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It's hard to light a candle
点亮烛火照亮黑暗很难
easy to curse the dark instead
只是诅咒黑夜却很容易

"𝐋𝐚𝐬𝐭 𝐑𝐢𝐝𝐞 𝐨𝐟 𝐭𝐡𝐞 𝐃𝐚𝐲" - 𝐍𝐢𝐠𝐡𝐭𝐰𝐢𝐬𝐡

推荐一篇文章《大饥荒中农民的反应》( mjlsh.usc.cuhk.edu.hk/Book.asp ),讨论了当时的农民如何偷盗粮食、哄抢粮食,而干部又如何对他们进行镇压。
”甘肃省“对于一些地方农民闹粮或抢食粮站的案件处理是极其严酷的,一般被定为‘现行反革命’,有的还被处决。
作为受害者的农民,有些人为了自己的生存,还同类相残,不仅欺凌、残害同类中的更弱者(如孤儿),甚至残害他人,杀人而食,这是更深层次的历史悲剧。
人吃人方式被分为三种:挖吃尸体、吃尸体(即未埋葬之尸体)、杀吃(活人)。“

在英语里读懂中国政治
——兼谈不同英语文本的可读性问题
发觉似乎没有人写过不同体裁英文文本的可读性问题,所以从这个角度写一下。
鉴于我读英文也没有很快,所以只是纯粹的感受分享。
对非母语者而言,最困难的不是遇到讨论政治议题的、严肃的词汇,反而是最贴近日常生活的描写,包括但不限于对人衣着外貌、动作细节的描绘,因此从实用的角度(增长对中国政治的见识)出发,在选择阅读材料时,就应该避免有过多细节描写的文章,以免遇到太多生词而产生畏难情绪。
根据这一原则,首先可以根据自己想要了解的问题,搜索主流通讯社的报道。这些媒体(如AP、BBC、Reuters、theGuardian)的报道一般较短,文字比较言简意赅,适合入门。在这一领域,不建议“新手”选择newyorker这类媒体的长文,一是篇幅过长,读起来费劲;二是有很多对采访对象的描绘,读起来让人犯难(怎么每个单词都不认识)。
其次是可以选择关注新近事件、带有政策导向的智库报告。这些报告的文字都很平实,而且车轱辘话比较多,翻来覆去强调一个核心观点,读起来比较容易把握。
举例说明,Brookings关注外交领域,不过分析深度有限;citizen lab以技术分析见长,发布了很多解析中国审查机制的文章;china media project关注中国政治传播领域的最新进展;ASPI发布了几篇聚焦新疆的报告;MERICS是欧洲最大的中国智库,等等。
再次是远离哲学思辨的政治学、经济学和社会学论文。由于如今的社会科学注重实证方法、挖掘因果关系,高质量的论文都不会炫耀辞藻,反而是用朴素的语言(跳过艰涩的方法/数据分析部分即可),将最基本的论点翻来覆去地说,所以不会很难读。因此,论文的摘要和结论部分也是很好的入门材料。
其中一本适合了解政治的期刊是journal of democracy,这本期刊不会很严肃,可以看作是学者的时评,篇幅大多不长。
最后,安装一个划词自动查询软件有很大帮助,我选的是欧陆词典。
#长毛象安利大会 @runrunrun

朋友们,虽然经常说做完手术和生病要吃高蛋白,但是如果得了传染病还是建议高烧期间喝几天白粥,因为第一低热量饮食有利于缓和过度强烈的免疫反应,第二在强免疫反应期间摄入的蛋白分子可能会被身体从此识别为抗原物质,说人话就是你发烧吃虾可能导致以后吃虾过敏,再倒霉的发烧吃鸡蛋可能导致以后鸡蛋过敏,喝稀饭就挺好的因为大米致敏性非常低,想补充蛋白质也不差这几天

看了象友推荐的《她们的征途:直击、迂回与冲撞,中国女性的公民觉醒之路》,这本介绍了2000年以来中国的公民运动及抗争者。

我一直都知道中国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我生活的普通世界,有阳光和高楼,不算很好但大部分时候还不似地狱;另一个世界则像在地下涌动的河流,裹挟了这个世界所有的黑暗和罪恶,它翻腾着喧嚣着,却始终没能将自己的声音传达出地面。
我曾以为自己看到过另一个世界的一隅,但在看这本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一直什么都不知道。

书中提到了大部分事件和人对我而言都是陌生的,或有所耳闻但并不了解。原来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有这么多人在为我们所有人的权利和自由而拼命;原来警察会对抗争者说“如果是在文革,你早就被拉出去枪毙了”;原来在中国连刑讯都会看人分三六九等;原来是九五世妇大会后,中国才在89后终于得以重返世界舞台;原来早年间的推特网友是会到现场组织行动因而更早受到打压;原来大部分抗争者,都是因为对某个问题、某些人多了一些执着和同情,从此走上了那条抗争道路。

