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矢车菊 @Bleuet_Bleu@pawoo.net

另一个好笑的观点是,国家缺钱就要增税,至于为什么反而给富人减税,那是为了尽量留住富人,免得富人都走了,普通人更不好过。
怎么说,就是富人反正得哄好了,至于普通人,生活压力一大再大,忍忍就算了呗?那么富人忍不了的话,普通人凭什么忍着呢?不同的无非是富人拍拍屁股走了,普通人走不了就上街了。况且为数众多的普通人就不重要了呗?那倒是让大老爷们自己个儿单独创造点产值看看嘛。
至于说他法是少数几个精英养活着一国懒汉的,真是骂人都懒得骂。
其实吧,看着我国网上这么多社会精英,真觉得我国人均月收入得有个十万八千的。

法国那边黄马甲闹了快一个月,马克龙总算低头了:涨工资,降税。
好笑的是我国网友的反应。一群人冷嘲热讽:这就叫“会哭的孩子有奶喝”,这个拿着高福利养懒汉的国家只会逼走富人,最后剩下一群只想着不劳而获的懒汉,迟早药丸。更有人痛心疾首地指出,当中国和日本的年轻人二十多岁就累到头秃,法国的青年们却在尼斯的海滩上晒太阳。
好吧,且不说上面这些观点有多么不合情理,单说说就算劳动者闲适一点,是不是就一定会少创造劳动力,进而导致国家经济崩溃。
首先,弦崩得太紧不利于提高效率,这谁都懂。万一再出现过劳死之类的状况,更是把一个人的劳动力一次性消耗殆尽,是杀鸡取卵的法子。可见单只是让人歇一会,也极有可能有利于劳动。
而且,闲下来的时间可以用来学习知识、提高技能。据我观察,我身边的小伙伴都挺爱学习,如果有时间有精力,是会主动学习的,学了也对工作有明显好处,可惜大家都非常忙非常累。
即便只是去玩,比如出门旅游,那也要消费的吧?服务行业能赚到钱吧?
还有为人父母的,多有点闲工夫可以好好养育子女,孩子更加健康平安地长大,也是社会财富。
所以,为啥非要二十多岁忙到头秃才算创造社会价值啊?这算什么价值观?

看到巴黎墙上的涂鸦Cet hiver est un printemps,见一次感动一次。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这个冬天就是春天。”
你法的革命美学啊。

关于法国的“黄马甲”,最近看了蛮多国内、国外的媒体,也看了一些普通法国人和在法华人的说法,感觉这个事情的确比较大,但也没有国内媒体普遍描述得那么严重:看不少国内媒体的说法,法国几乎已经是危机四伏的战场了。实际上,哪怕在游行示威的高潮,普通人的日子也还在继续,受到的影响有限,如今刚刚趋于平息,巴黎几乎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美丽。那里离世界末日还远。
这也许是因为在我们的语境里,游行示威是一件过于严重的事情,而在法国差不多是家常便饭,大家没有那么紧张。另外再小人心一下:大约国内的媒体们也并不愿意让国人看到,有那么一个国家的人,他们一边抗议,一边生活,而且逼得政府起码暂时退了一步,然后,混乱的痕迹迅速消退,大家该怎样还怎样。
刚刚听了两个小时法国广播,讲了一会黄马甲,讲了一会妇女权益,然后放起了交响乐。

pawoo.net/media/-qdSYLJvwKQRmD pawoo.net/media/hLhNjYnNKt18nM
这本书非常值得一看。
但看了会让人十分崩溃。
断断续续花了三个晚上看完了,情绪极度低落。

性别歧视言论 Show more

头疼了一天,吃过晚饭才好了一点。
但我依旧决定早早睡觉,故而在十点钟之前就做好了上床休息的一切准备。
十点,太早了,再读一会书吧,找一本字数少的中文书,容易读些。
于是我打开了《像自由一样美丽》。
书的序言中讲到一对被送进集中营的犹太小兄妹。读到三十页,我打算睡了,把书放回书架。铺好被子,忽然又很放不下兄妹俩的命运,忍不住又拿回来接着读。
刚刚读完了长长的序言。兄妹俩的父母早已遇难,十三岁的妹妹最终也被送进奥斯维辛的毒气室,只留下哥哥一人,多年后找到了妹妹留在奥斯维辛站台上的手提箱,上面妹妹的名字还清晰可见。
情绪崩了。

