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矢车菊 @Bleuet_Bleu@pawoo.net

前一段时间心理状态不怎么好,夜里要么睡不着,要么醒得格外早,吃了几回百乐眠,总算睡了一天安稳觉。
结果第二天一早醒来,听说巴黎圣母院着火了,情绪顿时低到谷底。我觉得我心中极亲切的一部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这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了许多神奇的言论,这让我越发郁闷。
其实别人说什么都跟我无关,我想做的事也做到了,完全不必在乎其他。但是,为什么就有这么多的恶意呢?

我国目前之所以那么多人怼着圆明园不放。是因为某在台上一直在模糊国家与政府的边界,宣传国家即政府。所以,很多人并不清楚,当年的政府已经倒台意味着什么。什么是国家边界,什么又是政府职能。于是,举目可见,从历史里翻出无数例证,无休止的牵扯至今。就像这些人,从来不会思考,什么是民众,什么是政府一样。因为某在台上亦是无限度模糊这俩者的概念。所以很多人想不通,为什么政府这样,而雨果却能那样。

一早醒来看到巴黎圣母院着火了,一下子就哭出来了。
接下来看到社交媒体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评论,更心塞了。
神奇的生物真多啊。

对现政府不满没什么不对,但因此变成民国粉就是脑子长包了。
比如杨虎城,从蒋介石的角度看,他自然大逆不道,但极其过分的是,蒋下令把杨家夫妇和他们的一儿一女都杀了。儿子十岁多就和父母一起关进监狱,被杀时二十岁。女儿是在监狱里出生的,一辈子没有自由,死时才八岁,连名字到底是拯贵还是拯国也存疑,尸体也没找到,只找到一块头皮。
就算封建时代株连九族,对很小的儿童往往也不会直接杀,但蒋就是这么干的。
更奇葩的是,不仅杨虎城一家,连他秘书一家、副官、警卫也被杀了。他的秘书叫宋绮云,儿子叫宋振中,就是有名的“小萝卜头”。孩子不满一岁就和母亲一起被捕,囚禁到九岁,而后遇害,这并不是因为他爸妈是共产党,单纯是因为他爸爸是杨虎城的秘书。国民党特务当着他和杨虎城女儿的面先杀了宋氏夫妇,两个小孩吓得大哭,结果一个被捅死,一个被掐死。
宋振中很聪明,在监狱里学会了俄文,画画也好看,可是连铅笔都成了宝贝,一生没有享受到普通孩子该有的一切。 pawoo.net/media/4OlKZ04u-MrD5y pawoo.net/media/GO3VTx-XatSfze

也许因为我只看过很少的几次现场,也许因为剧目的关系,但总之,我目前认为吴凤花的戏比王君安强多了。
嗯,这个话也就敢在这里说一下,要是去微博上说,怕是要被追着打。

怎么回事,居然有人说我国的《婚姻法》和《劳动法》过度保护弱势一方?
这人的理论是,《劳动法》过于保护劳动者,不保护用工方,导致企业都不敢随便招人了。
讲真,现在据说用工成本的确不低。但假设今天开始,五险一金都不用缴,企业有权随意开除员工,难不成企业就会放手多雇几个人?
显然不会的好吗,企业依旧会尽量压着最少的人干最多的活,就是这么回事。

这两天忽然看到微博上一群人狂吹学习强国,简直醉了。
这是个什么性质的问题呢?
你平常只是想正常地学一点完全和政治无关的知识,比如查一个生僻的外语单词的用法。去国外的网站上搜了半天,好不容易发现几个链接,结果发现都被墙掉了。
这种情况成为日常的大背景下,中宣部搞了个app,强迫很多人每天刷分、排名,假日也不敢放松一点。
然后有人发现,这个app里有那么一些知识性的内容,就觉得它简直是宝藏了。
如果不搞信息封锁,你确定不会轻易获取更优质的资源?