这本书的记录结束在2017年,结尾感觉就大家在黑暗中苦苦挣扎,以为可以撑到光明,但很快又陷入了另一片无尽的黑暗。但就算记录到了今天也不会有区别,因为我们都知道,一切都没有结束。
总之,很感谢这本书里提到过没有提到的每一位抗争者,感谢作者,感谢安利的象友,谢谢让我知道这些。

@bluegrass
我今天上午也听了这个节目!两位嘉宾都特别清晰、坚定。特别棒!尤其是甘歌老师,她提到的不婚理念纠正了我此前极为狭隘的认识。她俩在问答环节的回应也都很有见地。
我刚刚看她们已经剪好发在YouTube上了。(我要再听一遍!)
youtu.be/1231Gl9s2EM

人人都知道乔治·奥威尔写了《一九八四》,对其中所描绘的恐怖图景深以为然,但鲜少想起他对体育的批评。1945年,他写过一篇《体育精神》,对体育能促进各国友谊持怀疑态度,认为其中过分掺杂政治和民族主义。

“现今开展的体育比赛几乎都是竞争性的。参加比赛就是为了取胜,而如果不全力争胜,比赛便失去了意义。在乡间草地上,当你们分成两边,且不涉及集体主义情感时,才有可能单纯地为娱乐和锻炼进行比赛。但是一旦涉及荣誉问题,一旦想到你的失败会给集体丢脸,最野蛮的战斗本性就会被激发出来。就连只参加过学校足球赛的人都知道这点。国际级别的体育比赛堪称一场模拟战争。但是事情的关键不在于运动员的行为,而在于观众及其身后各个国家的态度。这些国家醉心于这种荒唐的赛事,还煞有介事地相信——至少在短期如此——跑跑、跳跳、踢踢球就是对民族品德的检验。”

紧急求助!北京有好几个朋友都因为之前举白纸的事被抓了,已经超过24小时,还有个别人是几天前已经去问过话的。请律师朋友联系我,感谢!

这整个国家审查体系上下都在自欺欺人 艹

Show thread

评论区出现一些不正确记忆

其实拿审查当作《三体》动画的遮羞布我都觉得我挺自欺欺人的
你说文革不能拍,那刘慈欣凭什么还出书了呢,你要是真审查文革内容,有本事把《三体:地球往事》都禁了啊?你敢吗?
就艺画开天那公司,领导人去世那几天都不敢按期更新正片,我怎么能期待它有勇气拍文革拍叶文洁拍伊文斯拍整个ETO,没跪舔审查那些人然后把叶文洁这整个角色都删掉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它,我呸,没骨气的东西

以前不是还出过歧视阳性患者这回事吗,现在好了,一起做人下人吧,傻逼

Show thread

觉得挺惨的就是
我也不是说这三年来一点好的回忆都没有,只是好的回忆都拯救不了这个戏剧性的可笑结尾

Show thread

过去那些被迫禁锢在小校园里、每天早上六点多起来做核酸、到哪儿都追着要健康码、聒噪的大喇叭像是在催命、想去的地方全部搁置、时不时还要忍受过度防疫压制下发生的各种不公的日子,因为防疫要求付出的各种身体成本,还有因为担忧、无力付出的各种心理成本,现在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笑话

同时经历过反送中运动与白纸抗议的抗争者的记录,这些带着细节的事实又再唤起无力与愤怒的记忆,但更令我记住的是这位女生镇静与勇敢。在被不停打压时仍想着保护旁人,在被同事孤立后仍愿意发声记录。想隔空给她大大的拥抱,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勇气智慧会传递下去,永远不要相互遗忘。

布洛芬和对乙酰氨基酚
这篇真的全,几乎包括所有常见问题:mp.weixin.qq.com/s/vmcf2FA_IZj

“清零”三年:中国人的集体创伤和一个永不会道歉的政府 - 纽约时报中文网
cn.nytimes.com/china/20221216/

文中提到的电子书链接(其实是一个长图做成的 PDF):
2022 上海抗疫实录 by wuyuu
wu-yuu.github.io/SH2022.pdf

第一次在象上刷屏宣传自己的英文播客,虽然这个播客已经做了两年了,但是因为是英文版本,我说话较少自我审查,所以一直也不太敢在社交媒体贴出来(还是有点怂,需要改进)。但是我很喜欢最近写的这一集,所以希望大家也喜欢!

【Many Anthems, Many Chinas】b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feeds.buzzsprout.com/1348048.r

2022年11月,在乌鲁木齐的大火之后,人们走向了街头抗议。在一栋政府大楼面前,示威者们一度一起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国歌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国家主义的工具,是民族主义与爱国教育的化身表达。但是当中国的抗议者们借它来表达对政府的愤怒的时候,也意味着中共政府借民族国家主义为自己正名的把戏被戳穿。

在2022年春季的上海封城期间,政府和社交媒体平台也曾多次审查屏蔽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这是一首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歌曲,我们都能说得出它的每一句歌词。在言论和创作审查严厉的高压之下,难以找到有效的、有共鸣的表达的人们,此时可能会借助国家框架下的语言表达,将它转化为己有,作为彼此鼓励、共鸣、创造联结的口号。 (未完)

