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BRC擅长的事情: 

Pinned toot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BRC不擅长的事情:体育、练字、音律、吵架、阴谋权斗……

Pinned toot

啊对了忘说了,重操旧业,帮翻#塔罗牌 (。 

Pinned toot

大家好,我是沉迷养猫的BRC……
是的一个月了我才注册了新号半夜没声没息地出现,总之就是
有什么明天再说【。俺睡了Orz

朋友:我覺得在國內上大學好像結婚啊。
我:怎麼說?
朋友:1,被認為是人生必經的階段。
2像傳統婚姻一樣,被從小養到大準備嫁人,但不知道嫁給誰。
3在成人禮后2個月内就要成婚,選擇大多靠運氣。
4選到錯的專業,天天被家暴(學生化環材就相當於直接被配陰婚),選到對的就是運氣太好了。有的是為了好前途選專業,结果天天家暴出軌。
5基本沒有離婚選項。

朋友最後痛心疾首地補充道:在大家勸阻不要結婚的時代,為什麼上大學相當於封建婚姻的事實沒有人指出呢!明明很多人都是搭夥過日子罷了!

喜欢鲨鲨的象友看到这张图应该会觉得很幸福吧

“在讲苏联笑话的时候,自己也变成了笑话。”

突然想到一件事:不仅仅要告诉她们“我也能理解”,还一定要说出“加油”。

“我们都是”——啊我在寝室嘤出声😭

我记得雪莉去世的那天我盯着桌子捂着嘴,身体里有澎湃的情绪在翻涌,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啊,我是想哭。
我记得具荷拉去世的那天自己反复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然后咬着把手机摔在桌上,只能小小声地骂一句“this fucking world”。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记不记得南大仙林十九栋那个跳楼自杀的女博士生。
当时开学不久,还在封校,于是她死去的地方被堆上了白纸折成的和路边采下的花。
我再去搜——什么也没有。

看见有同学留下苹果和饮料作为祭品:“只能留下一点点异样,告诉这个世界我们还记得。”

看到微博上有人在说妇联的问题。某一级妇联曾经跟我老师联系,说缺个副主席,问她有没有兴趣。我老师提了两点,第一,她去的话,是要做实事的,如果不给做事只是要个教授装门面,那不行。那边人说可以啊。她说,第二,她要公开她的单亲母亲身份。那边的人说,哦,算了。
思想就是这么个思想。

法院門前,穿着警服的工作人員以違反治安條例的名義,要求民眾收起標語,並表示在第三次警告時將沒收標語,同時要求拍攝的群眾不要「斷章取義」將拍攝片段發至網上,「要發就完整的發」。有舉標語民眾要求工作人員解釋具體違反哪條治安條例,未獲回應。 t.co/ZkEsq5ftEf

存个档,视频转自现场声援弦子的北京小伙伴。视频来源:weibointl.api.weibo.com/share/
摘录微博用户@怪兽丛书 的转发语:“好喜欢她接住标语的刹那,虽然害羞又恐惧,还是稳稳接过历史扔进她手中的一棒。”

三年了,从那个时间点开始,崩塌难挽。

我可去你爹的狗杂种!某些男的但凡花点时间看看弦子记录朱军性骚扰来龙去脉都不会讲“这阵仗这么大,要是朱军没罪怎么办?不尴尬吗?”,说这种类似的的话无一例外都是男的,上个微博都能看到这么人模狗样的东西,我可真找罪受。

算了,没什么意思。但想起来还是觉得冒火的一件事是这样的:清雨象说要做个女性向黄图bot (还是类似于的中继)丰富跨站轴,下一句话把耽美从女性向划出去,“因为我觉得那是基佬向。”唯一反驳说“耽美也属于女性向”的嘟主似乎并没被回复。

一句话举例何为mansplaining 。

男士若不想被当成行走的湿垃圾看待不如反省一下自己平时怎么说话做事的。一个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贱人的群体很难不被有色滤镜凝视,不爽的话就拼命表现到200% 地好来证明你不是贱人,而不是要受害者冒着巨大的风险去信任一个陌生人。

民族国家的建立为什么不能导致男女平等?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妇女没有得到“真正的解放”?

想起一则笑话:
(前面就是圣经原文)……你们中间谁没有罪,先向她投石罢!——突然人群中冲出一个醉汉,大喊着“我没醉!”拿起石头把妇人打死了
看到的不少社会新闻或wb言论总让我想起这条笑话,好像没关系又好像有点关系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