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辰 @Andrettacat9

@英国报姐 (有删节)
纽约是疫情爆发的中心,确认人数已经达到了38,977人。但纽约的医院里,政府承诺的防护物资还是没到位。并且出现了第一位因没有口罩防护服,被感染身亡的医护人员…

牺牲的医务工作者是Kious Kelly,年仅48岁,在曼哈顿医院做护士。他的医院只能为每隔医护长达十几小时的换班提供一件防护服,一些医务人员只能穿塑料袋。

Kious曾在没有任何口罩和防护服的条件下照顾患者。3月18日,他的检测结果为阳性,出现重症并迅速被送往icu。由于不能说话,他给妹妹发短信告知:“我连着呼吸机只能发短信。我很好。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他们会担心的”

这是他的最后一条消息,不到一周后,Kious就病逝了。但医院警告他的同事们不要和任何媒体透露情况,直到3月25日,他的死讯才被《纽约邮报》发现并报道。

同事们对此悲愤交加,他的妹妹每天都在社交网络上发着他生前的照片,如此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如果防护物资还不能到位,那这样的悲剧还会重复无数次。

我们知道,因为这些都是我们2个月前经历过的痛苦,希望它们不要再重演……

事实就是中国爆发了2个月,西方根本没重视=_=
中国前期物资短缺这些事的原因,他们只会简单粗暴的归结为“极权”的问题。武汉前期多惨,方方面面的经验教训,具体到底是什么原因,有多少外国人认真了解了呢?
“疫情万一在我这里爆发了怎么办”,“如果爆发了我这里会不会发生一样的事,比如物资短缺?”,绝大多数政府看这样子是想都没想过……
大概对于很多权贵来说,医护人员和普通患者都不算人吧。
侥幸心理,然而这并非轮盘赌……
填进去的都是人命啊。

@Andrettacat9 嗯......台灣一開始就重視了,所以封鎖了口罩的出口,跟限制中國籍的配偶與小孩來台,然後當初被罵死與酸死了。
如果當時各國重視,那就沒有大量代購與各國物資捐贈。
所以.......這很難評斷.......

@procrastinus_pawoo 华人捐赠其实只集中在最初半个月,后面一个半月很少了。而且我指的不只是口罩这些东西,重点是呼吸机和床位这些“硬指标”,实际上重危病人医疗资源不够才是导致高死亡率的罪魁祸首。

@procrastinus_pawoo 虽然一开始谁也没想过世界性爆发,但中国持续了一个月之后,各国已经开始出现感染病例,而且有些(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明显是社区传染。很多讯号已经非常明显也非常危险了。
当时武汉的各种状况信息也已经足够多,只要关注不可能不知道的,包括医疗资源不够,危重病人如何,病毒特性如何……
但各国政府这一个月基本上什么都没干,更别说个别国家还在捂盖子。有些甚至还在搞大型群聚活动,比如意大利足协,比如西班牙妇女节大游行。这实在不能都甩锅给华人捐赠……

@procrastinus_pawoo 另外再补充一点,武汉的爆发点就在高铁站旁边,一个多月前就爆出火车飞机感染路线了。从理性判断也能知道,这肯定不可能光感染中国国内。如果从一开始就重视,有病例立刻隔离控制,追踪活动路线,尽早禁止大规模群聚活动,另一方面做好物资短缺应对预案,好些国家根本不会像现在这么惨……
事实就是很多政府都处于侥幸心理,保经济比保人命重要(川普现在依然是这个思路)。
不管初衷因为什么,实际上很多政府这一个多月干的事和武汉初期并没有太大区别……

@Andrettacat9 @procrastinus_pawoo 好像1月底看到有美国专家表示这次可能要感染全球2/3人口。估计当时西方国家也没当回事吧

@asherpen @Andrettacat9 我跟你說,火辣辣的經驗,到現在全球大爆發,新聞天天爆,台灣還是很多人不當一回事,是真的不當一回事喔,各種名目的群聚.......

@Andrettacat9 也不是甩鍋給華人捐贈。
以台灣的例子來說,之前武漢大爆發時台灣民眾還是不願意取消各種大型迎神活動,而即使是現在,民間不少地方還是快樂舉辦各種宮聚與廟聚。
只要沒有在自己身邊爆發,強硬取締,民眾不會當一回事,反而還會產生反抗心理。
各種民意代表、行政首長、官員,多半很不願意得罪民眾,而且民眾多半也會有點越越嘗試和想看執政黨被反對黨抨擊的奇怪心理......即使他們支持執政黨。

@procrastinus_pawoo …………只能说人类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生物(好了,现在要把自己作死了🤦‍♀️)

@Andrettacat9 我跟你說,為啥民主總被吐槽說:只是無奈下的選擇。XDDDDDDDD
這就是原因有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