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ts @954561333@pawoo.net

我太难了。国内社交媒体是一股子高涨的民族主义氛围,而在墙外的华文圈,反中已然成为政治正确。到底哪里才是我这种热爱和平的人的归属啊!(震声)

舆论的失焦,往往是在回避触碰看不见的大象

就如同医患关系、外卖业物流业和顾客、盗版和知识产权等等各种社会问题

紧张的医患关系背后是医疗资源问题、医疗体制、医护人员薪资问题、医患信息不对称…
但社交平台上基本就是情绪的发泄,在愤怒与悲痛中反复横跳。

小裙子的山正问题背后是商家垄断了话语权、品牌溢价与消费主义、既得利益者拒绝工业化与市场竞争
可舆论中也没人在质问商家与行业,山正至今撕逼大战不休

底下韭菜互怼从而转移矛盾,粉丝充其量是导火索,
在这个时代,滥用举报的风气是谁培养的?是谁放任的?是谁制造了大批平庸之恶?

因为举报黄色是合法的,“剥夺中国人民接触我们认为不适当的信息的权力”的建墙行为是合法的,谁赋予了其合法性,谁就是罪魁祸首

我的微博首页出现了一种奇景:
明明自己也是个举报强者,说着“还敢和政府作对”的小粉蛆们,现在跟着狂欢嘴臭肖战。

说到底只是因为自己讨厌的人遭殃,所以拍手叫好幸灾乐祸

一个错觉:我身边大多学新闻传媒的人的政治光谱都偏向自由主义或者无政府主义
但是认识的很多学法的或者律师出身的都是左派(国内标准),在他们的话语里我常见到“依法治国”但鲜少看他们质问法律
(因为是身边统计学所以就不考虑学历了)
是互联网环境让早年那些法律界的“公知”消失了吗

为这种事情拍手叫好的人又蠢又坏

我无语了,今天刚入职第一天,旁边四个女同事一直在大声激情讨论HK的事,一口一个废青,叽叽喳喳的,好烦

@mammonyan 早就有在撕了 只不过没有摆到明面上,还是小范围地在撕……讲道理我真心不希望看到两边的唯粉、双担cp粉、剧粉落到跟去年一样的地步(我不磕bjyx,就单纯的讨厌撕逼),有前车之鉴还不够吗。同样的解绑提纯方法还是有那么多憨批上钩,唉

@mallory 连我妈这种平时不怎么关心政治的人,在最近的舆论环境熏陶下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满腔的爱国情怀无处发泄,说扔国旗的应当通通死刑、如果她在hk,就把所有的游行者枪毙。以及对我说:如果你和他们一样,我就把你交出去,和你断绝关系
我:??
简直梦回文革

@TanSinthiau 然而小粉红一般最喜欢嘲其他人“不会独立思考”“又被带节奏了”了

@testaccount 辉夜不太算少女漫其实?甚至感觉男性观众比较多(书记的本子实在太多啦)所以我最近几年都不怎么看番了,总觉得打开列表就是一堆异世界异世界

我以为粉丝在超话怒骂私生,没想到人家都这么有政治敏感度,一个个像惊弓之鸟、热锅蚂蚁,唯恐触犯到政治事件至高无上的权威性
建议以后各大公司的政府关系、公共关系岗位优先录用有过饭圈经历的

@testaccount 我也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女性向新番越来越少了(尤其少女漫改

boots boosted

继昨日 人民日报被资本主义塞口球、广电被资本主义渗透之后又一滑稽发言

半夜回味当年的入坑帖发现hhh

刚刚无聊翻了翻为数不多的微博粉丝,发现有不少粉红小酱(很不想贴标签然而言行举止真的是标准的粉红了)以及仇腐人士关注了我?行8,看来是我微博太佛了,很少表明自己的立场。
以及,我总还抱有幻想,认为传播的意义是影响他人,所以总想用怀柔中庸潜移默化地改变别人的想法

@asherpen 是喔,那现在大家都是刷首页跨站聊天吗

@TanSinthiau 以前的8组还没有兔区这么粉,至少存在不同立场的battle吧。去年2月修宪的时候,8组午夜场简直畅所欲言,被熊屠版,我险些以为豆瓣是墙内唯一乌托邦。不过后来就被立为“八千带节奏”的典型,时不时拿出来嘲讽,今年8组讨论社会问题的明显下降,但凡观点不一的就是八千、带节奏。“可不可以把在8组谈敏感问题的t了”“真的为了8组好就闭嘴”,从争论→闭嘴不谈,有意见的人都沉默了,剩下的自然是一片群情激奋一致对外的热闹景象了

微博日常:当我看到傻逼发言的时候,心里总有两个声音在博弈——
→不与傻瓜争长短,我与智障没有共通的意义空间,我们的认知水平不在同一线,不要做无意义的争论了。
→劣币驱逐良币,我不想被沉默的螺旋,我不想让它成为这舆论场的优势意见,我不想把话语权让给我讨厌的人。
然而往往结局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卸载微博。最终我再也无法输出,我的表达能力退化,成为了单向度的人。