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矢车菊 @Bleuet_Bleu@pawoo.net

作为一个爱看传统戏的人,有时免不了遇到一些三观和现代脱节甚远的情况,尤其是在重男轻女这一点上。这方面越剧做得相对好一点,但也不是绝对没有雷点。不过传统戏里存在三观问题,主要是因为很多作者都是古人,没法苛求他有那么多平等意识。所以,你尽可以把它看做一件文物。纵然有点不满,通常也不会十分惹人不快。
相比之下,那个神剧《娘道》惹起来的厌恶感,就像看到一具僵尸活了过来,还在你面前跳来跳去,并要你承认它的生存权和美感。

想找个完整版《马赛曲》,本以为好找,结果费了无数的力气,不是缺这段就是少那段。最后爬到油管上,总算弄到一个完整版,长达近十一分钟……
Orz你法国歌是真够长,感觉背不下来歌词的人会大有人在吧?

也行是双标:
之前法大悲事件之后我说过,大悲——尤其是DYHTPS这首歌——是显然不能去政治化的。
但每次在一首歌的评论区/弹幕里看到一大堆政治话题辩论,我又真心觉得烦。特别是苏联歌曲,随便听个《神圣的战争》,会发现一大波人在就苏联的功与过、苏联解体的必然性和偶然性等一系列复杂话题争执不休,我是真的看着心累。
当然咯,最神烦的是,但凡出现苏联国歌的地方,必然会有一大群人刷“不攻自破的联盟”,哪怕那首歌从不曾叫过《牢不可破的联盟》。即便是俄罗斯国歌,照样有许多人刷这个“不攻自破”的梗,可见这些人也分不清苏联国歌和俄罗斯国歌……

作为一个二把刀玩古琴的,时不时就会有那么一个半个自以为学了最高雅的乐器,于是把其他乐器都贬为二等公民的人物在眼前晃一晃。
哦,这种人如果多打一点交道,经常会发现他琴弹得比我还差。
除此之外,还有听昆曲的瞧不起爱其他剧种的,读外语书的瞧不起看中文书的,学(自以为)高端/难学/冷门的语种的瞧不起学英语及其他外语的,听古典音乐的瞧不起听其他种类音乐的,去国外旅了个游回来就瞧不起没出过国的……
可见谁要是缺乏自信,主要是因为心态有问题。只要调整好心态,别说自信了,蜜汁优越感也总不会找不到的。

最近听的法国广播每天都在从不同角度讲妇女权益问题,就仿佛他法的妇女权益格外成问题一样

为什么这大半夜的,我要看朋友圈里一位荷兰大叔在阳朔吃桂林米粉……

某法国小哥儿没见过桂花。我查了一下词典,发现“桂花”这个词在法文里有倒是有,但貌似很生僻,古怪得像个拉丁文单词,故而从维基上截了张图给他,并且告诉他,我们管这个叫Gui。
过了一会功夫,此君在回复我的时候已经给Gui加上了阳性定冠词Le...

今天的我也十分不想上班。

同事跟我吐槽,说是上个月因为迟到被罚了150块。她的确是家住得远些,公司一带据说是本市第二堵,且没有地铁,别说她住得远,我住得不远也照样不知每天该几点出门。此外,公司的电梯运力不足,早晨经常很久都上不去楼。我经常走着上去,但我觉得不能要求人人都走步梯去十楼吧。她迟到也不是迟很多的那种,通常就是十分钟以内。
她是从别的行业跳槽过来的,工作非常认真,比我认真多了,而且年纪大几岁,成熟老练,人也热心。平常到了下班时间,手头有工作还没完结,她经常晚走一会。假期也不得清净,就是这个十一,她也处理了好几次工作上的事。前些天她出差也是,一边在外连续多日从早忙到晚,一边遥控着本来该在办公室里完成的工作。至于公司要求的无偿加班,她虽然吐槽,但也都是认真参加了的。
她今年十一头一次没出去玩,因为公司没有一分钱的过节费,没发任何一点节日礼品,而上个月的工资日常就要到下月十号左右才发,这一次也完全没有提前,故而正处在一个月里手头最没钱的时期。感觉人生真的是十分艰辛了。
看微博上有人说,九月的工资都用来随结婚份子钱了。而我们比较厉害,我们九月的工资还没发呢。

工作之前觉得会的东西越多越好,工作之后发现会得多自然还是好,但顶好不要让领导知道,否则领导会把各种各样绝对不属于你本职工作的事情丢给你,导致你在本职工作上受到影响,并且在这之后责怪你重要的事情没做好🙃

怎么讲,我自觉还是个蛮宽容的人,尤其是在言论上。有的人在社交网站自己的主页上口无遮拦、开地图炮,我通常不会反应特别强烈。我会认为他可能只是把网络上面向公众的首页看成自己的私人笔记本了,而且比较心直口快,未必真是没礼貌、没教养的表现。
最近觉得有点不对——总被人看到发表奇葩论点的人,多半是的确修养有问题。遇到这样的,为尊重言论自由,不让人家说肯定是不行的,但尽早闪得远远的,能多远就多远,这八成是没错的。