春节的时候回家过年,很不巧,耳朵发炎了,疼得厉害,只得去看病。同去看病的有一位青年女性,女医生给她做完检查,说她耳膜穿孔了。她告诉医生,她刚生过孩子三个月,丈夫就开始打她,这次耳朵受伤就是被丈夫打的。
医生看起来很生气,问她想怎么样。她大约没听懂医生的意思,愣愣地没说话。医生说,你要是只打算治耳朵,那就直接治疗;你要是想打官司,现在你得做伤情鉴定,留好你男人打你的证据。女人迟疑了半天才说,我要留证据。
我家那边虽然是十八线小城市,但性别平等方面做得还算不错,农村地区也有许多独生女,历来执行二胎政策的少数民族家庭头胎生了女儿,往往也不会再生二胎。只要不是年纪很大的人,谁若是非要生儿子,那是要被大家耻笑的。但就是这样,也照样有男人把刚生产三个月的妻子打成耳膜穿孔,而且妻子茫然不知所措。这人间啊。

做了个小实验。
我截了七张眼睛的照片,来源如下:
第一张——中国青年女性
第二张——中国女性儿童
第三张——中国维吾尔族青年女性
第四张——意大利男性儿童
第五张——法国青年男性
第六张——法国青年女性
第七张——俄罗斯老年男性
第五、六两位来自法国的同一个省,其实都是蓝眼睛,当然,我截的照片看不出蓝色。不过仔细看看能发现,第五张不是黑眼睛。
我找了个有西班牙血统的美国人,且此人在中国读过书,见过许多中国人。
我请他挑出亚洲人的眼睛。
结果,他觉得第五和第七不是亚洲人,其余全都是。
第六张的蓝眼睛法国姑娘,一旦他看不出颜色,甚至以为她来自印度或者某个西亚国家。
可见单看眼睛的形状,恐怕大家彼此也没有多大的区别。眯缝眼什么的,那就是一种偏见。

很奇怪那个眯缝眼的刻板印象是哪里来的。
我,亚洲人,在完全没经过修图的情况下,我的眼睛是这样的↓↓↓ pawoo.net/media/tE0eVyVC4C86MW pawoo.net/media/Cal9242dAEVeTu pawoo.net/media/Z_Ff-GZ5oUg6pl pawoo.net/media/bF1ZDtBX2QkLos

这么说吧。
我国这一百多年来的确是处于落后地位,近几年的某些神操作也是真丢人,老外对我们又往往缺乏了解,抱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那也没什么不正常。
这种心态别说外国人了,就我们中国人内部,各地区、各民族之间,也一点都不乏类似的谜之优越感。
可但凡有点素质的人,无论心里怎么想,真打交道的时候也会保持起码的礼节。连这都做不到的话,那还真就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书号这个东西,简直是人为制造物资紧缺的典型事例。
一串数字而已,看不见也摸不着,本不存在紧缺的问题。谁都可以申请,价格也颇为亲民。但在我国,书号要靠行政审批,只有国有出版社才能拿得到,而且也不是想要多少就能拿多少。这样一来,书号就成了稀缺物资。
那么如果某个个人想合法出书,他只有一条路可走:找出版社。但出版社书号有限,都得用在刀刃上,要价就绝对低不了,三万五万都是寻常。有些书虽然没市场,但未必没价值,倘若作者想出,只能自己负担费用,如果他不是格外富裕,这是一笔不小的经济负担,可能导致这本书根本就出不了。
与此同时,有些有钱有关系的人,无论写得多差,只要内容不存在政治导向或者明显的淫秽色情这一类问题,照样也是可以正式出版的。编辑们往往对这类书苦不堪言,审稿时要时刻抑制住想要打人的冲动。偏偏这一类作者还经常迷之自信,认为自己写的是杰作,故而提出各种神奇的要求,简直是醉了。
在不少国家,书号主要起服务性功能:便于上架、检索、馆藏、分类等等。但在我国,书号起管理作用,而且就管出了这么一种好书常常不能出、烂书出了一大堆的效果。

十分魔幻:我国不少网友指出,即便是在欧美,非法出版黄色书刊也是不行的,因为他们也要申请书号。
但我问了一个美国人和一个法国人。美国人对书号的情况不太清楚,只说这东西是必须的,但不需要通过出版社,个人也完全可以写书,然后自行印刷、出版,只要你有钱,或者以电子书形式挂上亚马逊也行。同时他说,你爱写什么都行,甚至你支持本拉登或者伊斯兰国,但要承担被读者抵制的风险,如果你有一定的声望,还可能就此名声扫地,但这书还可以继续印。法国人表示,书号只是图书馆用来检索的,没有也无所谓,无非是不便于发行,图书馆也没法收入馆藏。至于书的内容,支持暴恐会被禁掉,其他随便写随便卖。说到“非法出版”这事,这人一脸懵,他说,出版要是能变成非法行为,那言论自由还要如何体现……而出版色情读物,此君更是觉得这有什么啊,为啥要把这个当成禁忌?
美国和法国当然不是整个欧美,但应该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可见开头的说法十分可疑。其实现在认识个把外国人很容易,不知道的事情不妨去问,问不来起码还可以不要瞎说……