在我常发朋友圈的时候,也有人说过我装。
其实我在女生里不属于很精致的那种,一件衣服穿几年是常事,化妆品是快找工作时才开始有的。我也没有特烧钱的爱好:爱看剧,但不常进剧场;爱音乐,但主要是自己玩乐器,而且挑便宜的买,何况乐器不需要常买,两三千够玩n年。
其余的我爱学外语,但久以来连班都没报过,自己买书学,几十块一本。别的就靠网上的免费资源,零成本。
前一阵会秀一点菜,绝大多数是自己做的,外面买好食材回来,五块钱够炒一盘,只要稍动一点心思,就能把这盘菜炒得颜值高一点。
出去拍些风景、花草自然也是有的,不过我真正出门旅游的次数并不多,一年平均不上一回。拍的经常是本地景点,或者干脆是行道植物,花销是十块以内的公交车费或者干脆没有,拍照用的也是价位不高的手机,偶尔我爸妈把单反带来除外。
我一贯没觉得我自己的朋友圈有多么好看,当然,好不好看是很主观的事,也许有人觉得好看。但就算它好看,想把日子过到同等程度,也绝对不需要多少金钱上的成本,普通人就做得到。
就这,也有人说我有意炫耀。
这和微博上那个“男生为什么不喜欢女生旅行”的话题是一个道理。
自己无趣的人,觉得别人干什么都是刻意包装呢。

这几天情绪特别不好。
为什么明明每个人都承认确实对方错在前头,但每个人都劝我息事宁人?哪怕我并没打算把对方怎么样,我只是拒绝相见而已。
不行,这次我偏不大度了。

今天的我,又一次格外怀念圣鞠斯特。

好笑极了。
我前几天很忙,没关注故宫灯光秀什么的。
这两天是周末,相对闲。看到微博上有人做了个故宫灯光秀和冬宫灯光秀的对比,简直……一言难尽。
结果下面一群人说,这个博主是慕洋犬,故意抹黑中国,故宫灯光秀那么多好看的地方他不发,专门选了最丑的一段拿出来对比。
然后我看了下有些人认为很美的部分。嗯,有的是单纯把故宫照亮了,挺好看,但故宫本身的颜值摆在那,灯光并没给它增光添彩。还有《清明上河图》,蛮多赞美声,我看了下,效果还可以,但也就是把画面投在屋顶上了,创意什么的依旧被俄罗斯人甩出了五条街。
很奇怪啊。故宫那个灯光就是很丑,还不许人说了?谁说谁是崇洋媚外,故意黑中国,这是什么理论?

黄马甲运动的导火索是燃油费上涨,其实也没涨多少,并不至于把整个国家搅得天翻地覆。问题在于,那些最普通的法国人觉得,他们被傲慢的马克龙忽视了。于是他们走上街头,要求得到倾听。这一点是马克龙本人也曾经提到过的。
我们的不少国人试图在黄马甲和大多数法国民众之间划出一条界限,屡次把他们说成得寸进尺、贪得无厌的暴民。有那么几位生活在法国的华人博主,格外喜欢发表此类观点。
然而黄马甲们就是法国民众,不是别的什么人。最高潮时接近人口1/300的直接参与率就说明了这一点,况且截至上周,哪怕民调中超过半数的法国民众表示希望黄马甲停下来,但依旧也有半数以上的法国人对他们表示同情。
也许频繁的游行的确影响了在法华人的生活,故而他们有理由不满。但同样受到影响的当然也有法国民众,他们远没有那么多牢骚,看看法国新闻网站下面的评论,他们仿佛甚至还想加入黄马甲的队伍。这样的巨大差别,真的是很有意思了。

法国的黄马甲到第15周了。
许久以来就在关注这事,觉得我国绝大多数网民的态度都很神奇。看相关评论,几乎全是嘲讽和敌视。
第三周出现了明显的打砸行为,一尊玛丽安娜塑像被砸,我国网民痛心疾首。再往后,过激行就很少了。这么干的真只是极少数人。行动高潮时全法超过28万人参与,接近总人口的1/300,后来每次也都有几万人参加。如果他们真的是暴民,是乌合之众,巴黎大约早就满目疮痍了。
但警方却对示威者动用了暴力,至今为止被炸掉手、打瞎眼的,总共有二三十例了。有个姑娘被打中左眼,左眼永久性失明,而我国网民的评论几乎全是讽刺和讥笑,笑她没有牺牲精神,笑她被洗了脑,甚至有人希望她被打死。
姑娘说,这不是她认识的祖国,这和她在学校学到的价值观截然相反。我国网民笑她把学校里的教条当了真。可是,为什么全世界都应该信奉说一套做一套的老油条精神呢?
在这么多国人眼里,活生生的姑娘活该受伤,泥塑木雕的玛丽安娜却万万动不得。我不懂这种心理。 pawoo.net/media/4s5Q66C2IhigJc pawoo.net/media/zQ88b998addPF3