前些时候不知道在哪看到,说每个专业都有一些外界不知道的门道。具体内容我没仔细看,但这个说法我非常赞同。可以说是门道,也可以说是一种可以作为预设知识使用的专业知识。虽然我是个摸鱼怪,但我姑且也算是在做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举一个可能外界不大知道的例子。

谢灵运有这么一首诗,题为《岁暮》,正文是:「殷忧不能寐,苦此夜难颓。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运往无淹物,年逝觉易催。」这首诗的「明月照积雪」一句是名句,它的白描从南朝梁开始就倍受赞赏。
不知道朋友们读这首诗有什么感觉,说不定会觉得它很精炼而有力度?前两句写自己晚上睡不着,中间两句写岁暮肃杀的风景,最后两句感叹时间的流逝——这种高度凝练的笔法或许反映了他心中的苦涩?从抒情到写景再到抒情,结构很合理?
但这样的考虑从一开始就是不成立的,因为这首诗是残篇。它是残篇这个事实是不甚为人知的,要通过这样的途径判断:这首诗最早见于唐高祖时编纂的类书《艺文类聚》,何谓类书?不恰当的说,类似于学生写作文时用的好词好句和名人事迹集。类书的一个特点就是它会删节收录的作品——毕竟摘抄好词好句也犯不着抄写全文对吧——这个特点可以通过对比被《艺文类聚》收录的并且现在还能见到全篇的作品看出来。那么仅仅只见于《艺文类聚》的作品又如何呢?答案很简单:我们现在只能见到一个残篇。
(并且更悲伤的,《艺文类聚》作为一个官方工程,它的编纂水平很低下,所以你甚至不能期待被它摘录的一定是它的精华部分——这本书存在着很多抄着抄着就懒得抄的例子)
于是,这首诗根本就不会是六句,它可能有二十句,因此精炼之类的完全说不上;然后,现存的部分在原诗中也未必是连在一起的,根据谢灵运诗一般的风格,我差不多可以说这三联在原诗中大概是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因此讨论这三联间的关系也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把这首诗当成一个整体来读的误读古人就有了,明末的钟惺和谭元春就这样称赞过谢灵运的另一首残篇精炼。
在有了这些知识之后再读这首诗,我想会有不同的感觉吧,虽然就我自己的体验来说并不会是多好的感觉。

为了避免像上面说的那种误读,就需要有这样一个意识:去追溯一首诗最早见于什么样的书,那本书又有什么样的特性。这个意识在一定程度上是专业的预设,而怎样去追溯一首诗的最早文本也是专业的知识。

我说这些当然不是为了炫耀专业知识——而且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好炫耀的,知不知道谢灵运这首诗是残篇有什么好得意的嘛——只是,对于想准确把握的人来说,就必须先获得类似的专业知识。这些知识一般是在本科的教学中传授的(尽管我对现在的本科教育没什么信心),这是专业性的客观现实。但这绝不是说只有进入专业才能获得这些知识,比如我自己就从来没受过中国古代文学的专业训练,但我就是知道这些事情,啼嘿。

换句话说,重要的不是专业身份,而是获得某一专业的基础知识,这些知识构成前提。过去且不说,在现在这个时代,只要感兴趣都可以学到。如果对某一方面感兴趣,这些知识一定是重要的。就中国古代文学来说,如果有这样的知识,别的不说,你至少在买书的时候能买到最合适的版本。但相应的,如果只是感兴趣,那么学习这些知识大概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我只是想读读诗愉快一下,你却说我要知道这个那个,我想读诗不是为了你说的那些啊。

专业中的那些门道指的就是这些,它之所以成为专业的门道不是因为它是什么独门绝技、一子单传,而是因为对大部分人来说学习它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但对于感兴趣的人来说,它又确实是有用的。

这里才是我真正想说的:我说得上的专业知识只有中国古代文学的一小部分而已,通过这一小部分我都能理解它的必要性,那对于更多的我感兴趣的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学习的领域,我欠缺的有多少啊。比如我最近在选耳机(你怎么还在选耳机),我根本看不懂相关的参数,也不理解评测时常用的术语的意涵,更无法鉴别评测的优劣乃至正误(我倒是可以自信地说,对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我是能鉴别的),但这些都对我选耳机至关重要——如果我现在从零开始学习相关知识,迟早有一天我能理解这些,做出更好的选择,但是我并不想去学,我没有那个精力。
(我猜想那些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他们就是愿意去学的那种人——只要感兴趣,就从基础开始学习)

只要还承认这些专业知识是重要的,那么就必须说,我几乎什么都不知道,我是无知的。而人与人的交流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原因之一便在于:每个人拥有的专业知识是极其有限的,而通过人与人的交流,至少可以互相借用对方的知识——假如你对一位诗人感兴趣,我可以很顺手地帮你大致查到他的诗集的版本情况,虽然我觉得这个知识没什么卵用——而另一方面,我对乐意传播自己专业知识的人,都抱有敬意。我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志向,我也只能脱帽致敬而已。

Show older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