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矢车菊 @Bleuet_Bleu@pawoo.net

蛮久之前就看过赵皓阳的文章,后来陆陆续续还看过一些。
怎么讲呢。最初还觉得他写得有些道理,后来发现他很喜欢写得特别特别长,而内容又往往大面积雷同,读起来费时间又缺乏信息量。
再回来就……嗯,他平时的确是显得关注底层关注劳动者,可一旦现实中真的有人起来反抗,他总是持否定态度,甚至隐隐约约还带着某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当然,这次关于香港那篇,已经不是“隐隐约约”的问题了。
一言以蔽之,我觉得他不管写什么,主要目的都在于卖书。

昨天看到记者采访新晃一中学生的视频。
对于刚刚曝光的惊悚案件,学生们是这么说的:
“我们学校其实是很好的学校,这次事情出来会对学校有误解吧。”
“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
“我们首要就是学习,其他的不要管。”
哦。

真的烦死了“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这种蠢话。
学生都知道,一节课迟到30分钟,估计就算旷课了。一门课迟到三五回,很可能连考试资格都没有。
社畜也知道,上班迟到1小时可能还算迟到,要是迟个7小时30分,看会不会被老板撵出去。
这不是抬杠。万事都有时效性,拖过一定期限,尤其还是人为地拖下去,再怎么样也说不上正义。
之前看过一个案子。好几十年前,美国的一个黑人小孩14岁上被误判杀了两个白人小女孩,处以死刑。前几年不知怎么又把这案子翻出来了,然后发现人根本不可能是这个小孩杀的,给平反了。但这对已经被处决的小男孩来说还有多大的意义?

pawoo.net/media/CNlSaPmCSqdCkI pawoo.net/media/YBF5VZFjWokqWw pawoo.net/media/lWgMnGT24_Fd3e
牵牛花开始爆发,今天开了七朵。奇怪的是,明明用了不同的种子,但似乎还是只有这一样长出来了。

新晃那个案子,实在是太致郁了。
大半夜躺在床上看到鉴定结果出来了。其实早就想到是这样,但忽然情绪特别低落,眼泪掉了一枕头。
迟到的正义算什么正义呢。

pawoo.net/media/FSRbpTHDw4d7N9
几个钟头才做完了这点小东西。今天不搞了,有空继续~

pawoo.net/media/tU8VTtUYi8RFeH
阴沉沉的天气令人不快,但我的牵牛花还是很可爱。

pawoo.net/media/-lqjWPTVwJWp6T
以前住公司宿舍的时候,周末特别爱往外跑,哪怕天气不宜外出。现在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了,但凡没有必要就懒得出门,大概是因为自己家里待着很舒服。真的,只要食物充足,我干脆想一直在家宅着,烤个面包做点手工弹弹琴,再炒个菜搞搞卫生,完全没有出去的动力。
刚才做菜的时候发现……冰箱里有个被我忽略了的葫芦。然而我今天下午去市场,又买了个葫芦。一个葫芦我得吃两顿,于是,我这几天得吃四顿葫芦😂

pawoo.net/media/3lfkeRjRZgsHFR pawoo.net/media/w45j9X7B6Y8BHv pawoo.net/media/BMCdQQ9Dhxkmue
近期做的小房子。说起来有一阵我喜欢玩模拟人生,仿佛最大的兴趣也在于盖房子,而不是控制人物。

网易云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也被下架了,所有版本。如今搜索这个歌名,空空如也。
简直想告诉你们雨果大大,他太伟大了,从他的作品里脱胎的歌曲,至今还令某些外强中干的家伙惴惴不安。真的,雨果大大太成功了。

请问哪位看过《德古拉——在爱与死之间》,就是Bruno蜀黍主演的那个?
德古拉不是个吸血鬼么?为啥这剧里会唱到毛爷爷和天安门事件啊?为啥?你们法语区咋唱啥都这么不和谐?

我对我国的英烈们一贯怀着真诚的景仰之情,他们中的一部分是我从小到大最崇敬的人。
为了他们,小透明如我也曾经搞出过阅读量三四十万阅读量的大动静。看着那条微博每隔几秒就被转一次,辛苦写成的东西会有这么多人看,自然是欣慰的。但我当时同样感到恐惧:我不善争吵,被转得多了,谁知会引来什么人?不过看到烈士被抹黑,我的愤怒也是真实的,因此横下一条心,挨骂就挨骂,我认了。
但我没法为《英烈保护法》叫好。我知道,这样一部法律太容易成为制造口袋罪的工具了。
我不觉得我心中的英雄们渴望缔造的是一个口袋罪横行的世界。

我国男性受压迫了吗?当然。有些情况下还比女性更严重一点,比如很多公司所谓的“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
不过很显然,压迫男性的并不是女性。至于是谁,那可说不得。
既然说不得,刚好又有一群女人嚷嚷得不中听,这会还有官方站台,那就骂田园女拳呗,多好的靶子。
骂爽了,气消了。真正的问题解决了没?你猜。

把那个法语大悲的演唱会看完了。
真的喜欢,除了ER没有互动,DWM上也没有ABC还魂。但既然下一幕古费就带着姑娘来给小马唱生日歌了,那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这个E虽然显得不是很年轻,但其实并不老,吃亏在他的发量……呃,布列塔尼人,要求别太高。但是声音很沉得住,像E。
以及,有那么几行歌词,我真是爱得不行。“若要为之牺牲,我愿意做第一个,第一个把名字刻上希望的大理石杯”“一个梦想可以死亡,未来却永远不会被埋葬”,满满的浪漫的悲壮之美。至于“枪口下的花朵出发了”“拿起铺路石做武装,铺路石却只会装点他们的坟墓”,这还是人说的话吗?是吗?

一个几乎没有节日福利的公司,一到过节就安排一堆格外添堵的活儿还不说,居然还发消息告诉我得廉洁过节?
请告诉我怎么个不廉洁法(
哦,我给贵司垫的钱还没报销呢。

许久不在网上刷大悲相关了。
但我什么也没忘。爱还在,一点也没少。
街垒日,格外想念街垒上的青年们。

街垒日。近来心力交瘁,没什么新鲜的事情好搞。发一遍旧年翻译的91法版音乐剧大悲终曲吧:
为了人民的愿望
呐喊声从不曾消亡
且听那战歌阵阵终日回响
而今又重唱
点起那熊熊火光
划破这长夜正未央
只为了改变生活
将大地来照亮
长路漫漫光荣在前勇敢进发向理想
终将弃恶扬善去伪存真进步不可挡
纵梦难圆身长逝谁堪将未来埋葬
可愿携手征途上
共执着人类的信仰
今日里街垒倒下
明朝千百屹立在前方
为了人民的愿望
远听得战鼓声声响
昭示着伟大时代
到明日迎曙光
啊,迎来曙光

最好笑的是,有出版社编辑表示同性文学不给出是因为文学性差,受众面窄。
要是完全不了解出版行业的人这么猜,那倒还有情可原。作为编辑还要说这混账话,应该立马被审查的铁拳砸两下清醒清醒。
要比文学性,自费书了解一下?一审看了会沉默,二审审完会流泪,三审打算撕稿子,校对不想校,排版懒得送的那种烂自费书,每年得出多少?别说文学性了,能把多数句子写通都算谢天谢地好吗?要说受众面,这堆自费书只配垫电脑显示屏用,受众面无限趋近于零。但反正作者自己掏钱,出版社还不是给出了么?
当然,这烂书要是涉及一点同性恋什么的,那可不得了了,非删不可,不过删了照样能出。和着这一删还删出文学性和受众面来了?逗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