在B站上传了一首黄马甲歌曲。
之前也知道如今不许传外国时政相关,但歌词里并没有什么敏感词,连“黄马甲”都没提过。
不过,原视频里是一群穿着黄马甲的青年人在唱歌跳舞,想想也不容易通过审核,于是我把图像隐掉了。只是在视频简介里,我提到这是黄马甲的歌曲,且有几个词是指代马克龙毕业的学校和曾经就职的地方,并没带任何评论,但发出后依旧以不得发布外国时政相关内容为由锁定了。
我只好重发了一遍,这一次干脆说成“马总统”,且绝口不提黄马甲。结果过了很短的时间,又被退了,换了个理由,说是有不当内容。
我重做了一下视频。字幕没有删改,但是标题和简介尽量少写中文,封面和背景图片用了一张埃菲尔铁塔的画,小清新的那种风格,中文字幕字体调小,最后又打上了“香颂”和“法式浪漫”的标签,总算过了。
为什么法国人搞事情,东躲西藏的却是我?

我觉得我国有不少人都有着上纲上线的绝佳天赋。
那个所谓汉字改拼音的事,已经吵了好几天了。其实呢,这个修改规范读音(不是改拼音)的事情发生在三十多年前。如果有那么多人的老师教的都是另一种读法,那只能看看是不是老师或者教学大纲搞错了。而且作为老师或者学生,这种情况也不难办,应付考试的时候按照规范来就是。
至于其他人,如果你从事的不是播音员等少数几类职业,那压根就跟这事没什么关系。
说到底,这是个学术问题。普通人对此感兴趣倒也没什么好指责的,但无论支持还是反对,最先关注的点都明明应该是这几个字按照语音演变规律该怎么读、现在读成每种读音的人各占多大比例、改变读音会不会给语音的系统性带来别的什么问题……可惜没几个人关注这些,绝大多数愤怒的网民都坚决认为改掉几个字音就是在破坏文化、背叛祖先。
这是明显的不会就事论事,而且一旦上升到这种层面,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补充一下。
我司虽说奇葩事不少,但“学习强国”这事还真不能怪它。
这个App上线不足两个月,然而全国诸多的企事业单位都已经开始硬性推广了,甚至某些私企也有这类要求。
事实上,我司并不是要求最严的:积分要求不很高,目前为止也没要求非党员注册。
不妨到微博上搜一下xxqg这几个字母,就能大致感受到这事情的魔幻之处。
直接搜索“学习强国”也行,搜得到的大多是正面报道,但仔细读一读,字里行间依旧是魔幻的。

“学习强国”那个App,大家估计都听说过了。
上个月我司要求所有党员都必须下载注册,听同事吐了好一通槽。然后从上周,也就是春节后开始上班时起,所有党员都必须每周刷满至少200分,否则扣工资、降绩效,一票否决。
今天一位同事告诉我说,她在党会上被点名了,原因是积分在最后五名,而且以后每周都要公布垫底的后五名名单。
这个App上面,使用者本人和上级单位都能看到所有人的排名。这样一来,即便刷满200分也还不够,因为无论如何,后五名总是存在的,如果不想被挂,就必须尽量多刷,超过别人。
其实这个同事已经很努力了。前天是周六,她一大早就在刷这东西。昨天上午她九点醒的,惊呼自己睡过了头,错过了早晨的活跃时段。是不是觉得挺好笑?
还有更好笑的呢。另一个同事已婚,前几天是情人节,她的丈夫对她说,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感情,我今天帮你刷满学习强国积分。
真的是新时代的浪漫……
可仔细想想,就一点也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