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辰 @Andrettacat9

又看到推上的弱智在喷计划生育,说钱忠信罪恶滔天、刽子手,把特么1983年至2017年所有的人工流产都算在他头上,这逻辑真感人(翻白眼)
要不要把17年之后对三胎的流产也都算在这位背锅侠身上啊??
只看到计划生育的激烈手段,却看不到为什么计划生育。唉。

我还是那句话,独生子女这一代幸存的女孩在很多方面应该庆幸,庆幸计划生育给她们带来的之前之后的年轻中国女性都可能不会再有的自由与权利。

@Andrettacat9 我原来看过一段数据: "在计生前,中国的男女比是106: 100,只比自然常态稍高。1979年计生政策实施以后,大多数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很多家庭遗弃女孩,流掉女孩,把女孩藏起来或是杀掉。这使得中国现在的男女比为120: 100。"
计生初期性别比曾暂时正常只因在大城市、体制内单位中实施,这些人畏惧也无力反抗,但当计生推向全社会的时候,各种怪相顿生。计生有男权问题,但更是强权对生育这一基本生命权利的蔑视。
因强权对某一特定人群带来的副产品好处就感谢强权,这和强权一样是在蔑视别人的痛苦啊,真的能为此感到庆幸吗?我自己是在优越的同时感到某种惭愧的…
我想生几个别人想生几个,这非生育观而是家庭计划。发达国家家庭平均子女数由多变少,是经济发达、社会公平和医学昌明的结果,是基于现实的选择,不是因为生育观和政策。
生育归根结底是当事人的自由,丁克或多生都可以,至于理由是重男轻女还是喜欢孩子,对待多子女是否不公,都可以公开讨论,但不是行政手段强制介入的理由。要想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让自身权利能被保障,解决的根本办法应该是拥有一张有效的选票。权利不能被给予,只能自己争取。

@tplin1103 我说的不是“感激”,语义是有差别的。

@Andrettacat9 唔可能我有点引申过头了吧Orz 我只是觉得对于这种恶政,哪怕我客观上享受了好处,也是没啥好感到高兴的,因为根本上不是什么可喜之事,为此而庆幸有点把自己快乐建于别人痛苦之上的意味。不过这也仅是我自己的道德要求罢了😅

@tplin1103 有因有果吧,要算账得从毛时代算起,计划生育不是源头也不是突发奇想。因为执行者的手段和观念造成的巨大灾难不能说政策是“恶”政,我认为这还是要分开看。
另外说点不近人情的话,那些抛弃女婴做人流的家庭没有这个政策就不会那么做了么,一样的,最多不杀孩子,但女孩将没有基本的生活质量,没有教育机会,早早出嫁给自己的兄弟谋福利……在这样的家庭出生好还是不出声好,是个哲学问题。
我认为不是说“活着就好”。人权不仅仅包括生存权。
同样有社科研究表明,改革开放后三十年是中国男女权利最平衡的三十年。近年则是巨大滑坡。这和多子女家庭增加是分不开的。硬币两面吧。在一个男女观念没得到根本改善的国家无论计生还是不计生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我一个朋友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地区,她说如果不是在计生的时代,她根本没机会读大学。
最后我觉得吧……那些胚胎和女婴的痛苦是她们周围的人造成的,和其他女孩没关系。不能说我们的快乐建立在她们的痛苦上,不是这个逻辑。

@Andrettacat9 @tplin1103 但你刚刚才说“在男女平等都做不到的地方谈生育自由太奢侈了”,现在又说“人权不只包括生存权”,但首先得有生存权才能谈其他啊orz

@VariableD @tplin1103 你混在一起说了,我这两句话针对的内容不一样,看之前我说的内容啊。而且,在没有其他权利的情况下光活下来就是件好事吗?我对此存疑。当然你可以不同意我这个观点或者觉得它不近人情。
说实话很多家庭如果不是非要继续怀孕,惨剧根本不会发生。那些胚胎和女婴也不会遭受折磨。
我一向觉得地球人口太多了倒是真的。另外我不赞同胚胎也有人权,与其说心疼她们不如说心疼她们的母亲(的母体)遭受的损害。当然这已经是我完全主观的发言了。
生育自由,我认为只有观念提高到一定程度上,这个自由才能带来良性发展。

@Andrettacat9 @tplin1103 这么讲,贵国越像幽暗地域,我就越敬佩崔斯特。假如他说“我为生成卓尔贵族家的儿子庆幸,因为起码我还能接受优秀的战士训练”,这就有点emmm了。他感谢扎克纳梵,但并不会感谢蛛后和杜噩登家族的主母看上了他爹。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感觉……我能上大学我只能谢我爹妈,不可能谢计生委嘛。

@VariableD @tplin1103 恰恰相反,我朋友的父母是因为只有她一个女儿不得已才送了大学(当然可以说他们的重男轻女观念还没有到只有一个女儿也不许读书的地步),但有儿子的话肯定不会这样。
她感谢她的父母允许她上学,但也不得不说这确实是计划生育“政策”给她带来的益处。
不是计生委,计生委是“人”,你还是没把我说的政策和执行者分开……

@Andrettacat9 @tplin1103 我觉得政策和执行的人是分不开的,纳粹的想法也挺纯粹的,优生优育嘛orz

@VariableD @tplin1103 计生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不是一个人。你这说法太概括了。很多事情要具体分析,也不能彼此替换。不能说当时的中国ZF是纳粹。更多的参考我刚刚发的嘟文吧。

@Andrettacat9 @tplin1103 我的意思是当时的中国政府把人民当成小白鼠,文革或者计划生育都是大型失败实验,当然现在也差不多。做为对照组野化放归的小白鼠,我觉得替那些被抽血扒皮的倒霉蛋哭一下,比起认为实验推动科技进步的初衷是好的,良心上要好过一点。😂

@tplin1103 @manul 统一回复
1 计划生育政策出来有它的背景,与其说是政策的锅,不如说有毛病的是人的思想观念(比如重男轻女)和粗暴执法手段。三千万女婴和黑B超之类的锅都应该算到观念头上。
2 计划生育是在给更早年的傻比政策背锅补救。
3 开二三胎想b超打胎的一样打。不想要闺女的一样不要。这几年男女出生比例更不平衡了,和计划生育没关系。
4 我说的是“幸存的”女孩应该“庆幸”,而不是感激。我也没说益处大于害处。
5 我认为害处主要是观念和手段带来的。
6 在一个观念连基本的男女平等都达不到的地方谈生育自由,跳级了。我倾向于制定这个政策当时是因为不得已,因为再不干预不行了。但具体操作出了很大问题。说到底是整个国家从行政者到民众的观念都不行。很多事情还是要回归历史去看。

@manul 你又重点偏移了,我没说“益处大于害处”,我说的是“庆幸”而不是“感谢”。

@Andrettacat9 @manul 但是,总有人因为恶法获得一些好处,这不能算是恶法的益处啊,就像杀了一部分人而另一部分人吃上了饭,作为吃到饭而没有饿死的人,说庆幸也是在伤害死者的感觉,这个话题上我只能保持沉默。😂

@Andrettacat9 收声啦。没有经历过生活的人,缺乏对思考的敬畏心。

@Andrettacat9 我是觉得没必要庆幸也没必要为计划生育说好话,因为独生女地位的提高并不是计划生育的本意,更何况看过那么多计划生育血债实在是庆幸不起来了。利益相关的是我是独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