说到古琴,我至今不知道是哪位古人大大发明了跪指这种可怕的指法,我真的是想给跪了,真的😩

话说,既然古琴乐谱长得这么神奇,那古代的琵琶啊箫啊古筝啊乐谱又是啥样?肯定不能是现代这种简谱吧。难道是工尺?
古琴谱和钢琴谱完全就是两种思路。钢琴谱虽然也涉及具体演奏方式,比如用左手还是右手,连奏还是跳音,强一点还是弱一点,有时还包括用哪个手指,但仿佛主要还是标音符、节奏,一眼看过去,最醒目的就是“这是个什么音”,演奏方法位居其次。
古琴是完全反着来。标个天书一样的减字符号,具体是什么音得弹出来才知道,除非对这个琴极其熟悉。没熟悉到那个程度也不要紧,反正减字符号是分解动作式告诉你左手干什么、右手干什么,比如一边待着别动或者该跪了(不是),一项项照办就行了,自然能得出正确的音符。以及,传统的古琴谱居然没有节奏?
现代古琴谱通常要配上简谱,方便很多,但少了点揭开秘密的惊喜感呢。

这个炸点也是莫名其妙。
我比较喜欢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非常不习惯在明明有交流途径的情况下还要隔空喊话。都是成年人了,日常工作、生活中怕是都难免有所保留,到了网上也还非要有话要说又不肯直说,我觉得蛮累的。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交流习惯。别人非要隔空喊话然后双删,那就请便。前几年的话可能会很不开心,现在无所谓了,又不是玩得特别好的那几位。工作之后渐渐变得凉薄,路人甲的感受于我是越发不重要了。
其实我至今还不知道炸点到底是啥。
不过管它呢。
用东北话说,爱咋咋地。

我一直相当承认,我就是读书少。
小时候升学压力很大,天天忙于作业和练习册,很多大面上的名著我就没读过。嗯,我也没读过《安娜·卡列尼娜》,还有《红与黑》。《悲惨世界》是读研之后才读的。
一直觉得蛮遗憾,想补上。但大学时专业课搞不定,补得也有限,倒是读研时多看了一点。《安娜·卡列尼娜》还没计划什么时候看,《红与黑》直接买了原著。但我读法文速度没那么快,工作以来又整天一头包,所以也还没读多少。
更要命的是,一旦我真正有大块的空闲时间,我又跑去弹琴了。在琴面前,读书永远是第二位的。
总结一下就是,我蛮喜欢读书,但一贯读得少,且并不是最爱的那一项。所以吧,估计以后也就这么读书少下去了。

刚才听法国广播,正在谈论是否应当采取措施,避免少年儿童上网时浏览有害信息。
先是一个大人说,信息无所谓是否有害,但某些内容不该直接让孩子看,因为孩子了解这些年龄还太小了。
一个小姑娘,不知几岁,但声音听起来很稚嫩,可能还没到青春期。她说,为什么会有了解起来年纪还太小的知识呢?人应该懂得越多越好,而不是有意保持无知。有些内容,比如性,很多人认为孩子不应该太早了解。可历来被禁止求知的都是什么人呢?是妇女、儿童……也就是弱势者。从他们的无知中获益的又是什么人呢?是强者,其中好一些的把这种无知看做纯洁的、幻想中的偶像,更坏的则利用他们的无知去侵害他们。这些强者本身什么都知道,却不许别人具备同等的知识,故而很容易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变成伤害别人的武器,被侵犯一方却被置于无知之中,就像被缴了枪。如果一个十三岁的女孩知道性行为是什么,并且知道自己的身体发育程度还不适合做这种事,那当别人提出要同她发生性行为,她就更容易三思而后行,反之则可能轻信对方对此“浪漫”“诱人”之类的描述,轻易答应对方的要求。因此,孩子应当了解一切,越早越好。
想想我国还在禁止成年人看黄片,我……😓

一个曾经的钢琴生的后遗症:
刚才看到599这串数字,已经躺在床上半天的我吓得坐起来了。

刚刚知道Charles Aznavour去世了。
其实我前几天才开始听他的歌……
心理非常不是滋味。
这几年我喜欢的歌手去世了好几位。Aznavour是年纪大了,其他有的也没多大岁数。
就更别提前年的红旗歌舞团了。

我国虽然自来没有德先生(我不是说古费拉克)(当然古费拉克我们也没有),但前些年还不至于经常性地感受一下中特社会主义的铁拳。而这一两年,简直是每隔三天就要被震撼一下。
这是要疯了。

忽然极其想唱À la volonté du peuple,两个版本加上尾声,随便哪个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