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辰 @Andrettacat9

转@沉佥
不想掰扯什么“教唆犯罪”的问题。
说个难听话,我国结构性教唆杀女婴、教唆男性狩猎女性看上了就强奸敢分手就杀死的情况还少吗?这会儿倒是想起来讲“教唆犯罪”了。
想起《盲山》结局女主角一斧子剁了强奸她的所谓“丈夫”的那个版本。
一个不被允许存在的版本。
受压迫的女性连在文艺作品里发出反抗的怒吼也不被允许。
真的太扯了。
其实对比一下原版《芝加哥》,就能看出中国女性的忍耐底线比欧美女性不知道要低多少。
比起原版的“你辜负我感情我就取你狗命”,中国版根本是在血泊里唱战歌。
然而也不被允许。
从《盲山》到《天朝渣男图鉴》,再一次展示了我国审查红线在面对性别议题时的腐朽落后。
文艺作品不能使用夸张的手法表达激烈的情感吗?
不是的。
武松血溅鸳鸯楼,宋江怒杀阎婆惜,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都是英雄好汉大快人心恶人该杀!
但受压迫的女人不能反杀男人。
中国女人至多只能做杜十娘,怒沉你的百宝箱,你自投水去死,只要让李甲悔痛人财两失就算是反抗是惩罚了,不妨碍他转身再骗一个不那么“刚烈”的,偶尔怀念自己当初错失的“尤物”,和兄弟们在酒桌饭局上聊聊“当年那个为了我去死的妞”。
这可真是。
去你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