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辰 @Andrettacat9

@荣大一姐
中国红十字会也别委屈了,这么多年留了太多黑历史,而且次次傲慢得要命,只见澄清不见改正。

希望工程假信骗捐事件:
一家湖南企业发现,他们通过希望工程捐助的几个孩子,回给他们的感谢信,有7个字迹一模一样,而且是相同的邮寄地址和时间。穷孩子出身的公司老总起了疑,带着几个员工自费做调查。
一查差点气炸,他们找到的17个孩子中,只有3个孩子收到了钱,有些孩子甚至早已经失学在家。事后媒体找到伪造信件的人,对方解释说:伪造信件是为了不让捐助人失望,是个善意的谎言。

托管资金迷案:
曾经在抗日战争中被俘去日本做劳工的一个受害者组织,历经10年艰苦诉讼,跟日方达成一个协议,涉及的5亿日元被托管给中国红十字会。但是将近千名的受害者中,只有500多名劳工和家属拿到了这笔钱。剩下的资金,去向不明。红十字会的解释是,他们只找到500多人,剩下的找不到。而对于要求公开账目的要求,红十字会并不理睬。

天价餐费事件:
上海红会在一家餐馆吃了一张金额近万元的发票,后来红十会解释说这笔就餐费用并不是救灾款,但也承认人均用餐水平高出标准,让当事人员退回超标款项。谁组织的谁去的内部怎么处理的,一概没有下文。

红会黑历史(2)

千万超声刀事件:
中国红十字会和向全国百家医院捐赠了一批超声刀,号称每台超声刀价值千万,有业内人士质疑说超声刀这种医疗设备根本不值这么多钱,记者去调查之后发现,除了采购价格有疑问,红十字会还向医院收取了6千多万的管理费。而6千多万的管理费怎么分配的,怎么使用的,红十字会和几个合作方却各有说法。然后过一阵子,也没有下文了。

丑闻不少,中国红十字会的改变却了了。

2011年郭美美事件出来后,红十字会发了3个声明澄清,对公开透明的呼吁却一直暧昧不明。《央视》在一个评论中说:中国红十字会光靠声明无法打消公众的疑虑,必须拿出事实证明才可以说服公众。

但这太难了。

红会黑历史(3)

1996年组织部48号文提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机关和地方各级红十字会机关均参照《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管理工作”。中国红十字会跟国际红十会最大的区别是,中红每年都有财政拨款的——不是捐款,是拨款。

国际红十字是有元首或者皇家代表担任名誉会长先例的,但是这些“名誉”会长不能参与和干预机构运作。中国的红十字会的问题是它无法做到账目公开。因为这是一个吃财政饭的官办机构,各级红会负责人由政府任免,收支只需向理事会负责。

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全国慈善捐款汹涌,虽然有万元帐篷等丑闻,红十字会却仍然一直没有彻底公开善款使用情况,跟汶川捐款相关的质疑一直从来没断过。一直到2016年,四川红十字会原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文家碧受贿贪污的故事公开,才对当年千千万万被辜负的善意有了一些交代。

红会黑历史(4)

这也不是红十字会一个机构的问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曾经对汶川地震善款流向做过一个研究报道,其中提到全国人民为汶川地震募集的款项有八成流进了政府部门——并不是被政府用了,而是这些慈善款要由政府机构分配。(几十亿的资金)

2018年,中国红十字会上报过一个《改革方案》,里面提出要建立健全信息公开制度,在统一的信息平台及时向社会公布捐赠款物的收支情况。总会的负责人当时对媒体说:要干出公信力。

这距离希望工程假信已经过去了18年。距离汶川地震过去了10年,距离郭美美事件过去了7年。

而武汉红十字会这次危机,距离方案上报,也过去1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