是想起来讲“教唆犯罪”了。
想起《盲山》结局女主角一斧子剁了强奸她的所谓“丈夫”的那个版本。
一个不被允许存在的版本。
受压迫的女性连在文艺作品里发出反抗的怒吼也不被允许。
真的太扯了。
其实对比一下原版《芝加哥》,就能看出中国女性的忍耐底线比欧美女性不知道要低多少。
比起原版的“你辜负我感情我就取你狗命”,中国版根本是在血泊里唱战歌。
然而也不被允许。
从《盲山》到《天朝渣男图鉴》,再一次展示了我国审查红线在面对性别议题时的腐朽落后。
文艺作品不能使用夸张的手法表达激烈的情感吗?
不是的。
武松血溅鸳鸯楼,宋江怒杀阎婆惜,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都是英雄好汉大快人心恶人该杀!
但受压迫的女人不能反杀男人。
中国女人至多只能做杜十娘,怒沉你的百宝箱,你自投水去死,只要让李甲悔痛人财两失就算是反抗是惩罚了,不妨碍他转身再骗一个不那么“刚烈”的,偶尔怀念自己当初错失的“尤物”,和兄弟们在酒桌饭局上聊聊“当年那个为了我去死的妞”。
这可真是。
去你大爷的。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