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辰 @Andrettacat9

看到「一位香港原住民致香港學生的公開信」,節選一下我覺得說的有參考價值的部分:
(1)
有關"反送中"暴亂問題,從香港大學學生會與校長的對話中,我已經看出學生們的心態,基本上係要求校長給他們保護傘。
從法律觀點上看,校長根本無能力給你們任何保護,所以這個會開與不開,全無作用。
校長只答應不會讓警察到校園搜捕,這話一出,立時引起鼓掌。
從這一表態,我已經看出學生們的愚昧無知。
校長給你們這一空頭保障,根本上是全無保障,而你們竟然很高興。
你們身為大學生,連這些基本法律常識都沒有,還學人搞甚麼革命呢!

警察要進入私家地方搜捕,必須要先向法庭申請搜捕令,既然警方已經有搜捕令,校長的應許又有甚麼作用呢?

又有學生提出他們的暴動是市民抗命。
這更可笑,
你們有證據證明政府逼迫你們嗎?
政府有無理拘禁你們嗎?
政府有科重稅嗎?
政府有剝奪你們權利嗎?
你們有饑餓嗎?
若然有,是普遍的嗎?
你們個個都是受害人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