我喜欢看戏,但生活环境离戏远了,就在微博上关注了几个戏曲频道和戏曲演员的号,时常看上几眼,也算过过瘾。
关注CCTV戏曲频道很久了。先前希望看看节目预报,后来没有电视,看预报也没用,但一直关注着,算是个念想。
但刚才,我实在忍不住取关了。
因为这个号近来开始不断地发各种和习近平相关的新闻资讯,今天已经发了7条,昨天22条。这个数字比每天关于戏曲的资讯要多得多。
然后又看了一眼,CCTV音乐频道也是同样的状况。
实在不高兴再在首页天天看到此人的名字了。

关于书号(和游戏号)的科普(2)
@咱说
而民营出版公司高价买到了书号,这个成本就必然会分摊到读者身上。不仅如此,因为书号是稀缺且精贵的,而民营公司又是实打实靠卖书来维生和挣钱的,可出版书的数量的减少和出版成本的提升,必然导致那些内容质量高但却没什么市场的书遭到淘汰。反过来,内容一般甚至很烂但销路好的书会得宠,并且成为追逐方向。

又是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所以,珍惜你还能读到的每一本好书吧。

@沉佥
前阵子震惊于游戏限号审批的朋友怕是不知道图书限号早有之,且还刚大幅度削减过配额。为什么要这样做都是不言自明的。而且书号买卖早几年就不让了。但民营书商还是非买不可,不能明着买就巧立名目买,合作出版呗。整个中国出版业基本是戴着镣铐在求生存,想整谁按个非法出版的罪名很容易

关于书号的科普(1)
@咱说
感觉很多人好像完全不知道中国特色的书号配额制,简单说一下。在我国,所有的出版社都是国有的,也只有这些出版社能够拿到出版总署限量提供的书号,而一本在大陆出版发行的书,只有拿到书号的才是合法的,否则就是内部刊物、地下刊物或者非法刊物。

事实上,我们熟知的图书品牌中至少有一半是民营出版公司打造的,然鹅,它们不是出版社,(几乎)没有可能拿到书号,所以要选择与国有出版社合作来出书,有的甚至就直接合并了。我们读到的很多国有出版社出版的书,实际上完全是由民营出版公司做出来的。

由于书号是稀缺资源,而且现在还进一步限制了书号的数量,这就必然导致书号本身成了商品,价格还水涨船高。民营出版公司就得削尖脑袋找国有出版社买书号,人家还不一定卖给你。而某些毫无名气、编辑也不怎么干活的小出版社,光靠卖书号就可以旱涝保收,如果书做得好有口碑出版社还额外沾光。

我不喜欢看小黄文,从来都不会主动去看,偶尔不小心看到了也会立即跳过。少数时候不得不看,甚至觉得反胃。
但这不意味着其他人没有权利写、没有权利看。成年人当然可以看,而且不妨看得很享受。未成年人看了也许不好,但家长、老师都可以去引导。况且即使没有黄文,小孩子上网的时候不会撞见黄色网页么?
是,目前就我国的现状来看,写小黄文并自行出书印刷是违法的,甚至涉嫌犯罪。但法律就一定对么?可别逗了,就连根本大法不也是说改就改了么?要是真是法律至高无上,那还改它干什么。
随便法律里写了什么,我坚决认为写小黄文无罪,自行出版印刷无罪。

这个年头,谁都过得不容易,不能指望每个人都站出来当英雄义士。
但起码,某些事情明眼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还非要为一点利益主动跑来推波助澜,这就不大光彩了吧?

北大“寻岳小组”的同学被不明身份黑衣人团伙强行绑架带走,经过的无辜同学莫名被殴打,黑衣人车辆进出有保安的校园畅通无阻。(1)
微博原帖图片已经被和谐。 pawoo.net/media/OmzgAYJkX_ldB0 pawoo.net/media/KIH_qtlXt43vuU pawoo.net/media/3K3xYEg9_1Y7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